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战国:开局一块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500 秦人的震惊!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在秦国群臣和嬴卓的注视下,那骑士迈入大殿……定睛一看,只见那人满身鲜血,左臂的甲胄上似乎还插着半支掰断的羽箭。

    骑士推金山倒玉柱一般,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竟然扑出了一股烟尘……显然,这骑士一路上没有休息,而是日夜兼程而回!

    主位上的宣太后懵了。

    就算她再怎么乐观,此刻也感觉有些许不对劲了。

    不是说芈良小儿不战而逃、联军轻而易举地拿下了郢都吗?

    看眼前这骑士的模样……联军显然是打了一场血战,和‘轻而易举’四个字,似乎不沾边儿啊!

    这报信的骑士模样如此狼狈,似乎还受着伤……若是司马错派人报捷,不说派个光鲜亮丽的回来,至少也不该派个伤兵回来才是……难道说……

    宣太后心里一紧。

    莫非,三十万联军,非死即伤?

    那骑士扑倒在地,猛然揭下了头上戴着的带血兜鍪,一头乱糟糟纠缠在一起的长发立刻披散开来,显得狰狞又可怖——

    魏冉揉了揉眼睛,惊呼出声!

    握草!

    此人,正是白起!

    堂堂秦国大将,怎么落得如此狼狈模样?

    “熊午良人头何在?”魏冉下意识地喝问道。

    白起长跪不起,片刻之后,嚎啕大哭!

    懵了!

    一众秦国大臣,全都懵了!

    白起以头触地,断断续续地讲述道:“……芈良设计,诱大军入城,然后火烧郢都……幸赖国尉庇护,末将逃得性命回来……此战,我军大败矣!”

    白起一边说着,一边痛苦地落泪。

    司马错身为大秦国尉,竟然为他这么一个后辈小将打了掩护……想想就让白起感念不已。

    震惊!

    宣太后豁然起身,因为站起来太快,导致头脑发晕,又跌坐回去……

    魏冉大惊失色,瞪圆了双眼!

    其余秦国大臣,张口结舌,脸上的喜色甚至还未完全褪去……

    所有人,都说不出话来!

    宣太后深深吸气,努力让自己清醒过来:“白起啊,慢点儿说,站起来说。”

    白起紧咬牙关,仍跪伏在地,手指甲深深抠在肉里,一字一句地说道:“熊午良主动撤出郢都城,我军欢欣之下,大军入城。”

    “殊不知那厮早已在城中泼洒火油,遍布可燃之物。”

    “大军入城之后,楚人点起火来……我军溃散而出,又遭楚国骑兵驱赶撵杀……最后被赶至江边,死伤不知凡几……”

    除了白起粗重的喘息声之外,整座大殿鸦雀无声。

    那可是三十万大军呐!

    良久之后,宣太后喃喃地重复道:“这熊午良,竟不惜烧了自家的王城?”

    所有人面面相觑,被震撼得说不出话来。

    有秦国大臣暴怒不已,不愿相信现实:“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白起不再说话。

    秦国群臣的心,都跌到了谷底。

    完了!

    秦魏韩三十万大军,竟灰飞烟灭……

    天呐!

    明明两个时辰之前,咸阳上下还在欢庆胜利……这份落差,实在太大!而且来得太突然了!

    接受不了,我真的接受不了啊!

    细数司马错用兵,确实没什么差错——谁又能想到,那熊午良连自家的王城宗庙都敢付之一炬?

    就连事情发生之后,大家都难以相信……更别提事前预料了!

    此番大败,属实怨不得甚么。

    怪只怪秦国离天堂太远,离熊午良太近!

    在渡过了最初的震惊之后,无比的愤怒和恐惧涌上群臣的心头!

    “芈良小儿,居然连自家宗庙也敢烧……阴险恶毒,莫过于斯!”

    “难道他就不怕祖宗怪罪吗?”

    “楚人卑劣!熊良阴险!”

    “呸!此人不敢与我大秦公平决战,向来只会耍这些下作手段……吾恨不能食其肉!寝其皮!”

    骂归骂,所有人心中都涌上了一股浓浓的无力。

    老将司马错领着三十万乘胜追击的秦魏韩联军,对上区区数万楚国败兵……竟然也被后者打得全军覆没。

    熊午良,当真不可战胜乎?

    此人,莫非是兵仙下凡?

    ……

    旁边,嬴卓目光呆滞,一时间不知说什么是好。

    实属心情复杂了……

    身为大秦公主,耳听得大秦将士洒血疆场,我此刻应该和群臣一起臭骂熊午良才对……但是,怎么无论如何也骂不出口呢?

    再细细分辨,竟察觉出心底埋藏着淡淡的喜意。

    嬴卓衣袖中的手掌微翻,收起了被磨得尖利的发簪,心中长长舒了一口气。

    无论如何,短期内是不必为了熊午良那个混账小子的性命担忧了。

    这位大秦公主从头到尾一言不发,却见证了秦国群臣、尤其是魏冉的丑态。

    深呼吸……饱满的酥胸微微颤抖,心中的欢喜愈加浓烈。

    ……

    正当秦国君臣半是愤怒、半是恐惧之时……门外又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

    刚刚还在怒骂熊午良的群臣,顿时纷纷闭嘴,慌张地互相对视……

    片刻之后,又是一个浑身染血的秦国将军狂奔而入……魏冉认出了此人,不禁大惊失色:“漆恒守将?你……你怎么在这里?!”

    所谓【漆恒】,乃是秦国北部的一座边境城池,北邻草原。

    眼见漆恒守将满身是血地扑倒在地,所有人心中都有了不详的预感。

    果然!

    那秦将哽咽片刻,然后大声哭诉:“拜见太后!拜见丞相……赵人无耻,偷袭城池……漆恒,已经失守了!”

    鸦雀无声。

    如果说刚才还是愤怒和恐惧交杂,那么现在就纯纯是恐惧了!

    主位上的太后继续深呼吸……

    “慢点儿说——赵军来了多少兵马?何人领兵?战力如何?”

    漆恒守将咬牙,眼中一抹恐惧掠过:“回太后的话——赵军无边无沿,以末将猜测,当在二十万上下!”

    秦国群臣齐刷刷倒吸一口凉气!数个大臣异口同声地震怒惊呼道:“赵雍老贼,倾巢而出!”

    这个老六,抓的时机可太好了!

    任凭傻子也想得到——二十万赵军倾巢出动,绝对不仅仅是为了【漆恒】这一座城池……此刻,赵军定然在秦国的国土上疯狂飙车!

    天呐!

    显然,赵国的偷袭,让本不富裕的秦国雪上加霜……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