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战国:开局一块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1 重生!我是大楚公子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div id="ter_tip">最新rg 大楚,郢都。

    嘶,头好痛!

    没办法,干土木的,总是免不了酒桌上的应酬。

    熊午良捂着因宿醉而疼痛的脑袋,迷迷糊糊地睁开了双眼。

    咦?

    自己正身处于一间装饰奢华的空旷大殿之中。

    大殿正上方,有一个目测不低于二百斤的胖子,身上穿着黄色的华贵袍服,袍服上绣着样式繁复的九头鸟花纹。

    在大殿下面,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正面色庄重地喋喋不休。

    我穿越了!

    熊午良难以置信地瞪大了双眼,脑海里大片大片陌生的记忆汹涌而来,挤得他的头嗡嗡胀痛。

    上面坐着的那胖子,乃是楚国在位的第37位国君——楚王熊槐!

    正是历史上那位著名的楚怀王——那位被秦王嬴稷忽悠到秦国又被扣押、最后客死秦国的倒霉蛋!

    下手处的那位叨叨叨的老者,则是楚国的令尹、楚王倚重的重臣昭雎。

    熊午良的父亲是楚国著名的大贵族曲阳君熊威——也正是楚怀王熊槐的亲弟弟。

    也就是说,自己算是大殿中央那大胖子的亲侄子!

    熊午良激动起来——如此算来,自己也算是战国时期顶级的贵胄了!

    终于成为了被教科书里唾弃的、万恶的封建统治阶级!

    虽然眼前不可思议的一切正在狠狠冲击着生长在红旗下、笃信唯物主义的熊午良的大脑,但是——钟鸣鼎食的生活终于到来了!

    天胡开局!

    但是,熊午良很快就高兴不起来了。

    按照记忆里的一切,楚国因为张仪‘割地六百里变六里’的欺骗,楚王已经因怒而兴兵,刚刚在蓝田、丹阳打了一场大败仗!被秦国斩首了八万!汉中失守!

    这可是著名的楚国由盛转衰的标志。

    眼下的楚国,虽然幅员辽阔,但是受陷于盘根错节的贵族旧势力,再加上丹阳大败导致的元气大伤,马上就要在未来的几年中屡战屡败,最后沦为二流战国。

    熊午良在心中默默换算了一下。

    眼下是周赧王八年,也就是公元前307年。

    距离始皇帝天降猛男,‘奋六世之余烈,振长策于御宇内’也不过六十多年。

    要是自己活的比较长,说不定还能赶上被秦兵从府邸里逮出来,按在囚车里押送到咸阳给始皇帝跳舞……

    虽说细细想来,给这位猛人扭着屁股跳舞好像也不丢人……

    不!很丢人!非常丢人!实乃穿越者之耻!

    身为穿越者,就算不能拳打匈奴脚踏东瀛南平百越东边儿代替哥伦布,至少也要当个盛世王侯享尽人家富贵烟火。

    扭着屁股两年半像什么话!

    ……

    “熊午良,你在想些什么!”一句问话将熊午良从乱糟糟的思绪中惊醒。

    问话的人正是楚怀王。

    熊午良猛然回神。

    一定是自己刚才沉思中的表情过于狰狞,引起了楚王的注意。

    心中立刻忐忑起来。

    要是自己不小心露了馅儿,也不知道两千年前的中原大地有没有类似火刑柱这种驱邪的手段……

    熊午良心惊胆战地胡编道:“呃……回禀大王,方才令尹的话引人入胜,臣闻之激动不已,故而难以自制。”

    “哦?”楚王扭起了眉毛:“你说说看,刚才昭雎都说什么了?”

    熊午良:“呃……”

    这样的表现倒是没有引起楚王熊槐的怀疑,楚王只是暗中叹了口气。

    自己这个侄子,实在是烂泥扶不上墙。

    若不是他爹曲阳君熊威生前与自己兄睦弟恭,这样的纨绔小公子实在是没什么培养价值。

    楚怀王板起了肥胖的脸:“汝父曲阳君在丹阳一战,与秦军血战到最后一刻,以身殉国,是何等的英雄豪杰!”

    “寡人痛惜王弟,想要好好把王弟的独子培养成汝父那样的栋梁之才,这才令你在宫中听政,你怎么如此懈怠。”

    楚怀王狠声训斥道:“你若再不知上进,寡人就要命宫人取出藤条,狠狠地教训你!”

    熊午良摸了一把额头的冷汗,连连称是。

    不过心中,倒也掠过了一丝温暖。

    须发皆白的令尹昭雎笑了笑,对着楚王道:“芈良公子毕竟年少,少年人不懂事也是正常的,大王不必动怒。”

    昭雎转过头对着熊午良道:“公子,老臣方才正在与我王分析当今天下大事。”

    熊午良正襟危坐,表现出了一副认真听讲的模样。

    ……

    见小插曲已经过去,昭雎对着楚王拱手道:“大王,综上所述,我大楚目前最大的敌人,正是北部的魏国和东部的齐国,这两国都与我大楚接壤,不得不防……”

    恰在这时,只听门口一声高宣:“三闾大夫进殿……”

    熊午良立刻打起了精神。

    这位三闾大夫不是别人,正是著名的屈原!

    这位爱国诗人前几年因为变法失败,如今已经被楚王贬黜为三闾大夫。

    所谓三闾大夫,管的是宗庙祭祀。

    对于已经彻底礼崩乐坏的西周诸战国来说,这貌似显贵的职位根本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闲职。

    还不等楚王回应,便见一位全身朴素的大臣大步匆匆地走进殿中,此人看上去不过中年模样,但是头发却已经带了些许斑白。

    屈原冲着楚王深深拱手,声音疲惫憔悴:“臣屈原,拜见大王。”

    楚王刚刚摆了摆手,屈原便转头看向昭雎,毫不客气地道:“楚国的大敌根本不是魏齐之流,而是正在崛起的秦国!昭雎不要误国!”

    熊午良暗中皱了皱眉。

    这屈原的性子如此激烈,难怪后来能写下那篇著名的言辞激烈的离骚。

    楚怀王也明显地皱了皱眉,温声道:“屈子,有话可以慢慢说嘛。”

    老令尹昭雎狠狠甩了一下袖子,歪拧着眉毛看向屈原:“三闾大夫,我看你是患了恐秦症了。那秦国虽然凶顽,但毕竟处于西陲荒蛮之地,被中原诸国视为异类,三闾大夫何至于为之胆寒?”

    昭雎的话,也很不客气。

    多年以来,这屈原和昭雎二人政见不合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

    单是对秦策略上,这两位大臣便意见相左。

    屈原主张合纵抗秦,消灭这个新生的强邻。

    而昭雎主张联合秦国,对抗三晋。

    偏偏在位的楚怀王又是个著名的耳根软的性子。这些年他夹在这两位能力出众的重臣中间,经常被忽悠得晕头转向,时而偏向这个时而偏向那个,对于二人之间愈演愈烈的矛盾也只会和稀泥。

    这也导致这两位楚国大臣之间的关系愈加破裂。

    屈原并不理会昭雎,而是对着楚王拱手道:“大王,秦国变法已有近五十年,秦国国势如日方升,其势绝然非同小可。”

    “丹阳惨败刚刚过去不久,秦军的彪悍战力想必大王仍然记得。”

    “秦国素有虎狼之名,秦人有兼并天下之野心!”

    “我王若不能认清形势,大楚社稷迟早要亡于秦人之手!”

    屈原的话语很不客气,但是楚王倒也没有发怒。

    作为一位君王,他虽然能力庸碌平常,但胜在脾气好,不是那种因言治罪的狂悖昏君。

    楚王皱着眉毛,看了看屈原,又看了看昭雎,显然又陷入了两难境地。

    见楚王不说话,昭雎轻哼一声:“丹阳之败虽然惨烈,但毕竟是由于大楚准备不足,再加上列国掣肘,方才战败。去岁秦军入侵黔中,我大楚不也令彼等无功而返?”

    “三闾大夫如此畏秦如虎,简直可笑!”

    屈原不理昭雎,沉声道:“大王明鉴——如今魏国经历了几次大败,损失了精锐的魏武精兵,也被秦国夺回了河西之地,国力已然大损。”

    “更何况眼下三晋之间摩擦不断,魏国根本腾不出手对付大楚。”

    “而齐国的重心正放在北方的燕国身上,大军云集燕国边境,短期内也不会威胁到大楚。”

    “只有秦国,扩张野心无处释放,一直对大楚虎视眈眈!”

    “臣建议,我王立刻派人出使列国,再组织一次合纵伐秦!”

    楚王扶额,看着这两位大臣唇枪舌剑,感到了浓浓的无能为力。

    这两人说的都有道理,让一向优柔寡断的楚王不知如何决断。

    而且这两人言辞愈发激烈,争辩大事的同时偶尔还夹杂几句人身攻击,看样子几乎要彻底翻脸了。

    正当楚王无计可施的时候,突然看见了一旁正襟危坐、一副认真模样的熊午良。

    好!有救场的了!

    “芈良,你听了这么久,现在寡人要考校一下你。”

    “这二位大臣所说的,究竟谁更在理?”

    rg

    rg。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