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战国:开局一块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502 武关对峙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曲阳侯来了!
  武关,一片惶惶。
  和当初的齐国一样——熊午良的名声,在秦国足以止小儿夜啼——
  若是谁家的孩子半夜不听话、一直吵闹……只要随口吓唬一句‘再哭,熊良就来抓你了’,便立马能教小儿乖巧地停止哭泣,效果堪称立竿见影。
  “快看——那是熊午良的侯旗!”
  “青铜轺车上披着红色斗篷的就是曲阳侯!”
  “听说此獠有操控水火之能……国尉的大军,便是被他召唤火焰统统烧尽的。”
  “竟有这等神鬼之事……”
  秦国军卒们惶恐地交头接耳,仗还没开始打,士气便已经低落下来。
  在秦国,军队原本是不惧怕打仗的,甚至还会期待战争。
  因为打仗和种田,是秦国人唯一阶级跨越的方式,甚至是唯一可以活下去的方式——秦法极重,经常会因为些芝麻蒜皮大的小事儿,将国人贬斥为奴隶。
  想不当奴隶,就只有去战场上砍脑袋才行。
  所谓‘秦人闻战则喜’,此之谓也。
  但是……闻战则喜的前提,是自信能够打赢才对。
  要是逢战必输,别说去砍脑袋争功了……怕是连命都保不住!
  和熊午良对战……便是典型的‘逢战必输’!
  尤其是最新消息传来——曲阳侯熊良纵火焚烧三十万联军,将数十万人烧得灰飞烟灭……如此消息,本就颇具传奇色彩,再联系到熊午良以往善用水火的战绩,一时间各种谣言都有,秦国上下盛传熊午良有甚么鬼神手段云云……
  魏冉谨慎地探出脑袋——城外的曲阳新军方阵威势赫赫,杀气冲天!
  心中的最后一丝侥幸,也荡然无存!
  看着那面熟悉的曲阳侯旗,魏冉眼中闪过一丝惧色,同时不禁恨得咬牙切齿!
  脑海中,又浮现出了两年前,熊午良如何嚣张跋扈逼迫自己低头的模样……
  下意识地摸了摸脸上的红印,魏冉为了压下心中的恐惧,抻着脖子、声嘶力竭地嘶吼道:“芈良小儿!本丞相在此等你多时了!”
  “汝这小儿,卑鄙无耻!自毁宗庙、罪及祖宗……实乃大奸大恶之人!无君无父之辈!”
  “我大秦上下,恨不能食汝肉、寝汝皮!”
  ……
  熊午良微微眯眼——他当然听到了魏冉的叫骂。
  也不待曲阳侯发话,一旁的芍虎立刻弯弓搭箭,欲要给那叫嚷的煞笔来一记狠的。
  正要射箭,却被旁人按下。
  芍虎大怒,正要发作,回头却见那人正是格速宜。只听这草原汉子咧嘴笑道:“芍虎将军,暗箭伤人,可不是中原人所谓‘君子’所为哦。”
  “论射术,你不如我!这一箭不妨我来……”
  熊午良哭笑不得地看着这两个活宝在自己面前争抢,也懒得和这二人废话,直接大手一挥:“曲阳新军听令!放箭!”
  一万曲阳新军熟练地掏出连弩,三两下上好了弓弦……小黑擎着令旗向下一劈,骤然间,战场上响起了密集的弓弦连续拨动的笃笃声……
  十万支箭矢凌空飞射而出,如同一片黑云。
  城头上的魏冉正骂得痛快,感觉心中的多年的积郁终于得到了释放……却见箭雨骤然飞来!
  魏冉不禁鬼叫一声,赶忙收回脑袋,屁滚尿流地抢过边上小卒手里的盾牌……
  唰!
  密集的箭雨射上城墙,在城墙上看热闹的秦兵猝不及防,瞬间被射倒了许多……
  至于被魏冉抢走盾牌的那倒霉小卒,本就处于火力密集覆盖的中心区域,此刻身中二十余箭,赫然已经被射成了刺猬。
  城头上的混乱、惨叫持续了很久,小半柱香的时间之后,魏冉才重新探出了脑袋……
  这次,他的脑袋上方赫然举着五六面盾牌,显然做好了十足的防范——
  “芈良!你休要放肆!”魏冉声音仍然不小,但显然色厉内茬,没了刚才的气势。
  “你看!这是何人?”
  在几个内侍的看护下,一袭红袍、风姿绰约的公主嬴卓出现在城头……风吹过来,嬴卓用红丝带束起来的乌黑长发随风漫卷,美极了。
  城下,楚军将士们几乎同时感叹地‘哇’了一声,不自觉地齐刷刷将手中的连弩微微垂下。
  魏冉舒了一口气,感觉有了这个人肉盾牌在身边,着实安全了很多:“熊午良!交出我大秦国尉!”
  城下的楚军见状愤怒不已,不少士卒几乎同时冲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鄙夷地怒骂一句‘卑鄙!’。
  听了这席卷而来的怒骂声,就连城头上的秦军士卒们,很多也都羞惭地低下了头。
  男人们拔剑相向,一方却用一个女人来作威胁,行径着实卑劣……
  魏冉也听见了那些怒骂声,脸上的红印微微颤抖,然后竟然恬不知耻地吼叫道——
  “熊午良,你这卑鄙小儿,天下人人得而诛之!”
  “面对你这种无耻小人,本丞相无须讲甚么礼义廉耻!”
  “赶快放人,否则莫怪魏冉手下无情。”
  ……
  那边秦人还不知道……咱们楚人心里可明明白白。
  那司马错,早已投奔阴曹地府去了,还哪能还一个活的给他?
  话说回来,就算司马错还活着,也绝对留他不得——在众目睽睽之下伤残楚王、逼死楚王,不杀着实不足以平愤。要是司马错当时还活着,多半也是被愤怒的楚人凌迟处死。
  眼看着魏冉一副坦然无耻的模样,三军将士战意冲天!
  且不提楚军将士们的群情激愤,这边青铜轺车上的熊午良已经微微眯起了眼睛,心中的杀气逐渐抬升。
  对于嬴卓在咸阳时遭遇的委屈,青羽卫早已明明白白地告诉了曲阳侯。
  当时大战正酣,一时间也顾不上许多。
  所谓人心都是肉长的——嬴卓为了自己,不惜持剑挟持魏冉。虽然最后没有起到什么效果……但这份舍身的恩情,熊午良又如何能忘?
  真没想到那个傲娇嘴硬的小妮子,竟然对自己如此……
  如今秦魏韩联军被悉数歼灭,也是时候为嬴卓把这个场子找回来了!
  芍虎、格速宜二将争先恐后:“请主君(主人)发令!臣愿先登此城!斩了那老匹夫的首级献来君侯座下!”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