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战国:开局一块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501 老六的偷袭!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这次,秦国是真的危险了。

    随着漆恒守将断断续续的阐述,秦国君臣更是一个个面色阴寒,鸦雀无声。

    赵军出动二十万之众,没有走【函谷关】那条攻秦的老路,而是别出心裁地绕到秦国北边的草原,从北向南直插老秦人的天灵盖。

    这是一条从未有人设想过的进兵道路!

    须知函谷关那条老路,经历了上百年秦国对外的拉锯战,所有的军事准备都极其完善——沿途的烽火台密密麻麻,城池里的粮草军械足够数年之用。

    而北边呢?

    虽然说不上‘武备稀疏’,但也绝对没做好大肆迎战的准备。

    从漆恒守将口中得知——赵军出动大军二十万,其中相当一部分是骑兵。

    这些骑兵马术娴熟、战力彪悍……一人双马,通过集团闪电战的方式,如同黑云一般出现,不但迅速包围了【漆恒】,还顺手吞掉了周边闻讯赶来的援军。

    “赵军,竟有如此强悍?”魏冉惊呼出声。

    话说赵国这些年躲在家里闷声发大财——自打赵雍即位之后,除了对北方的林胡楼烦等胡人部族恩威并施、打一打中山国之外,几乎就没怎么和别人动过手。

    而那些胡人部族、中山国的战力都很一般——就算赵雍把他们打得屁滚尿流,也显不出本事来。

    故而,放眼天下之大,除了赵国人自己之外,就只有熊午良这个穿越者知道如今赵国的厉害。

    至于其他人,都以为赵国还是曾经那个穷弱的小国。

    如今赵雍这个老六隐忍多年,一朝得到机会,动起手来如同霹雳一般!二十万久经沙场的精锐赵军剽掠如风,其中将近一半都是弓马娴熟的轻骑兵……

    边境空虚的秦国怎么顶?

    根本顶不了!

    “赵雍!汝这老兵,忒煞卑鄙!”有秦国大臣恐惧地吼道:“秦赵两国素无仇怨,此人竟不宣而战!”

    “卑鄙!无耻!”

    “与那该死的芈良小儿一样无耻!”

    若是司马错大军尚在,那倒还不用怕——大不了把大军撤回来,把赵国人打跑便是。

    可刚刚得到消息——司马错大军全军覆没!

    这时,赵国人这帮老六又趁火打劫,来掏屁股……这可如何是好?

    魏冉深深吸气,也顾不得臭骂熊午良和赵雍这一对儿不讲武德的老六了,快速地说道:“启禀太后——为今之计,当尽快征募新兵,阻止赵国!”

    “征调各地守军,集中起来,同时再加上征募的新兵,据城死守,节节抗击……或许还可以阻止赵国的攻势!”

    宣太后连连点头。

    也只能如此了!

    唯一的问题就在于……让何人领兵?

    赵军势大,秦人极弱……唯有顶尖的将帅,才有挡住赵人的可能。

    太后看向满身是血的白起,问道:“白起啊,你可知道国尉现在何处?”

    白起哽咽摇头:“臣不知!”

    司马错为了掩护白起逃跑,亲自举着将旗,引走了楚军。

    当时白起在死人堆里趴了良久,耳听得楚人的骑兵追着秦魏韩败兵一路向南……直到周边战场再无一个活人,这才爬起来,寻了战场边上游离的一匹无主的战马,一路快马加鞭跑回秦国……

    至于国尉司马错至今是死是活,白起就真不知道了!

    魏冉沉声道:“司马错定然还活着,肯定是落在了熊午良手里!”

    得出这个结论很容易——

    司马错,堂堂大秦国尉,相当值钱的俘虏……熊午良总不能把他一股脑杀了吧?

    魏冉并不知道司马错在最后关头对楚王做出的疯狂举动,只是觉得司马错地位显赫,熊午良定然不敢也不会对这个大秦重臣下杀手。

    但,就算司马错还活着,肯定也成了楚人的俘虏。

    如今赵国大举犯境,除了司马错之外,真不知还能让何人领兵阻止赵军……话说回来,要怎样让楚人放人呢?

    在场群臣,齐刷刷将目光投射到了嬴卓的身上……

    情况危急,也顾不得所作所为是否卑劣了!

    嬴卓,熊午良的未婚妻……这是如今秦国能拿得出手的唯一筹码!

    宣太后当机立断:“魏冉,你带着嬴卓,立刻前往武关!”

    “用嬴卓,去交换司马错!”

    “定要换一个活生生的国尉回来!”

    魏冉急匆匆道:“臣弟遵命!”

    说罢,也不管嬴卓如何反应,立刻挥了挥手,示意众内侍带上嬴卓……魏冉大步出来,点了一百精骑,押上熊午良的未婚妻,星夜直奔武关而去。

    嬴卓并未反抗。

    已经近两年没见到熊午良了……不知怎得,心里还有些甜丝丝的呢!

    ……

    数日之后,武关。

    一面缺了一角的侯旗挺在最前方,熊午良懒散地躺坐在青铜轺车上,因为长途行军而有些头晕脑胀。

    在熊午良的身后,一万曲阳新军结成了凶悍的大阵,甲片闪烁着日光,如同一片精铁的浪潮一般,伫立原地,鸦雀无声。

    密密麻麻的长戈斜指天空,不少长戈上还系着楚国的红黄色旗帜,如同黄色的云雾一般。

    全天下公认战力最强的精锐重步兵方阵,如今蓄势待发!

    在两翼,已经用赫赫战绩证明了自己的骁骑军骑士,也排成了战阵模样。骑兵们笔直地站在战马边上,只待格速宜一声令下,便随时可以踩着脚蹬翻身上马、开始冲杀。

    每一匹战马,在胸前都装备了半身软质铁片蒙皮马甲——这是综合考量了重量和防护力的最优选。

    再加上马槊和连弩……比照传说中的重骑兵来说还差得很多,但是对于这个时代平常的轻骑兵而言,骁骑军绝对可以做到降维打击!

    一万骁骑军铁骑,此刻自信空前膨胀、战心澎湃。

    ……

    面前的武关,原本是秦国的南大门,于第二次丹阳大战之中,曾被熊午良飞夺而下。

    但是秦魏韩三国伐楚之时,秦国趁着楚军正面战场上大败的时机,又再度出兵,夺回了武关。

    所以现在,武关又在秦人手里了。

    城头上,秦军的黑色旗帜正迎风招展……黑色衣甲的小卒慌乱地交头接耳,被城下曲阳侯熊午良的煌煌军威,震得说不出话来……

    片刻之后,秦国丞相魏冉,猥琐地在城墙上探出了头——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