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娘子杀我,她心里有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54章 心窍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时隔多年,燕从灵终于第一次正面对上庞大黑影。

分明只是一具傀儡,但皮毛、气息、甚至喉咙间发出的低吼,一样都不少。如果不是那隐藏的细微机拓声,大概会以为这就是真正的活物。

眼前的影子模糊。

水波般晃动,似乎又回到那一天,入目皆是血肉与灼烧。

或许是傀儡丝正在绞断生机的缘故,她左手也开始作颤。心境却平稳的犹如托在掌心的一捧清水。

傀儡兽认出她身上熟悉的腥甜气息,激动地呼出热气。

但它没有第一时间扑上来。

由恶灵所化成的一只不知名的动物,发出尖锐刺耳的鸣叫,在头顶盘旋。

燕从灵只能隐约猜出那是鸟。

一道剑气荡扫过去,半空之中恶灵所幻化的形连带本体,很快消散。

可转眼之间,便有越来越多的各种动物化形潮水般涌了上来。傀儡兽是有意识并且会思考的,精准拿捏住她的弱点。

燕从灵不记得自己杀了多少。

这些恶灵没有多么强大,但架不住源源不断一波又一波。

明显是打着要耗死她的想法。

最开始还能使出剑招,到了现在已经不太能挥的动剑了,只能依靠乾坤囊里这些年积攒下来的符篆和法宝勉力迎敌。

傀儡丝蔓延至整个右臂,她那只手完全抬不起来了。

玄风和也不知躲到哪去,那些恶灵逐渐凶悍起来,实力和先前那批不在一个水平上。

燕从灵不敢掉以轻心。

一边杀着,一边分神寻找破阵之法。这个阵法最早是用来催养尸煞的,被她动过手脚后,骗了吴皇后进来杀死。但没想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阵眼还压了一样护心傀儡。

反过来困住她。

阵法也是玄风和之所长,除剑术和挂算外,他是云山身怀技能最多的一位。

燕从灵擅符,对阵法的掌握自然是比不上这位师伯。

恶灵没有血肉,消散时只会残留一道黑色雾气。整个阵都笼罩在一片影子般的阴暗中,她对兽类的外形感知似乎也越来越薄弱。

长耳朵的应该是兔子。

长翅膀的能猜出是鸟……但那些陆地的没有什么鲜明特征的走兽,混乱不清。

直到又有一道雪白身影冲过来——

下意识想从乾坤囊中取符,但这次空空如也,终于还是弹尽粮绝了。眼见那道影子就要到面前了,燕从灵想都不想,用左手仅剩力气狠狠刺出一剑。

锋利的刃,没入柔软皮毛。

但是这次,有温热殷红的血溅了出来。

漫天飞雪中,清心铃响的清晰。

似乎还夹杂着一道玉器碎掉的声音。

她呆楞楞抹了一把面颊上的液体,这次竟然看清了那只小兽。

是狐狸。

白的像雪一样的小狐狸。

她第一次看清他。

比任何想象的都要漂亮,尖尖耳朵、蓬松尾巴、雪白皮毛……

“楼弃雪……”

喉间干涩,她想收回剑,腕间却落了一只骨节分明的手。鲜血沾染白皙指尖,顺着划入袖中。

再熟悉不过的体温。

贴着肌肤,却莫名烫的厉害。

一些隐晦的、被她刻意遗忘在角落里多时的记忆,终于被勾动。此刻便如决堤海潮,汹涌而出。

她想起来了。

幼时被埋在族人骸骨以及废墟下,自己本来确实不该活下来……但有东西救了她。

那团从山脚下带回来,不过猫儿大小的小狐。自己不过为它包扎了伤口,但在那段暗不见光最不愿意记起的时日里,依偎在身旁为她取暖,以血饲她。

多次断尾续她生机……

“楼弃雪?”风雪迷眼,燕从灵又喊了一遍,从对方眸底看见自己惊愕失措的模样。

指尖凉的厉害,她手忙脚乱想要拽开他的手,“我带你回去、这就带你回家……”

还有一条尾巴。

她记得很清楚,他还能活……这不是狐妖第一次死在她手上了,但这次前所未有的不安感席卷全身,心口鼓噪的浑身血液似乎都在逆流。

掌心一阵刺痛。

燕从灵难以置信低头,目及那一丝淡金色的藤草时,蓦地失了声。

她现在总算明白,为何身为妖王,楼弃雪却如此脆弱了……

“当年我昏迷后醒来回去找过你,但你已经不在了,只在你祖母骸骨中找到这枚种子,但我伺候好久它都不发芽。”青年指尖攥的极紧,不容许她有丝毫挣脱。燕从灵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丝从他体内孕育出的灵草,攀入自己。

傀儡丝被温柔的藤草吞没,取而代之的是久违力量。

她瞪大眼,胸口起伏着,像是有一块沉甸甸的石头压着。

“世间从来没有杀夫证道的法子……我去问了你的那位族亲,要怎么把灵草完整交给你。”上一世自己瞎琢磨,伤到她心魂,但这次不会了。

鲜血不断涌出,浑身的力气似乎也逐渐被抽去,楼弃雪再难支撑,颀长身姿重重坠入雪地。

那张绝色的脸沾了泥雪,苍白的近乎透明。

他慢慢松开手,“这次……我也成全你。”

殷红的妖血,浸染剑穗。

心窍终于清明。

天地清寂,雪落无声。傀儡兽嘶吼着轰然倒地声和剑刃断裂声同一刻响起,那只不过巴掌大的燕鸟,轻盈灵巧,盘旋一圈后散在断剑碎片里。

她最后一柄本命剑也碎了。

通灵者沟通天地万物,心澈明净,本身就不该接近刀剑这种凶兵利器。

黑雾消弭,满目的白与红,雪与血交织在一起。没了压阵眼的法宝,阵法自行而解。玄风和看着紧紧抱着气息全无狐妖的少女,神情终于变了。

“你确实和我不一样。”

他张口还想说些什么,后背心骤然重重刺入一股力道。

玄风和惊愕回头。

映入眼帘的是熟悉的刀刃,还有赤华那天生透着锋利的眉眼。

“怎么?连你也要的背叛我吗?”他笑了起来,即便到这一步,仍然不见半点狼狈慌乱。“但好华儿,你难道不知道吗,师伯是杀不死的……”

话音落下,他表情突然顿住了。

咔嚓。

木心被撬开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