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有一根羽毛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21 变故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二十一章变故

    稍事休息,恢复之后,三人继续前行,越往上往深处走,遇到的袭击就更多,除了那种会缠人的藤蔓,还有会将树枝伸展出来抽打人的高大怪树, 以及会在地面上伪装后铺设陷阱的巨大花朵......除了植物,还有动物,遇到数次的都是蛇,一种表皮暗黑的米许长的毒蛇。

    好在,以三人的修为,这些都难不住他们。

    一天下来, 倒是获取了三枚木之芯。

    没办法, 并不是所有的奇怪植物都拥有木之芯的,这个需要运气。

    渐渐的,天色转黑。

    胡烈提议道:“咱们找个地方休息吧,反正也不急在这一时。”

    李越和赵霖都没有异议。

    最终,三人在林中清出了一块地方,边上做了些布置后,就在中间生起了一堆篝火。

    进入镇魔渊之前,每个人都会准备不少的辟谷丹,毕竟在这里,能吃的东西不多。

    那些妖魔化了的动物、植物都是不可食用的,否则很有可能会被妖魔之气给污染,轻则走火入魔,重则直接被妖魔化。

    当然,这镇魔渊存在的时间超过千年,每隔二十年就会组织人手进来清剿,自然也研究出了许多应对之法。

    比如,净化之法。

    此时, 他们三人就准备烤蛇吃,正是之前杀死的毒蛇。带进来的干粮和辟谷丹, 自然是先留着备用。

    将蛇去头, 去除内脏之后,放入一个直径有着一尺半左右的铁盆中,赵霖直接一个《小云雨术》过去,铁盆中就装满了水。

    清洗过后,再来一盆中,蛇放入其中,然后掏出了一道符纸。

    以剑指夹着符纸,配合咒语,运用真气激发,符纸顿时无火自燃起来,颇为神奇。

    赵霖顺手一甩,烧符的符纸就落入了水盆之中,只见水盆里的水顿时激荡起来,有着丝丝缕缕的黑色,好像墨汁一样的东西从蛇身上溢出,在水中渲染开来。

    正是蛇身中原本蕴含的妖魔之气。

    待到盆中的水稳定之后,水已是浑浊不堪。

    倒掉水,再次以同样的方法处理,如此三遍之后, 那水才不再浑浊。

    赵霖对着又是水盆丢了一发《小回春术》,才对李越说道:“师兄,这条蛇处理好了,先拿去烤吧,我再处理下一条。”

    符,是师叔吴素明给的净化符。除了净化符,还给了不少别的灵符,师兄弟二人各自在储物珠里存了不少。

    只不过,净化符的力量有限,对着活物净化的效果大打折扣,否则的话每个人进来都配备上一堆净化符,只要人手足够,灵符足够,直接将整个镇魔渊净化了,一了百了,简直不要太美。

    而那个铁盆,也不是普通的铁盆,看似铁盆,实则......是一件防护用的法器。

    遇敌时,可以御使铁盆,以盆底一面向着敌人,不但可以抵挡实体的攻击,也可以抵挡法术这样的能量攻击。

    这铁盆有个名字,叫做“太极八卦盆”,底部刻画有太极和八卦的图案,内里还有阵法,同样是师叔吴素明所给。

    谷徽

    只惜,只有一只铁盆,师兄弟二人没法人手一只,就给了李越。

    好好的法器,此时却是被赵霖拿来处理蛇尸,也不知道要是被炼制法器之人见到了,会不会暴跳如雷,将赵霖按在地上狠狠的揍一顿。

    最终,烤了两条蛇,还将另一条用太极八卦盆当锅煮起了蛇羹,让三人美美的吃了一顿。

    胡烈抹了抹嘴,赞道:“想不到李越你的厨艺水平如此之高,看来接下来的日子我老胡可是有口福了。”

    李越憨厚一笑,说道:“只要不嫌弃,今后想吃什么,尽管说,我一定尽力。”

    当然,说是这么说,前提是得有相应的食材。

    只是,在这镇魔渊之内,食材的处理倒也是件麻烦事,基本上那些动物都会沾染上妖魔之气,越是强大的存在,妖魔之气越是浓郁,也就越难以净化。

    否则的话,只要不是纯正的妖魔,越是强大的存在,其身上的精血也就越是旺盛,对于修行之人而言,倒是大补。

    接下来,三人商量了一下守夜的事。

    虽然三人都是修行之人,哪怕是睡觉也比较警醒,也无需太多的睡眠时间,可是在这种地方,若是一直无法好好休息,只怕大家也坚持不了太久。

    轮流值守,最好。

    今晚,赵霖守上半夜,胡烈守下半夜,而李越则等明晚再轮值。

    等明晚,胡烈守上半夜,李越守下半夜,赵霖就可以睡一整晚,到了后天,李越守上半夜,越霖守下半夜,就轮到了胡烈可以得到一整晚的休息时间。

    三人都只是八品修为,没办法布置警戒或者防御阵法之类的,否则倒不需要有人守夜了。

    李越和胡烈也并没有径直睡觉去了,而是各自打坐修炼起来,修炼之事,一日修炼有一日之功,日积水累,水滴石穿,可懈怠不得。

    而赵霖并没有修炼,此时开始,他需要守夜,可不能进入修炼状态,否则真要有什么莫名危险靠近,反应不过来那可就不仅是害了同伴,更是害了自己。

    他取出一枚白天所得的木之芯,研究了起来。

    木之芯当中,有着浓郁的生机,可以说一株植物其中七八成的生机能量都汇聚其中。

    只可惜,其中也蕴含有丝丝妖魔之气,与生机纠缠在一起,根本就无法炼化吸收为己用,倘若直接吸收那就与服毒无异了。

    想了想,他掏出一道净化符拍在了木之芯上,结果......毫无用处,白白浪费了一道净化符。

    脑海中转过了数道念头,随之又摇了摇头,修为还是不足,否则也许可以直接用自身的真气将其中的妖魔之气给炼化掉,只留下精纯的木之生机。

    不过,可不可以用水磨的功夫一点一滴的将其中的妖魔之气给消磨掉呢?

    试试也无妨,反正不能正式修炼,闲着也是闲着。

    有了如此念头,自然而然的运转真气注入木之芯,想要尝试能否将其中的妖魔之气给慢慢消磨掉。

    谁知,真气一注入到木之芯中,与木之芯构建了连接,其中的妖魔之气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顺着他的手钻入体内。

    这下变故,可是将他吓了一大跳。

    可是,随之,体内的变化,又是让他一愣。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