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战国:开局一块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499 诚为天下笑矣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秦国久战,哪怕是从未上过战场的妇孺,对军事也并不陌生。

    大军在外征战的时候,除了很重要的讯息之外,一般不会急于对后方的王城通禀——像是今天这样两批斥候一前一后进城的场面,更是闻所未闻。

    只有一个解释能说得通!

    那就是在攻下郢都的极短时间之内,前线又发生了极大的变故!

    还能有什么变故呢?

    无非就是抓住熊午良了呗!

    一时之间,整座咸阳城,更是掀起了一阵狂欢的浪潮!

    熊午良!该死的熊午良!

    第二次丹阳大战之时,此獠竟然杀至咸阳城外,用火油轰击咸阳……造成了多少损失姑且不谈,单是丢的面子,就让秦人愤恨不已。

    自商鞅变法以来,老秦崛起,天下列国无不惧怕。

    偏偏这个该死的楚国曲阳侯,不但冒犯了大秦的威严,甚至还全身而退……令人愤慨!

    今天终于抓住了熊午良,当浮一大白!

    顷刻间,大秦咸阳的酒价,大涨了三成,即便如此,仍然供不应求。

    咸阳国人兴奋地奔走相告:“抓住熊午良了!定然是抓住熊午良了!”

    “该死的芈良小儿!终于还是落在了我大秦手上!”

    “杀!杀他的头!”

    “用芈良小儿的人头,祭拜战死的大秦锐士……”

    也有人揣揣不安——那骑士策马狂奔而来,浑身是血,看起来分外狼狈……

    但凡是亲眼见到这骑士狼狈模样的人,心中都有些惶然。

    不过,这份不安,很快也被压了下去。

    定然是擒得熊午良之后,司马错第一时间派出骑士传讯,来不及更换衣物……

    合理!太合理啦!

    ……

    咸阳王宫。

    宣太后、魏冉、秦王嬴稷以及一众大臣,此刻正在商讨天下形势。

    别看郢都已经被大秦攻占了,战场上的事儿告一段落,但是后续的故事仍然麻烦——

    郢都的楚国国库,要怎么和魏韩两国分赃?

    夺来的楚国的土地,要怎么和魏、韩两国瓜分?

    大胜而归的将士们,要怎么封赏?

    掳来的楚国俘虏,是否通通贬作奴隶?还是杀了用于祭祀?

    啧啧!

    都是幸福的烦恼鸭??

    恰在此时,只听门外脚步急促……一名内侍大步急趋,匆匆赶来:“禀报太后、丞相——前线有信使赶来,要紧急求见!”

    一旁的嬴稷,嘴角微微抽动。

    踏马的。

    你看见太后、丞相了……没看见我这个秦王是吧?

    深呼吸……我忍!

    遥想当初熊午良一席话,说自己这个秦王半生难以亲政……真是洞若观火啊。

    我忍!我忍!

    且不提嬴稷心中的愤懑,这边太后和魏冉二人对视一眼,都有些惊异:“又有信使?”

    魏冉在短暂的愣怔之后,咧开大嘴笑了:“郢都已经夺下,楚人翻不出什么浪花了……能教老成持重的国尉如此火急火燎地连派两批信使,定然是关于芈良的消息!”

    宣太后恍然醒悟:“丞相的意思是……”

    魏冉自信地笑道:“肯定是抓住了熊午良!”

    哇卡卡卡!

    按照之前魏冉送去前线的密令——司马错抓住熊午良之后,便会第一时间将后者处死!

    魏冉不自觉地摸了摸脸上的红印,只觉心中压抑多年的憋屈尽数消散,好比炎炎夏日喝了一口冰镇肥宅快乐水一般快活……又好比憋了两个小时之后,终于找到厕所的痛快……

    太后期待地对传讯的内侍吩咐道:“还等什么?快宣进来!”

    “且慢!”魏冉目光闪动,拦下了内侍。随后,转头对着太后拱手道:“姐姐,不妨先将嬴卓公主请来,一同听听……”

    魏冉想得明白——

    这信使,多半是带着熊午良的人头来的。

    所谓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当初嬴卓在众目睽睽之下持剑挟持自己,一直被魏冉记恨着引以为耻……今天让那个该死的女人亲眼看一看熊午良血淋淋的人头,教她好生痛苦一番……

    这,便是我魏冉的报复!

    宣太后不知魏冉的险恶用心,只是无所谓地点点头:“就依丞相所言!”

    片刻之后,已经被软禁多日的嬴卓公主,在几个宫女和内侍的‘保护’之下,来到了殿内。

    嬴卓面容憔悴,显然这些天茶饭不思。

    魏冉假惺惺地笑着:“侄女,快坐。”

    “楚国战场,又传来消息了。”

    “多半,是那个熊午良的消息……本丞相知道你心中惦念,故而请你来一同旁听。”

    嬴卓袖袍里握着发簪的手微微一紧,脸上却没有半点儿变化,像是没听到魏冉的话一般。

    这番表现,更是气得魏冉胸口发闷。

    焯!

    我堂堂大秦丞相,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谁敢不给我面子?

    也罢!

    再让你这个臭女人摆片刻脸色……马上,我就请出熊午良的首级!再看看你会是什么表情。

    心念及此,魏冉收敛了假惺惺的笑容,对着传讯的内侍冷声道:“还等什么?快快宣使者进殿!”

    内侍恭敬地答应一声,匆匆离去。

    在等待的时候,魏冉冷笑着嘲讽道:“甚么狗屁曲阳侯,到底不过是个废物罢了!”

    “若是此人死守郢都拼命血战,本丞相倒还佩服他是条汉子。”

    “可笑,可笑。”

    “芈良小儿苟且贪生,竟置王城宗庙于不顾,弃城而逃……若是真逃走了倒也罢了,偏偏最后又被我大秦国尉擒住……真乃天下笑柄也!”

    其余的一众秦国大臣也纷纷点头。

    秦人深恨熊午良,此刻有光明正大泼脏水的机会,谁也不愿错过。

    “丞相说得对啊!”

    “芈良小儿,无胆鼠辈、蠢笨如猪!”

    “空有偌大名声,原来是个软骨头……”

    “……诚然为天下所笑。”

    “臣以为,此人以往取得的胜利看似强悍,实则也都是侥幸罢了……此番我大秦稍微认真一点,便教这个欺世盗名的懦弱小儿的光鲜皮囊,尽数戳穿!”

    ……

    门外,终于传来了急促又沉重的脚步声。

    秦国群臣纷纷闭嘴,露出了兴奋且期待的神色。

    魏冉正得意间,突然浮出一抹不详的预感……这脚步声挪动的飞快,但似乎,不是大胜之后的兴奋……

    那沉重的脚步声……磕磕绊绊,似乎颇显慌乱!

    难道说……

    魏冉来不及多想,那位长途狂奔回来的骑士,已经在内侍的带领下,大踏步进殿——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