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焚天神帝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28章 借口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这枚丹药表面呈淡紫之色,通体浑圆而富有光泽,并且,在那丹药表面之上,似乎还隐隐的勾画着一种并非人为制造的奇异纹路,这些纹路曲曲绕绕,犹如一幅别有深意的特殊图画一般,近距离的观察这枚破封丹,霍丙还能够模糊的感觉到其中所蕴含的那股奇异力量,或许,这便是那能够破解封印的主要成分吧……

丹药之中,还被霍丙加了许些红莲清火的特殊东西,若是被人吞噬,会深深的潜伏在人体之内,平日绝不会有着半点异动,不过若是经过拥有红莲清火的他催动的话,这些东西,将会迅速的转化成为破坏力极其强大的红莲清火,到时候,对方若是还打什么歪主意,那恐怕就得大吃苦头了。

把玩了一番手中的破封丹之后,霍丙从储物灵戒中取出一个品质不差的玉瓶,将破封丹小心翼翼的装入其中,然后目光瞟向桌上那还剩余的一大堆丹材,嘴角一裂,毫不客气的把这些珍稀药草,全部扫进了储物灵戒之中。

“嘿嘿,就当作是炼丹的额外报酬吧。”对于这些拿出去拍卖,至少能卖出上千万高价的珍稀丹材,霍丙可没有打算将之返还给秦雉。

“终于是搞定了……”将一切东西收好,霍丙满意的拍了拍储物灵戒,现在就该看外面那家伙究竟会不会信守承诺了啊。

“希望他不会让我失望吧。”,霍丙抛了抛手中的玉瓶,整理好衣衫,然后对着房间之外行去。

……

光线略微有些昏暗的走廊之上,秦雉背靠在墙壁之上,苍老的面庞虽然看上去颇为平静,不过那不断在墙壁上敲打的手指,却是显示出了他心中此时是如何的紧张与焦躁。

感受着时间的缓缓流逝,秦雉回头望了一眼走廊尽头紧闭的房间,眉头忍不住的皱了皱,片刻后,叹了一口气,炼制破封丹的材料并不好找,他足足花费了将近几年时间,方才凑齐这些丹材,若是霍丙炼制失败的话,那么他想要恢复实力的愿望,恐怕又得向后延迟了……

搓了搓手掌,秦雉平静的脸庞上也终于是开始流露出许些担忧,低声喃喃道:“难道失败了么?唉,看来我还是有些莽撞了啊,那家伙的实力虽然让我也有些看不透,可毕竟年纪太小了啊,就算他从娘胎里就开始修炼炼丹术,那也不过仅仅十几年时间啊,十多年时间,能在炼丹术上有多大的造诣?”

拳头与手掌重重的砸在一起,秦雉的脸色一阵变幻,片刻后,颓丧的摇了摇头,苦笑道:“到了现在,也只能希望那家伙能带来一些奇迹吧,不管怎么说,他可是拥有了传说中的沅火……”

时间滴滴答答的淌过,走廊之上的气氛,随着时间的流逝,也是逐渐的萦绕上了一层急躁的氛围。

手指在墙壁之上急躁的点动着,某一霎那,手指之上,灵力猛的缭绕而上,在狠狠点下之时,竟然是将墙壁穿了一个孔洞出来。

“去看看!”干枯的脸庞抽搐着,秦雉终于是忍耐不住这种等待的煎熬,狠狠的吸了一口气,豁然转过身来,就欲走进走廊。

在秦雉转身的霎那,其身体猛的僵硬,脸庞泛着惊愕,愣愣的望着那走廊之内,依靠着墙壁笑吟吟望着他的黑衫少年,好片刻后,咽了一口唾沫,急忙向前走了几步,急切的问道:“小兄弟,成功了么?”

霍丙摊了摊手,对着那满脸急切的秦雉缓缓走来,手掌轻挥了挥,一个玉瓶,便是被丢向了秦雉:“比较好运,勉强成功了吧。”

望着那被抛过来的玉瓶,秦雉几乎是手脚并用,极其狼狈,犹如接着自己儿子一般,小心翼翼的将之捧在双手中,眼睛望着玉瓶内的那枚紫色丹药,苍老的脸庞之上,涌上了一抹狂喜以及震撼。

狂喜,自然是因为自己如愿以偿的得到了这破封丹。

震撼,则是他依然有些难以相信,在这么短短一天时间内,面前这看似不过二十的小家伙,居然便是将这五阶丹药给完美的弄了出来……

“深藏不露啊。”在这一刻,秦雉心中,浮出了对霍丙的一句评价之语。

望着那满脸狂喜的紧握着玉瓶的秦雉,霍丙轻笑了笑,微笑道:“秦老先生,东西,我已经给你顺利炼制出来了,那你之前说的事情?”

闻言,秦雉微微一愣,旋即快速的将自己从狂喜情绪中拉了回来,舔了舔嘴唇,眼珠转了转,脸庞上略微露出一抹尴尬,道:“这个,小兄弟……”

“叫我霍丙吧。”瞧着秦雉这幅模样,霍丙眉头微微皱了皱,淡淡的道。

“呵呵,也好,霍丙小兄弟。”连忙点了点头,秦雉冲着霍丙扬了扬手中的玉瓶,讪笑道:“小兄弟,别怪老夫事多……咳咳,真不是老夫我不相信你,不过主要是我也没有见过破封丹确切是什么模样,只是从丹方上面知道它是呈紫色,所以说,不知霍丙小兄弟能否让得我将丹药服下后,测试一下它是否真的能助我破解封印?呵呵,如果封印真的能够破解的话,老夫定然会兑现先前的诺言,并且对小兄弟道歉!”

“老先生,你这般不断的找借口拖延,可没有曾经身为王级强者的风度啊。”霍丙修长的指尖轻轻的弹开袖口上的一道灰尘,面无表情的道:“小子我是倾尽全力的帮助老先生……可你的所为,却是有些让我寒心,我不得不怀疑您真的是冰阙王吗?”

“唉,霍丙小兄弟说的哪里话,当初我们的确说好了只要你帮我炼制出破封丹,只不过你总得让我验证一下这丹药的真假吧?说句不好听的话,若是你随便拿一枚其他丹药来充数,我又不是炼丹师,要是将其当真了,那岂不是吃了大亏?”秦雉一张老脸倒是比霍丙想象中的要厚上许多,苦笑的模样,倒像他是最大的苦主。

望着那苦笑连连的秦雉,霍丙眉头紧皱着,淡淡的道:“老先生,我得提醒你一点,这破封丹的丹方,是你给我的,我也是完全按照上面所说炼制丹药,可这丹药究竟是否有着破解封印的效果,那就只有鬼知道了……”

“所以,若你服下破封丹后,因为你这丹方的缘故,封印依然没有解开,那岂不是都得怪在我的头上?那我这般千里迢迢的赶赴沼泽,并且冒着被银白女王击杀的危险,替你寻找清源紫花,还有花费精力炼制丹药的苦劳,都得被无视了?”,霍丙低声冷笑道。

话音刚落,房间内的气氛骤然紧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