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抗战之这个土匪是个兵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六章:真正的心结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一阵香味不受控制地钻进鼻孔,即便是刚吃完饭没多久,也不禁让人垂涎。

    真不知道这小子放了什么作料,这味道就算是在后世也堪称一绝。

    难怪他躲在这里吃独食,想必也是没法量产,厨子的手艺果然不是盖的。

    可即便是如此,天耀此刻也没心情享受美食。

    “你叫李弹子?”

    李弹子见三当家不为手中的绝味所动,连忙放在一旁,双手在身上抹了两下,这才说到,“三当家,其实俺叫李二蛋,俺爹没给俺留个正经名就撒手人寰了。”他说着,眼睛瞟了瞟陈武,“李弹子的名是武哥给俺起的,他说俺弹弓打的准,叫李二蛋还不如叫李弹子有特点。”

    天耀回头看了看陈武,“就你这水平还给人起名,那名是随便起的么。”

    说完,他又看向李弹子,“弹子这名也不咋好,我看你干脆就叫李弹吧,简洁明了。”

    旁边的陈武一脸诧异,心想:你这转变有点打脸了吧,看似咋比我还随便呢。

    不过他自然是不敢把心声说出口的。

    厨子听闻,顿时很开心,在他的概念里,李弹这个两字的名比之前的李二蛋和李弹子都好好听的多。

    “多谢三当家。”他一边点头一边拱了拱手,随后又左右看看,想要找些什么东西作为回报,可是手边除了那串烤家雀再无他物,尴尬的只能作罢。

    天耀没有在意这些,接着说道,“听说你打弹弓没什么方法,全凭感觉,是么?”

    除了厨艺之外,打弹弓是李弹最引以为傲的本事,他脸上不禁现出几分得色,却又因为心中崇拜之人就在眼前,极力地压抑着点了点头。

    天耀看了看放在一边的烤家雀,“这是你刚打的?”

    “恩。”

    “再打两只给我看看咋样?”

    李弹面露难色,“这个……”

    “咋了,打两只给耀哥露一手。”陈武见状,以为李弹胆怯,随即说道。

    他对李弹的准头有信心,所以才在天耀面前及力推赞,可如果这会儿李弹犯了怂,那自己可就丢人了。

    “不是俺不打,可是刚才佐料都用完了,再打也烤不出这个味了,三当家,这个俺还一口没动呢,真的,要不你吃这个吧。”李弹又拿起那串家雀递了过来。

    天耀这才知道对方的顾虑,微微一笑,伸手从家雀身上撕下一块肉塞在嘴里。

    “好吃,人间美味啊。”他不住地点头,随即伸出大拇指,“咱都是兄弟,就算吃过又能咋地。”

    他这话说的暖人心,加上毫不吝惜赞美之词,弄得李弹脸上一红,跟着开心地嘿嘿笑起来。

    “我让你打家雀,是想见识下你打弹弓的本事,走吧,让我开开眼。”

    听天耀这样说,李弹点点头,随后拿起放在窗台上的弹弓,快步走出门去。

    天耀跟陈武跟了出来,在三人面前大约二十米处有一颗矮树,这个季节正值枝叶茂盛。

    李弹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子,在手里掂了掂,随后冲着天耀一笑,紧跟着也不瞄准,扬起手腕拉满弹弓,石子蓦地脱手,“咻”的一声朝矮树飞去。

    只听得“啪”的一声,随即从枝头哗啦啦飞起十来支麻雀,还有一只直挺挺地掉在地上。

    李弹跑过去捡起来,然后回来冲着天耀伸出手掌。

    “打头,一下就死了。”

    天耀低头一看,一只麻雀嘴角渗血,着实是打中了头。

    二十米,一击爆头,还几乎是抬手就打,这种准度和感觉,天耀自知用弹弓他做不到。

    这是天生的对猎物的感知。

    天耀拍了拍李弹的肩膀,“好小子,有两下子。”

    受到称赞的李弹,开心地挠了挠头。

    一旁的陈武十分诧异,觉得李弹此时的感觉不对劲,平日里这小子绝对是个话匣子,无论在谁面前都是侃侃而谈,说话云山雾罩,分不清哪句是真哪句是假,而现在的他,好像是被主人熬好了的鹰,老老实实。

    难不成三当家就有这样的气场?

    天耀自然不知道陈武心里想什么,他继续对李弹说道,“你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射击天赋,如果有把好枪在手,一定指哪打哪,如虎添翼。”

    听到天耀的话,刚刚还满脸笑容的李弹立刻浮现出恐惧的神色,他摇摆着双手,“三当家,俺也就玩玩弹弓,枪炮这东西,俺不感兴趣。”

    “不感兴趣?是爷们就得玩点男人的东西。”天耀说着,从怀中掏出南部十四式递了过去,“给,拿这个开一枪给我看看。”

    李弹一脸为难,可是看着天耀伸过来的手,不接又过意不去。

    他犹豫着缓缓伸出右手,还没触碰到手枪已经开始剧烈地颤抖。

    一旁的陈武捂着嘴偷笑,李弹看看他又看看天耀,终究还是没有接。

    他放下手,恨自己不争气般地低头说道,“三当家,俺跟你实话实说吧,俺……俺不敢开枪。”

    天耀倒也没有强求,他知道欲速则不达,所以将手枪别回了腰间,开口问道,“就因为小时候被炮仗崩过?”

    李弹微微抬起头,唯唯诺诺地看了眼天耀,又快速低了下去,“俺……俺小时候,村子被鬼子屠了,俺爹娘带着俺四处躲避,却还是被抓到。”

    说到这里,他的眼神中流露出惊恐之色,仿佛又回到了那个恐怖的时刻,以至于下颚都在不住地抖动。

    “鬼子把枪塞到俺手里,搬住俺的手指头,然后大笑着,朝着俺爹开了一枪,砰,一团血浆子爆了出来,俺爹的脑袋壳被打穿了,倒在地上再没起来,俺娘为了保护俺,跑过来跟鬼子撕扯,却被鬼子一脚踹倒,用刺刀扎了个对穿。”

    李弹说着,眼睛里已经被泪水填满,终于包裹不住,在脸上冲刷出两道痕迹。

    陈武收起了之前玩味的笑容,一脸严肃,“你小子不是说……”

    他还没说完,胸口就被天耀的手肘重重地怼了一下。

    “那你是咋活下来的。”天耀表情十分沉静,轻声问道。

    “当时鬼子只有零星的几个人,刚好有一伙胡子经过,他们好像很恨鬼子,二话不说,就把鬼子都突突了。”李弹说着,抹了一把眼泪。

    ————————————————

    感谢各位大佬的支持,二两必定继续努力

    PS:劳烦继续挑错,多谢多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