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战国:开局一块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504 强势的曲阳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最新    在秦楚两军的众目睽睽之下,熊午良的青铜轺车,径直向前行进了百余步,在秦军弓弩的射程之外站定。

    魏冉闭上了嘴,用充满恨意的目光看向轺车上一身大红金线战袍的少年身影。

    只感觉,脸上的那道红印儿,又在火辣辣地发痛。

    嬴卓美目流转,看着城下那少年的模样……虽然眼下形势不利,却突然噗呲一下笑出声来。

    这惫懒小子,在战场上,倒还真有几分正经模样呢……

    熊午良站起身来,一句话没说,却已经给足了压迫感……楚军这边自然早就安静了,而武关城头上的秦人,此刻竟也不由自主地沉默下来。

    煌煌威势,竟至于斯!

    见战场一片安静,熊午良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高声道:“魏冉,你也看见了——司马错的人头,就在此处。”

    “活的给不了你,不知这死的,你还要不要?”

    魏冉气得脸色煞白,正要说话,却听熊午良慢悠悠又道:“本侯倒也不瞒你——这次,是来要人的。”

    “放了嬴卓,不然本侯就要攻城了。”

    声音不大,但霸气十足!

    正可谓‘用最轻柔的语气说最狠的话’了!

    城头上,众秦军士卒士气低迷,恐惧地相互对视。

    魏冉紧咬牙关。

    心中,涌上了本能的恐惧……还有出离的愤怒!

    这个该死的芈良小儿,未免也太小觑秦人了!

    还真以为他在陈兵城下吓唬一番,我就会乖乖就范?

    熊午良也不墨迹,强势地大手一挥:“准备!”

    曲阳新军严整的阵列整齐地分开,从中推出了刚刚打造好的冲车、云梯和投石车等大型攻城器械……楚军将士们瞪着武关上的黑色秦军旗帜,眼中闪烁着惊人的火焰。

    打秦国,固所愿也!

    跟在君侯麾下对秦作战,谁也不会手软!

    但有半个‘不’字,便让这些嗜血的秦人知晓利害!

    ……

    实打实来说,楚国经此一战元气大伤,着实不该继续作战了。

    虽然攻下武关、打入秦国境内着实很吸引人……但是秦国也不是泥捏的,虽然精锐尽失,也有一定的抵抗之力。

    冬日眼看就要到来……除非万不得已,否则熊午良绝不想在冬天打进攻战。

    更何况,淮南平原的百万难民还等着熊午良去收容治理……钱粮本就捉襟见肘,又哪来的底气继续打仗?

    但有些时候,强硬要比软弱更有用!

    楚国不愿意打,秦国则更不愿意打!

    城墙上沉默良久,最后魏冉红着眼睛咬牙切齿地说道:“打就打!难道本丞相还怕了你?”

    言语虽然硬气,声音却显然底气不足。

    魏冉身后的几个秦将面面相觑,最后赶忙拉住魏冉的袖子:“丞相,冷静!”

    “赵国的大军正在夜以继日地逼近咸阳……我秦国,此刻经不起两面开战啊!”

    “若楚人当真猛攻武关……楚国固然承受不住,然而我大秦,要亡国矣!”

    “不妨先答应那芈良小儿的要求,令彼等退去……等到大秦打退了赵人、休养过来,再与楚人报仇雪耻不迟!”

    楚国那边的情况,秦人也大概清楚——

    经过秦魏韩大军洗劫之后,楚国的腹地现在定然一片狼藉……别看熊午良这煞笔现在在底下叫得欢,可真要继续打下去,楚国也费点儿b劲了。

    但是,秦人不敢赌啊!

    若是熊午良真死脑筋,不要命地打武关……

    楚国淮南平原上的无数难民固然要冻馁而死,导致楚国进一步元气大伤、可能二三十年之内也缓不过来……但是秦国就更惨了!

    南边楚国若真一个劲儿死缠烂打,北边儿赵国的大军再直插咸阳……

    秦国,可能就要亡国了!

    熊午良这个向来不按常理出牌的狗东西,你敢预判他能做出理智的决定?

    “丞相,三思啊!”秦军众将纷纷劝慰。

    ……

    魏冉的脸恐怖地扭曲着。

    不知怎得,脑海中突然又浮现出——当年第二次丹阳大战之时,熊午良陈兵咸阳城外的疯狂举动!

    那一天,魏冉又想起了,曾被熊午良支配的恐惧。

    彼时,大雪遍地,熊午良扛着火油罐堵在咸阳城外,一副要和秦人搏命的疯狂架势……逼得秦人不得不低头服软。

    而今天……好像往事重演。

    此时此刻,城下的熊午良面带微笑,似乎已经笃定了秦人的抉择。

    良久之后。

    武关的门,开了一道缝隙,放出来一辆轻便的轺车……然后又迅速地关严,似乎生怕熊午良借此机会发动猛攻。

    轺车上,一袭曼妙红衣的嬴卓满面通红,发丝随风飘扬,似乎一时间还拿不准该用什么表情来面对熊午良。

    轺车驶近。

    嬴卓端详着青铜轺车上伫立的熊午良,这个惫懒的小混账,脸上带着‘不出所料’的微笑,看向自己的目光似乎还颇有些促狭……

    阿这。

    即便已经在心中预演了多次重逢的场景,此时此刻,嬴卓还是不知所措了。

    眼前这个人,是秦国的大敌。

    却又是不惜倾兵决战,来迎接自己的少年。

    纵有千言万语,此刻亦堵在嘴边,最后,嬴卓只是干巴巴地说道:“曲阳侯,好久不见。”

    话一出口,嬴卓就想扇自己的大嘴巴子。

    我都在说些什么啊!

    熊午良倒是没给嬴卓太多反应的时间——只见堂堂曲阳侯在众目睽睽之下,跳下青铜轺车,拦腰抱起嬴卓,往肩上一扛,活脱脱土匪大王抢压寨夫人的模样……

    “万岁!”

    “曲阳侯万岁!”

    “夫人万岁!”

    在场的曲阳新军和骁骑军,都是熊午良的私兵部曲。熊午良是他们的小主君,眼前的嬴卓无疑就是小夫人了。

    令人激动的一幕发生在眼前,三军将士亢奋地欢呼起来!

    两万将士的欢呼声和起哄声,如同滚滚浪涛一般,响彻整个武关。

    军士们相顾而笑,一边欢呼,一边挤眉弄眼……熊午良的大胆举动,即便是在民风开放的战国之世,也实属少见。今日之后,又有一个全新的话题,可供这些军中莽汉在饭后充作谈资借以消遣了。

    ……

    嬴卓被熊午良搂在怀里,要窘疯了!

    这个该死的混小子,就这么当众调戏姐姐?

    嬴卓脸红得几乎要滴血,挣扎了几下,以往矫健的身姿此刻却发不上半丝力气……索性把眼睛一闭,开始装死。

    熊午良凑近嬴卓发红的耳垂,低声笑道——

    “暖床丫鬟。”

    ……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