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娘子杀我,她心里有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56章 新帝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大道五十,天衍四九,人遁其一。”归回正轨,这一刻玄越子是他的师兄,“风和,师父口中的孤家寡人,你现在还不能明白吗?”

妻死女不认。

这样的结局如何算不得孤家寡人?

见他目中有晶莹,玄越子轻叹,像是明白他想问的话般,自顾自开口了,“当年我修为薄浅,如今细想才明白。师父大概就是算出来了,所以答应让你做师兄,我做师弟,想让我帮你化去原来的命格。”

“师父特地寻由头关你禁闭,但你还是趁不备进入秘境。那次派阿绥下山也是为赶走你那位妻,当时她所处之地邪气丛生,滋养邪祟,所以燕氏才迁了过去。”

燕灵草是妖邪天生的克星。

而有通灵一族的地方就能生长出这种灵草,驱净邪气。

所以他们每一次春迁,都是为了拔除邪祟的温床。

否则以狐女重伤虚弱状态,根本支撑不到生下小来。

“至于选择我而没有选择你,更是和狐女没有半点关系。这些话当年就说过许多回了,但你没有听进去没被点醒。”生机正在抽离,玄越子眼含痛色,“当众者迷旁观者清。师父虽不能直言,却在尽力保全你的性命。”

可惜,他最终还是走岔了。

耳畔逐渐听不到声音,眼前开始变得模糊起来。风雪声遥远萧瑟,脑海中却是前所未有的清明。

或许人在临走这一刻,总能忆起许多不曾注意过东西。玄风和嘴角翕动,“所以师父走的那般早,是因为一直尝试为我改命吗……”

他声音微不可察。

木心崩碎,彻底湮灭成灰,没入漫天飞雪中。

小来没有表面看起来的那般平静,眼眶通红地向后栽倒,岳凌恒及时扶住。小姑娘张了张口,眼泪却比话语更先冒出,“他、他死了……”

到死她都没能喊一声爹。

“先带这丫头回去休息吧。”大王爷递了块帕子,站出来道,“这里交给我们来就行。”

小姑娘这个状态确实不适合继续留在这里。岳凌恒点头,目光担忧地扫了一眼,从方才起就一直僵硬半跪在原地的青衣少女,示意在旁的宁明澈。

“那我们先离开……去看看师妹怎么样了。”

少年这才注意到情况似乎有些不对。燕从灵的性子他们都很清楚,先前那只狐妖死过两次,她都没有什么太大的情绪波动,但今日反应……似乎有点大了。

等走到近前,更是吓一跳。

“师妹?他、他这是……”

“死了。”燕从灵抱着九条尾巴都往下软绵绵无力垂落的雪白狐狸,缓缓站起身,脚步踉跄,“他自行断去最后一尾摧生灵草,不会再活过来了。”

她和这只狐妖相互折腾这么长时间,终于彻底结束了。

幸好小来已经被支走,不然场面恐怕会变得不可控。

“师妹、师妹你别哭……”宁明澈手忙脚乱地扯着衣袖,要上前给她拭泪。

少女淡淡偏过脸,随手抹了一把,“没哭,只是风雪太大,迷眼了。”

她抱着狐狸起身,面前忽然挡了一人。

“师父?”

玄越子手里攥着小来落下来的那只木傀儡,头发凌乱,语气里却夹杂着一丝怪异的兴奋,“灵儿别担心,我师父,你祖师爷其实还留了一手……”

心口一跳,燕从灵正想细问。

他却倏地大笑起来,状若疯癫,“哈哈哈哈对了!这次终于对了!!”

“师父?”宁明澈想要去扶,但被拂开手,只能忧心忡忡跟在后头,“师父您这是怎么了?”

对方没有说话,却还是笑。攥着那只木傀儡又哭又笑,直到被一只白皙的手拦下来。女人脸上依旧扣着面具,看不清真容,手中长剑正往下滴血。

禁地还是关不住她。

云绥盯着人,片刻后才凝声,“这一死一疯的……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你最后还是走了师父的老路。”

从救下燕婉止那刻起,就注定会有承担因果的这一天。

窥天机者最忌讳的就是泄露,只能作壁上观。但历任云山山主,最后往往难逃以己身入局,妄想做出改变的结局。

只不过……

越过茫茫白雪,目光落在衣角染血,神情落寞望着四周的少女身上,云绥眸光一点点软化。

前面那些都失败了。

而她的师兄,是唯一的成功者。

城中一片混乱,有马蹄声飒沓而至。稳稳坐在一匹高大黑马上的红装少女,依旧满头金饰,叮当作响。袖口却是束了起来,持着一杆长枪。

宁明澈几人赶来时,正好撞见她一枪将意图趁乱叛变的人戳了个透心凉。身手敏捷,枪法精妙,果断狠辣的让人后背发寒。

目光落在一身狼狈血衣的燕从灵身上,百里雁微微挑眉,“怎么弄成这样了?”

少女难得说不出话。

触及跟在百里雁身后的黎桑时,宁明澈不自在地想要移开视线。但估计自家新寡的小师妹,仍是上前一步。

“百里小姐怎么过来了?”

从前他还念叨过担心师妹守寡,没想到如今就成真了。一想到这里,他就恨不得抽自己这张乌鸦嘴几巴掌。

“本小姐当然是为了还人情。”百里雁扬了扬手中长枪,抬头与城墙上新帝对上目光,“也是为了立功。”

“往后镇北侯和戌边重任皆交于本小姐,就算是女子,就算没有战神血脉,我也不会比阿爹差。”

除了几个没脑子有逆心的朝臣,生出些旁枝末节的小插曲,宁封离登基很顺利。毕竟经历老皇帝那种天天要炼丹制药,鬼迷日眼的之后,看谁都眉清目秀,相当正常。

而且,众人起先还只当宁封离是靠着摄政王,手中权利虚握,行事多半会按宁北擎那一套,看他脸色来办。

甚至有人阴暗猜想,摄政王早就觊觎帝位。只是碍于当初自己许下的忠心承诺,害怕落天下之人口舌。所以才特地挑了一个公主当傀儡,方便掌控。

但很快他们就发现,错的离了个大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