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战国:开局一块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506 大军班师!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收复失地的曲阳侯,得胜回来了!

    整个郢都上下,顿时一片欢欣!

    纵然手头的繁杂政务再多,此刻屈原也属实坐不住了,索性也站起身来,跟随汹涌的人群一齐奔向城门处……

    若是站在郢都城墙上遥遥望去——只见上万身披重甲的精悍武士缓缓行军,身上的精铁甲胄反射着日光,如同一片铁铸的森林。

    凝神细望,这些甲士一个个高大威猛,脸上泛着营养充足的油光。

    这些武士左手一面蒙皮镶钉大方盾、右手一支亮闪闪耸起的长戈,身披双甲,腰挎一柄精铁短剑,身背特制的木制连弩,以及三十支箭。

    正是熊午良麾下的曲阳新军无疑!

    在这些精锐重步兵的两翼,是牵马缓行的骁骑军,他们身上的甲胄显然没有曲阳新军那般厚重,但是手中的长槊却比前者手中的长戈还要凶悍威猛得多了。

    此时此刻,这些骁骑军的将士们心情极好——

    话说郢都一战歼灭的三十万联军之中,有相当一部分都是骑兵……他们胯下的战马,大多数都被烧死在郢都城中,或者是被箭射死了——但还是有一部分战马躲过一劫。

    而这些缴获的战马,已经被统统收拢起来——显然都将是骁骑军的战利品。

    对于骑士来说,还有什么是比战马更让人心动的?

    ……

    两万步骑,俱是精兵猛将!

    在正中位置,便可看到熊午良标志性的华美青铜轺车,上面那道模糊的人影,身披大红金线战袍,逼格十足!

    一面缺了一角的硕大旗帜迎风飘扬,上书‘曲阳侯良’四个大字。

    “曲阳侯回来了!”

    “恭迎君侯得胜班师!”

    “君侯万岁!曲阳侯万岁!”

    “大楚万岁!”

    亢奋的欢呼声,席卷全城。

    这是楚人对英雄的礼赞!

    这位年纪不大的曲阳侯,受任于败军之际、奉命于危难之间……凭一己之力,扭转了溃烂的战场局势!郢都一战,全歼秦魏韩联军三十万,阵斩秦将司马错、魏将公孙喜、韩将暴鸳……全盘收复失地!

    正如先王所评判——大楚军神也。

    国人毫不吝惜自己的音量,狂热地欢呼起来。

    夹在人群中的屈原,深深地震撼了!

    自家主君,得国人民心,竟至于斯!

    郢都原本暗流涌动、流言四起……看眼下的场面,这小主君根本什么都无需做,只要单单站在此处,便得以将郢都城内汹涌的暗流统统强势镇压!

    ……

    熊午良笑容可掬地从青铜轺车上站起身,高举双手,迎接国人的欢呼。

    “传令——”熊午良一声令下:“骁骑军、曲阳新军大部于城外扎营。”

    “曲阳新军,拣出三个千人队,并八百亲兵营,随本侯入城。”熊午良如是吩咐道。

    芍虎、格速宜二将拱手称诺。

    话说熊午良一介外来的封君,居然引兵直入郢都城……无疑是大大坏了规矩。

    但对于现在的熊午良来说,还有狗屁的规矩?

    郢都城都被老子一把火烧过了!

    我,就是规矩!

    况且大战之后,城中必定很乱……不带些兵在身边,熊午良着实没什么安全感……

    咱曲阳侯,一向最惜命了有木有!

    军士们井然有序地分散开来,除了芍虎点出的三个千人队外,其余的将士们都在城外扎营。

    三千新军将士、八百亲兵营,护送熊午良的青铜轺车进城。

    郢都国人似乎对这个僭越的举动并没有什么反感,仍然兴奋地夹道欢呼。

    “君侯万岁!”

    “大楚军神!大楚军神……”

    嬴卓美目微微睁圆,红唇微张,看着眼前楚人的狂热表现,心头震撼不已。

    这真的是当初那个在封地躺平的惫懒小子?

    这个,这个混小子……在楚国竟有如此声望!

    若放在秦国,恐怕就连权倾朝野的太后或是魏冉丞相,恐怕也难得到国人的如此真心推崇!

    也是。

    熊午良的名望,是建立在一次又一次实打实的功勋上的。

    单说这一次——以几万败兵大破司马错的三十万大军,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于将倾,放眼天下,哪有第二个人能做到?

    ……

    大军入城,熊午良先是拜见了即位的新君芈横,其中的暗流涌动自不必说。

    随后,三千曲阳新军接管了城防。

    城中被烧得一片白地,倒是不用纠结在哪里暂住了——八百亲兵营以野战行军的架势,在城中驻营,将最大的那间营帐拱卫在正中。

    屈原前来请安,也不通禀,径直便来到了熊午良所处的主帐之中:“拜见主君,好久不见!”

    此刻熊午良刚刚脱下了一身战袍,换上常服,正觉神清气爽:“屈子,近来可好?”

    这一下可打开了话匣子。

    屈原也不见外,寻了个舒坦地方一坐,便立刻开始大吐苦水……

    甚么明里暗里的冲突、缺钱缺粮……听得熊午良一阵头大。

    咦?

    突然感觉这个画面,似曾相识呢?

    好像几年前自己初征越国……回来的时候,就曾被某人指着鼻子倒苦水……

    熊午良目光向召滑看去……

    召滑眼观鼻鼻观心,一副与我无关的模样。

    提起越国……越王姒惊那个混账老东西,一记关键背刺的仇怨,熊午良可还记在心里!眼下冬天马上要来了,安置难民显然更为重要,姑且让那个老东西再活些时日。

    等到明年开春……甭管他是不是熊午良的便宜老丈人,反正几十万楚人的鲜血都记在他脑袋上呢。

    不杀其人,如何面对汹汹民议?

    熊午良神游天外之时,屈原又啰里啰唆说了一大堆,终于倒完了苦水……随后,他顿了顿,与召滑对视一眼,然后毅然拱手,揭开了今日最郑重的话题——

    “君侯,当此之时,宜集权变法!”

    “事不宜迟——请君侯总揽国政,立即着手推进变法事宜。”

    召滑立刻跟上:“臣附议!”

    ……

    (衣见:未来一个冬天,牵扯到的剧情很多呀——短时间内不打仗了,但是内政也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呐!国内明里暗里的敌人,都会跳出来滴。看无良君侯怎么肃清政敌、集权变法、振兴国力,使楚国‘独霸天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