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娘子杀我,她心里有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章:验尸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来吃一碗恋爱脑男主,避雷在最下)

——她想杀我,我这不是还没死嘛。

大昭,陵城。

“尸体全身僵硬,尸斑按压稍有褪色,变更位置不消失……初步判断,受害应该在四个时辰左右。”

一大清早,赵府便来了客。

背着长剑的青衣一身白衣,面如霜雪。

对比这份冷色,旁边的娃娃脸少年便显得暖阳和煦。

他掰着那位倒霉富商的脸看了看,轻啧一声,“还挺高兴的,看样子临死的时候没什么痛苦。”

说完,干脆地拽下人家裤子,丝毫没顾忌在场的还有女眷。

“明澈。”

冷面青年压低声音,呵止。

宁明澈这才后知后觉于理不合,“哎呀,忘了,还以为这是在我们山门里呢。”

但该看不该看的都看了。

场面死寂一刻后,那位头上斜着一支如意金簪的富商正妻,用力一绞手中的帕子,咬牙恨声道。

“定是罗姨娘!!”

“那个妖里妖气的狐狸精,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昨晚老爷就是和她鬼混这才出了事!”

“快!快去把她给我抓过来!”

几个仆从做事利索,很快押着一位身姿娉婷的美人进来了。

乌发齐腰,眼波潋滟。

那袭水青纱衣穿在她身上肤胜冰雪,如水般正正好的柔媚。

此刻低伏在地,仰着面前这一群人,惊恐间更显楚楚可怜。

“贱人!你现在还做出这副模样给谁看?”

赵夫人气得手抖,上前就要打她,“老爷平日待你不薄,你竟做出这种谋害性命之事!”

“赵夫人。”

没等这巴掌甩出,宁明澈就笑着拦下,“不是她。”

“不、不是她?”

“你丈夫面色红润带笑,身上找不到一处伤口,血却已经全被吸干了。她是人,又不是蚊子。”

赵夫人颤得比刚才还要厉害,“你、你你的意思是……”

“夫人别怕啊,我们坐下来说。虽然抓妖这事我和我师兄不算擅长。”

宁明澈在外就是师兄的嘴,安抚有道,“但我师妹在行的很。”

“西道的夜婴啼哭知道吧?七王府上的那个血湖、还有帝京的招魂幡……这些全是我师妹搞定的。再等等啊,她马上就来了。”

这些都是被编成说书,四处流传,有鼻子有眼传得神乎其神的事迹。

赵夫人成功被哄的一愣一愣的。

心底模糊的师妹两字,顿时镀上金光,化为身高八尺,豹头环眼燕颔虎须,声若巨雷势如奔马的伟岸形象……

直到外头的管家喊了一句。

“大夫人,外头有个自称是抓妖师的年轻姑娘,还给我们看了镇妖司的令牌!”

“那就是我师妹!快让她进来!”

宁明澈乐得差点从椅子上蹦起来,幸好有身后的岳凌恒按住。

但按住左边,没按住右边的。

“太好了!”

赵夫人蹦的比谁都高,“快!快去把人恭恭敬敬地抬进来!!”

话音刚落,有清脆的铃铛晃响。

她心目中的八尺缩小成面前的娇小身影。

同样是青衣,在面前少女身上就是灵动和俏丽。除了背剑带和挽发的铃铛发绳,还有腰间挂着的那一只五彩锦囊,没有任何配饰,干干净净的。

就像赵夫人现在的心底一样。

“师妹!”

宁明澈冲上前,揪住她那两条短短的发辫。

“三师兄!”

燕从灵笑着反手抓他发尾,然后只拽住其中一缕……

在宁明澈面目扭曲,差点没忍住啊出来之前,岳凌恒一左一右拎着将两只拨开。旁边的赵夫人也总算从金刚变甜妹的冲击中,缓过来神。

“狐妖啊。”

燕从灵不用上手扒裤子,只扫一眼就判断出来,“这一带靠近青山寺,供得是当年大名鼎鼎的金佛,怎么会有妖物在家宅里面伤人性命?”

换句话理解,家里有主人的羊,起码得骗去深山老林再噶掉。

“确实少见。”

岳凌恒历练最多,经验也最丰富,眼下也难得锁起眉头,“看样子,这狐妖要么修为深不可测,要么是借了什么旁门左道才混过去。”

燕从灵视线转了一圈,最后走到大门前那两只石狮子前。

“姑娘好眼力。”

赵夫人紧着介绍,“这对石狮当初可是入过庙,高僧诵过经的。在我们赵家府上传了好几代了,绝对是个宝贝!”

“这是贵府积善得来的福气。”

燕从灵笑着从随身锦囊里蘸出一点像是香灰一类的东西,伸指轻抹在那两颗石头眼珠上。

周围这圈人还是第一次见到所谓的抓妖,不由好奇伸长脖子。

冷风拂过少女发绳,铃铛轻响声中,只见那尊颇有年岁的石狮,原本黯淡无光的眼珠中晃晃落下两行殷红……

“石狮、石狮竟然流血泪了!”

“凶兆、这是凶兆啊!”

在场岁数最大的老管家,拍着大腿惊恐道。

燕从灵却摇头,“不是,恰恰相反,这妖物先前没有害过人,所以才能蒙得住石狮的眼睛。”

“二师兄。”

她回首喊了声,后边一直保持沉默的岳凌恒会意。

上前一步,从胸口掏出一团白茸茸的东西……

“啊!!!”

耸动的尖尖鼻子从修长指间钻出来时,身后的赵家小姐尖叫一声,被吓得面色发白,险些昏死过去。

幸好燕从灵眼疾手快地托了她一把,这才没有软倒在地上。

“小姐别怕,这白鼠是用来探妖气的,很乖不咬人。”

“雯儿五岁那年和老爷出去玩时跌到崖底,和老鼠缩在一起大半个月才找着,所以对这东西怕的很。”

提起这事,赵夫人脸上仍有后怕。

五岁的孩子能在崖底活半个月,不管从哪方面想都是命大。

那只白鼠确实和平常所见的不太一样。

瞳色是诡异的玫粉。

此刻从一群人的脚前爬过……停在了罗姨娘跟前。

赵夫人兴奋盖过恐惧,当即跳脚,“你果然就是只狐狸精……”

话音刚落,白鼠就又动了。

这次停的是她亲生女儿面前……

不等她反应过来,眼前白影忽闪。

伴随着头皮火辣辣的撕扯疼痛,簪子落地的脆响格外清晰,耳边还有吱吱声在叫个不停。

“夫人?夫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