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娘子杀我,她心里有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58章 尾声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涂家父子留在了帝京,只是不再表演伤身的戏法,而是搭了一个台子当起说书人。

百姓们原本就憧憬修仙问道,他们又算是掌握着第一手云山的故事,外加上确实说的有模有样生动形象,生意倒是十分红火。

但楼弃雪是狐妖这件事,彻底瞒不住了。

顾凝语有了身孕,燕从灵涨月银口袋有钱了,特地拎上一串补品要过去探望。半路上有小孩偷偷扯住楼弃雪衣角一掀,眨巴着乌溜溜无辜大眼,说出的话却相当冒昧。

“怎么没有尾巴呢?”

楼弃雪:……

眼见他有抓狂迹象,燕从灵赶忙拦住,从篮子里掏出一个拳头大的灵果,塞进那小孩手里。

“谢谢姐姐。”那孩子又礼貌又倔强,“请问我可以摸一下狐狸尾巴吗?”

不等燕从灵开口,旁边的狐妖就面无表情回答,“不可以,尾巴只能给伴侣亲人摸。”

听他这么说,小男孩一下皱巴起脸,“那可不行,我有爹了,我不摸了。”

说完,他抱着果子跑了。

燕从灵也是第一次听说,“还有如此说法,我从前怎么不知道?”

对方眼都不眨,“我是守狐德的狐狸,和他们怎么能一样?”

燕从灵:……

这恋爱脑真是越来越严重了。

那日他诈尸之后,就是她兑现承诺之时。但鉴于燕从灵信用为负,根本琢磨不准她愿不愿意认。

楼弃雪甚至都想好了,她要是死不承认想赶人走,自己就死不离开。

实在不行就一直在她门口横着躺着,反正妖怪饿不死,她什么时候同意自己什么时候起来,胡搅蛮缠死皮赖脸都得留下来。

得知真实想法后,燕从灵嘴角抽搐,“你好得是个妖王,还是顾点脸面吧。”

对方理直气壮,“妖王是小来。”

……前任妖王就可以不要脸了吗?

这次没有多说,但她留下他了。

顾凝语的肚子才前三月,看不出什么。霍老夫人却紧张的和什么似的,不过人逢喜事精神爽,倒比前几年看起来硬朗。

燕从灵进去时,一个扎双髻的小女孩正好跑出来撞在她腿上。她当然没什么,小女孩却是坐倒在地。

“帝姬!”

身后婢女紧张扶人,她却不哭不闹,抬头看了燕从灵一眼,笑嘻嘻自己爬起来,“没事不疼。”

年纪太小,说话还不是很利索。但已经比同龄孩子稳重,看的出来,宁封离把孩子教的很好。

“见过昭华帝姬。”

燕从灵行过礼,半蹲下身和她平视。小姑娘一张笑面,记忆中不管是太子太子妃,还是如今的女帝都没有这般爱笑。

也不知道是随了谁。

宁昭华认出了她,“燕姐姐。”

里间的顾凝语正好走出,笑道,“华儿,今日不熟还要听你姨父讲故事吗?”

到底是稚童,小女孩双眼发亮地跑进去,选画本去了。

“陛下指了长安教导华儿。”顾凝语轻抚着肚子,眼中流露出温柔,“帝姬是凝珠的孩子,和她一样聪慧。等我肚里的孩子出生,她就多个伴了。”

燕从灵点头,清楚她对和顾凝珠之间隔着嫡庶的姐妹关系,始终抱有遗憾。年幼最定心性,宁封离选择霍长安启蒙,最合适不过。

两人聊了大半天,后面半天燕从灵进宫寻新帝说话了。

结果马车半路被人拦住。一见到楼弃雪,宁墨章就哭哭啼啼地扑上来,“王妃她要和本王和离啊!”

燕从灵自觉后退,生怕眼泪鼻涕糊到自己身上。

楼弃雪俊脸发黑,“那你拦我们马车做什么?”

“来请教的。”顾不上形象,宁墨章哭的更厉害了,“这些镇妖司的姑娘都是血里带风,说走就走,根本不知道负责两字怎么写。你到底如何做到……”

目光移到看戏的燕从灵身上,那意思再明显不过来。

楼弃雪面不改色,唇角却还是控制不住弯了弯,“那是因为从灵心软人好。”

燕从灵:……

她自己听着都心虚,真怕一道雷下来直接被劈死。

最后还是上前委婉地表示今日要进宫,没空。宁墨章终于放手,但离开之前还是再三表示,以后会每日上门求取真经,虔诚拜楼弃雪为师,勤学苦练不耻下问。

一想到以后每天都要被打扰,楼弃雪脸色更是黑如锅底。

宁封离自登基那日起便换回女子装束,只是举止神态还保持着多年男装时的小习惯,一时还改不过来。燕从灵牛嚼牡丹般灌下她一壶上好的雨前龙井,还要低声嘟囔,“这茶水不够解渴啊。”

女帝眼角抽了抽,问道,“给你谋个一官半职怎么样?”

“算了吧,陛下。”燕从灵摆手,“属下就不是这块料,而且属下出自云山,一脉相承的拘束不住,何况干涉天下大局实在坏道行。”

这点,她师父就是最好的例子。

对方没再勉强,“另外镇妖司,你当真也不接手了?”

帝京归位,邪祟已除。至少能维持近千年的清气太平。李主司年前就递了辞呈,说要带夫人回故地看看,给没见过面的岳父岳母上柱香。

而他放话的第二天,贺瑶光就拔剑要和她立个生死状。

那天整个镇妖司热闹的很,所有人都在努力劝架。哑巴好了以后说话还不流利的李夫人,更是急得涨到面色通红,最后一擀面杖直接把人敲晕了。

光是回想,燕从灵都觉得头疼,“属下要是接了,恐怕就没清净日子过。”

“师叔在禁地里弄了点东西,往后天子不再受制于镇妖塔,它只与属下相系。而且属下还有更远大的志向,打算开个情报楼。有哪家丢掉孩子或重要东西,还是想打听丈夫在外头纳了几个外室,都可以帮忙留意。”

灵草是最天然的情报收集网。

原本消耗的法力不是常人所能承受,但谁让她是天生灵体。

老天喂饭,不吃白不吃。

“至于价钱嘛。”少女笑眯眯,“好商量。”

这天聊不下了,宁封离挥手赶人。镇妖司这些人都是一个德性,哪怕清高如贺瑶光,也是个张口闭口要加钱的主。燕从灵官是当不成,但可以是个奸商。

踏出殿门那刻,身后倏地有声音叫住她。

“从灵,你说千百年后,会不会有人批判朕弑君弑父,夺兄之女?”

话语依旧,一如当年在王府时。

但燕从灵知道,不一样了。这是大昭的皇帝,不是王府的宁小七,帝王谋天下与万民,独独难以保全最原本的自己。

云静风清,春和景明,殿外灿金色的光被发丝融成碎影,投落在高高的王位上。燕从灵笑道,“不会,陛下会是贤明的君王,应当青史留名。”

她会比她父兄做的更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