返回

焚天神帝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30章 差一点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冰台之上的秦雉,似乎并未察觉到他所造出的破坏,身体剧烈的颤抖了一会,那苍老的脸庞上,忽然猛的紧绷了起来,额头处的位置,幽红色的诡异能量急速的凝聚着,片刻后,竟然是形成了一条幽青的细小能量蛇纹……蛇纹盘旋在秦雉的额头之上,将他体内那澎湃的灵力,死死的封印住。

在蛇纹浮现的霎那,秦雉的脖颈位置,淡紫色的能量,缓缓的缭绕而上,仅仅是眨眼时间,便是开始与幽青小蛇开始了接触。

两股凶猛能量的接触,便是造成了先前那一波波能量涟漪的出现。

紫色能量与幽青蛇纹,在秦雉的额头位置,一上一下的不断僵持着,两种能量所释放出来的淡淡光芒,将秦雉的脸庞,印射得颇为诡异,再加上由于两种能量在脑部这种重要位置争夺,所制造出来的剧烈疼痛,也是让得秦雉的脸庞略微有些扭曲,这般看上去,竟然隐隐有股狰狞的味道。

十指交叉在身前,霍丙抬起头,紧紧的盯着那脸庞散发着两色光芒的秦雉,心头也是略微有些好奇这所谓的破封丹,究竟是否有着那将银白女王所设置的封印破解的能量。

紫色与红色两道能量,在秦雉的脸庞上这般上上下下的僵持着,不过当僵持时间过了将近约有半小时之后,那幽青蛇纹,终于是略微黯淡了几分,显然,这所谓的破封丹,似乎还真的是有着克制这种封印的奇效。

“啧啧,这破封丹真的挺不错啊……日后若是有机会,也得给自己备上一颗,不然万一哪天被人给封印了,也好有点底子。”望着那在紫色光芒中越来越暗淡的蛇纹,霍丙眸子微亮,轻笑道。

在秦雉的封印即将破开之时,霍丙体内的灵力开始了缓缓的流淌,随着准备着一切突发的事故。

紫色能量借助着克制之效,缓缓的驱逐着蛇纹所占据的地盘,在将后者逐渐驱赶自秦雉额头之顶时,紫色能量猛的暴涌而上,一股凶猛的劲气,竟然是生生的将那道蛇纹给挤出了秦雉的脑袋。

蛇纹刚刚脱离秦雉的脑袋,便是一阵剧颤,旋即化为一阵青烟,袅袅消散。

在蛇纹离体的那一霎,秦雉那紧闭的眼眸,猛的睁了开来,精光自眸子中犹如实质一般暴射而出,一股凶悍气势,犹如苏醒的狮子一般,从那被深深压抑了将近几十年的身体内部,暴涌了出来。

在这股强悍的气势之下,地下室之内的冰晶层,竟然都是开始了龟裂。

“哈哈,这该死的封印终于滚蛋了!老夫又成为万人之上的冰阙王了!”脚掌踏在冰台之上,秦雉的身体闪电般的悬浮在了半空之上,脸庞之上充斥着狂喜,仰头放声狂笑。

剧烈的声波,被灵力所携带着,将周围龟裂的冰层,震得轰的一声,爆裂了下来。

狂笑了好半晌,半空中的秦雉,猛然将那泛着精光的视线,投向了下方坐在椅上动也不动的霍丙身上,浑浊的老眼,微微眯起……

似是察觉到半空上射来的凌厉目光,霍丙嘴角微掀,缓缓抬起头来,脸庞平静得犹如那一潭深不见底的井水一般,淡淡的凝望着半空上那位回复了实力的王级强者。

半空之上,两道目光交织,隐隐的迸射着许些寒意。

两道目光交织半空,都是彼此释放出许些莫名的意味,淡淡的寒意缭绕在半空,气氛忽然间变得略微有些紧绷了起来。

漆黑眸子平静的注视着半空上那随着实力的回复,似乎也变得更加凌厉以及霸道秦雉,霍丙身子微微后倾,轻靠着椅背,十指交叉着放在身前,平淡如古井般的神情,并没有因为地下室中那股凶悍的王级气势而感到有丝毫变色的地方。

半空之上,秦雉目光泛着许些凌厉,紧紧的盯着下方的黑衫少年,掌心之中,淡淡的寒气萦绕着,随着实力的回复,秦雉那被压抑了几十年的情绪,终于是再度缓缓的舒缓而出,当年的冰阙王,冷漠而霸道,从没有人敢从他的手中强行取走什么东西,而霍丙,却是打破了他的禁忌。

以前因为封印以及看不透霍丙实力的缘故,所以秦雉并未表现出任何一点敌意,不过如今封印破解,当年那叱咤风云的冰阙王,却是终于再度完全归来,突如其来暴涨的实力,也让得秦雉心中忽然悄悄的开始冒出了危险的念头。

身体悬浮在半空之上,秦雉周身萦绕着冰冷的寒气,眼睛盯着那满脸平静的霍丙,少年这副沉默并且有些显得高深莫测的态势,终于是让得自信心高度膨胀的秦雉略微清醒了一些。

眼睛虚眯成一条细小的缝隙,秦雉回想起几个月前与霍丙的那场大战,脸庞微微变得凝重了起来,一位年纪不足二十岁的少年,却能在灵力修为和炼丹术上同时达到这样的成就,不出意外的话,在他的背后很大概率有着一个庞大的势力作为支撑,其中肯定不乏王级强者,毕竟这样的天才,他自问也无法培养出来。

而如今他刚刚恢复实力,如果立马就与一个未知的王级强者交恶,那无疑是不太明智的,

随着秦雉心中寒意的升探而起,他的身体也是轻微的打了一个哆嗦,脸庞上的冷意,也逐渐消融,一抹看似柔和的笑容,被挂上了那略微僵硬的苍老面庞上。

在经过来回的沉思之后,秦雉那因为实力暴涨而过度澎湃的自信心,终于是在理智的压迫下,逐渐的消退了下去。

“此人不宜为敌,却可为友。”

心中闪过一道念头,秦雉那苍老的脸庞之上,涌上点点柔和的笑意,对着霍丙貌似和善的笑着点了点头,周身所萦绕的寒气,也是缓缓的收敛入体。

眸子略微噙着许些戏谑的望着半空上那在经过一番沉思后,忽然主动收起了凌厉气势,并且开始表达出善意的秦雉,霍丙把玩着手指上的储物灵戒,略带玩味的笑道:“冰阙王前辈,我还以为您打算过河拆桥呢,刚才您的那副模样,可实在是有些让人害怕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