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战国:开局一块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503 活的没有,死的倒是有一个!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芍虎、格速宜这两员悍将,如今又隐隐有争宠的趋势。

    曲阳新军自不必说——那是熊午良的嫡系精锐,战功赫赫的老牌重步兵军团,其中九成以上都是打过好几仗的老兵。

    话说战国之世,经历几次恶战还没有伤残或者死亡的,就是一等一的悍卒了。不夸张地说——曲阳新军的士卒们若是放在一般的戍卒队伍里,每一个都能担任什长、甚至是百长这样的官职。

    这样一支精锐,自从成军以来便未尝一败。

    上下将士自然心高气傲!颇有一股‘老子天下第一’的气概。除了带领他们取得一连串胜利的小君侯、以及新军主将芍虎将军之外,当真是谁也不服。

    骄兵悍将,不外如是。

    至于骁骑军,虽然成军时间较晚,但三军上下都憋着一股‘不能被曲阳新军比下去’的劲头。

    可想而知——这样的劲头,让战功赫赫的曲阳新军很是不满!

    话说回来,自打君侯出山以来,骁骑军屡立奇功——且不提在进军郢都之时,骁骑军在外围扫清障碍的小打小闹……

    单是在郢都城下,骁骑军先是一记奇袭【甘鱼口】,夜袭斩首秦兵两万,悍然取得了开战以来的第一次大捷。烧掉了秦魏韩联军的粮仓,逼迫司马错只能加快节奏。

    再然后,熊午良火烧郢都之后,骁骑军展现出了惊人的骑术配合和战术执行力,将秦魏韩联军的败兵尽数向南驱赶。

    别以为这是个简单的活计——寻常骑兵,在冲杀、衔尾追杀上或许足够娴熟。却决然做不到像骁骑军一般,围成一个缜密的大口袋、井然有序地追撵敌军的。

    其中,骑士们精湛的骑术、以及书院里的兵家宗师们扎根骁骑军军营指点教导……缺一不可!

    最后,又是骁骑军骑士们在河边冲散了司马错最后的负隅顽抗,以惊人的冲击力和不容置疑的碾压态势,展现了骑兵的新用法!

    如此一支骁骑军,自然也是自信满满。

    芍虎、格速宜二将隐约间的竞争态势,熊午良也不管不顾——正如当初钟华和芍虎争先恐后一般,内部适当的竞争,无疑有利于曲阳集团加快进步。

    “我曲阳新军久经战阵,而且曾经攻破过武关,对眼前之城池构造很是熟悉……先攻之重任,当然是我曲阳新军的!”芍虎如是陈述道。

    熊午良本不欲搭理这俩活宝,此刻却不禁诧异地瞥了一眼芍虎——难得这黑胸毛莽汉,今天说话还能有理有据?

    莫非长脑子了?

    格速宜也不甘落后:“骁骑军求战心切,主人可不能寒了儿郎们的心呐!”

    ……

    “都闭嘴。”熊午良暴君一般挥了挥手,打断了这俩憨货的争执:“来人,吊起司马错的人头,教魏冉认得清楚!”

    你不是想要司马错吗?

    活的没有,死的倒是有一个!

    看看你还有什么话说?

    不消多时,一颗硝制好的血糊糊的人头,被高高地吊了起来。

    熊午良冷笑着:“三军呼喊——司马错在此!”

    楚怀王临死前对熊午良的照顾,足以让后者铭感五内。

    甭管这司马错是多么优秀的将帅,单凭他在众目睽睽之下伤了大伯一只手,熊午良对他便不会再有半点儿尊重可言。

    更别提秦魏韩联军寇掠淮南平原之时,司马错这位主帅对麾下的军卒们没有半点儿约束……造成了直接屠戮数十万、上百万人随之间接遭灾的人道主义灾难!

    按照熊午良的命令,曲阳新军、骁骑军的将士们挥舞着手中的剑戟,嘲弄般地呼吼起来:“司马错在此!”

    “司马错在此!”

    “……”

    城墙上的魏冉眼前一黑,脑袋‘嗡’地一声!

    握草!

    我大秦国尉司马错……被楚人杀了?

    这帮南蛮,难道都是疯子不成?

    难道他们不知道,一个活着的司马错,代表多大的价值?

    震惊!

    其余的秦兵听到‘司马错在此’的楚腔呼喊声,纷纷从城墙上好奇地探出头去……虽然距离隔得远,但还是有眼力极好的小卒认出了司马错花白的头发……

    握草!

    “真是国尉!”

    “国尉死了!”

    “天呐……楚人把国尉杀了!”

    “那颗人头,正是国尉……”

    慌乱的低语,席卷了整个武关!

    震惊和惶恐,如同野草一般野蛮生长、蔓延!

    司马错,那可是大秦活生生的军神,不败的象征!就算此战打得败了,秦人也觉得是狗日的熊午良用了奸计,否则咱大秦国尉定然不会败仗……

    只要这位强悍的老将还在统领秦兵,秦国上下便能睡得踏实。

    将士们跟着他打仗,也心里有底。

    今天,他们亲眼见到了这位堪称神话的老将的人头,吊在楚人的手里……对于秦人来说,无异于信仰的崩塌!

    一身红衣的嬴卓,笑容凝固了,心也跟着跌到了谷底。

    和城头上的其他秦人不同,嬴卓倒不是在悼念司马错——

    毕竟,司马错私下里和嬴卓也没什么交集。

    只是……眼前魏冉以自己为筹码,要挟熊午良,想要熊午良放了‘被俘’的司马错……如今司马错显然已死,那么魏冉还会放自己去那混小子身边吗?

    恐怕不能!

    魏冉其人,睚眦必报是出了名的。

    既然他记恨熊午良,就算扣下自己对他没有半点儿好处可言,他也会扣下自己来恶心熊午良!

    ……

    果然!

    魏冉在极度的震惊之后,咬牙切齿地怒吼着:“芈良!你竟敢杀害我大秦国尉!”

    “来人,将公主请回去!”

    “熊午良!你这狡诈小儿,老秦人迟早要扒你的皮、喝你的血、敲碎你的骨头……”

    “楚人南蛮!南蛮!”

    看着魏冉的狰狞做派,熊午良皱起了眉毛。

    踏马的。

    这个逼是真能叫唤啊!

    这魏冉原本也是楚国人,到了秦国才多少年?这就以‘老秦人’自居了?

    真踏马无耻!

    对于这种数典忘祖的败类,熊午良最看不惯了!

    虽然城上的魏冉叫得凶,而且表明了不会放人的架势……熊午良的脸上,却并无慌乱之意。

    只见曲阳侯熊良冲着小黑挥了挥手,小黑会意,立刻驱车向前驶去……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