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战国:开局一块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498 当前的主线任务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召滑?”面色难看的熊午良招呼了一声。

    召滑立刻上前一步拱手:“臣在。”

    “尽快着手,统计难民数量。”熊午良如是说道。

    召滑沉吟片刻,先是给出了一个粗略的数据:“主君,以臣目测估算,单是淮南平原之上,流离失所的难民怕是不下百万之数……”

    熊午良沉默了。

    即便已经有了心理准备,此刻他还是被这个庞大的数字压得喘不过去来。

    入冬之前,要安顿好上百万的难民。

    简直是个地狱级别难度的任务。

    战国之世,人口是最为宝贵的财富——就算熊午良此刻对秦魏韩三国的杀心再重,对越国的背叛恨得咬牙切齿……也得暂且放一放。

    尤其眼前这些难民,基本都是青壮年劳力。

    因为那些老弱病残跑不动的,都被秦魏韩联军无情地屠杀了……现在还能活下来的,都是些身体强健跑得快的。

    上百万的精壮男女,这得值多少钱?

    遥想当初熊午良发展封地的时候,不遗余力地裹挟人口,数量上三五万人的增长,就能让前者笑得合不拢嘴。

    眼前可是上百万的难民,不可能不管不顾。

    “仗倒是基本打完了,可善后工作,真是千头万绪……”熊午良犯了难。

    淮南平原,本是上佳的耕地,极其富庶,曾是楚国国库税收的主要来源地。

    不但是楚国这台老爷车的发动机,更是造血器。

    经此一战,被却侵略者打成如此糜烂样子……楚国,当真是元气大伤!

    若能尽快安顿好难民,在来年开春的时候保证上百万难民能够重新投入农耕生产……那么楚国这块儿最肥沃的土地上,还算吊了最后一口气儿。

    后续再经历数年的发展,不说恢复如初,至少也能休养生息得过来。

    但如果处置不当……几十上百万人在冬季冻馁而死,且不说这是个多大的损失。等到来年春天,必定会爆发大规模的瘟疫!

    届时,整个楚国都会遭殃。

    召滑沉声道:“若能治理好这些难民,三五年之后,淮南平原便会重新富庶起来。”

    “只是眼下……缺衣少粮,怕是不好办。”

    熊午良的四县封地,在这场劫难中倒是损伤不大——曲阳四县素来以惊人的富裕著称,但是想要供给上百万人的吃穿用度,还是力有不逮。

    召滑还在念叨着赈灾需要的钱粮、亟需建造的房屋、尸体的处理、基层官吏的补充、给难民重新登记入册的繁杂琐务……

    听得熊午良脑瓜仁子生疼!

    一笔一笔,归根到底都是钱呐!

    哪来的这么多钱?

    熊午良沉吟良久,最后用指关节缓缓敲击着青铜轺车的围栏,思考着说道:“所需钱粮,不是个小数目。”

    “本侯倒是知道哪里有钱,只是能不能要来,还不好说……”

    召滑大喜,正待细问,却见熊午良摆了摆手:“这些暂且不论,先收复失地。治理难民的事儿,等回郢都再说。”

    “在此之前,先陪本侯去一趟秦国,我去要个人。”

    召滑低头称是,不再多言。

    芍虎等众将则齐刷刷拱手称诺。侯旗摆动,大军一分为二:数万楚卒由乐毅带领,继续逐城逐镇地收复失地;而骁骑军和曲阳新军则并作一处,护着熊午良的青铜轺车,径直奔向【武关】方向。

    ……

    此时此刻。

    秦国,咸阳。

    天下列国都已经得知了司马错大军覆灭的消息,秦国当然也不例外。

    就在今天上午,刚刚传来了‘芈良小儿畏我兵威不战而逃,国尉大军入住郢都’的消息。

    当时,秦国群臣还欢欣雀跃,好生庆贺了一段时间。

    期间对熊午良的鄙夷言论,更是不在少数。

    尤其魏冉最为高兴,嘴角几乎咧到了耳根儿,连带着脸上那道红印儿更显得狰狞。

    唯一可惜的是——没能抓住那个该死的熊午良。

    不过也没关系!

    等到明年开春之后,冰消雪融,秦国当然可以重振旗鼓,再次攻伐楚国,彻底消灭那个该死的南蛮之国!剁下熊午良的脑袋当夜壶!

    秦国宫廷上下,一片喜色。

    第二次丹阳大战失败以来的阴霾,终于被一扫而空!

    这个该死的楚国,不但打败了战无不胜的大秦铁军,甚至还妄想着将手伸到巴蜀地区……今日,终于败在国尉手下!

    “国尉老成持重,臣老早就觉得此战必胜!”某秦国臣子如是吹捧道。

    “南蛮楚国,不堪一击!”

    “大秦万胜!大秦万胜!”

    “嗟尔芈良,还敢冒犯大秦威严……就算他侥幸逃得一时,明年开春也要取他的首级!”

    “哈哈哈哈!那芈良小儿竟然不战而逃,连王城宗庙都不要了,真是笑死人了!”

    诸如此类的话语不绝于耳,整座咸阳城,都弥漫着快乐的气息。

    咸阳国人更是翘首以盼,等待远征回来的大秦勇士带回来堆积如山的战利品……

    总之,一片欢腾!

    魏冉更是恬不知耻地驱车来到了软禁公主嬴卓的偏殿,在门外笑吟吟地通报了楚国战场的最新进展,重点讽刺了一番熊午良不战而逃的行径……

    最后,魏冉大大咧咧地笑道:“不管怎么说,那胆小芈良就算现在没死,也不过是多活三五个月而已了!”

    “明年开春,他的首级便会被白起将军剁下!”

    “等到大军班师回国,本丞相将会禀明太后,一同为你和白起将军主婚。”

    “白起将军,真乃人杰也——你可不要不识好歹!”

    “想想真是迫不及待呢……”魏冉如是说道。

    嬴卓被困在屋中,头发散乱,窈窕紧致的身躯蕴藏着强劲的活力,此刻牙关紧咬,不发一言。

    心,渐渐沉在了谷底。

    楚国会败,并不出乎她的预料。

    但是……嬴卓握紧手中已经磨尖的发簪,眼神略微发狠!

    若是魏冉把本公主当成软弱可欺、可以随便左右的花瓶,那可就看错人了!

    谁敢踏入此门一步,我嬴卓便教他知道厉害……就算真的抵挡不住,宁愿身死,也不会堕了大秦公主的名头!

    才不是为了那个熊午良呢。

    只不过是本公主不愿意被别人强迫嫁人罢了!

    ……

    秦人的狂欢,大概持续了两个时辰左右的时间。

    期间,太后和魏冉在高兴之后,甚至破例下达了一道命令——今日不禁酒,国人尽可以饮酒庆贺!

    须知秦国变法之后,为了节约粮食,民间一直是严禁饮酒酿酒的。平民若想喝酒,只有在战场上临战之前,或者是立了大功之后,才能小小地喝上那么一小陶碗。

    这道命令一下,整座咸阳城更是欢呼阵阵。

    “大秦万岁!”

    “大秦万胜!大秦不败!”

    秦人的快乐,足足持续了两个时辰……随后,一骑快马,再度飞进了咸阳!

    骑士的装束并不让人陌生——和两个时辰前带来喜讯的第一波传令兵一样,背插羽翎——显然是前线送回军报的斥候骑士……

    好耶!

    难道是抓住芈良小儿了?

    ……

    (衣见:要考试咯~开始学习!佛系更新i

    g)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