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抗战之这个土匪是个兵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三章:训练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双虎沟山寨。

    王虎跟张忠全虽然做了多年的土匪,但是像这种规模的武器种类和弹药数量,也是第一次见到。

    “怎么样,虎哥,这回就算来个鬼子大队,咱也有能力跟他正面练吧练吧了。”天耀笑呵呵地说着。

    王虎已经高兴地合不拢嘴了,他傻笑着点点头,抓起一把崭新的歪把子,在手里不停地摩挲着,放下后马上又伸手摸向了旁边的九二式重机枪,反反复复,乐此不疲。

    跟他一样的还有张忠全,他名义上是二当家,实则是个不折不扣的管账先生。

    这些年来,黑虎山的家底不薄,一是王虎作战勇猛,带领一众土匪敢打敢拼,确实抢回来不少硬家伙,然而能守得住这份家业也要归功于张忠全的精打细算。

    此时他就好像一个暴富的吝啬鬼,一面开心着,一面操心着。

    天耀看着二人的状态,伸出食指横着搓了搓鼻子,开口说道,“接下来我要开始对兄弟们进行严格的训练,虽然咱们武器装备跟上了,但是如果没有过硬的军事素质和战斗机巧,上了战场一样是炮灰。”

    王虎,“……”

    张忠全,“……”

    二人正专心地把玩着新武器,根本没有理会。

    天耀见状,故意咳了一声,“咳嗯,相信用不了多久,兄弟们就个个能独挡一面了。”

    王虎,“……”

    张忠全,“……”

    依旧无言。

    “嘿!”天耀心里吐槽了一句,随后又开口说道,“在训练过程中,我会选拔优秀的人组建一支特殊的队伍,称之为特种部队。”

    王虎,“……”

    张忠全,“……”

    “这样的队伍只能听命于一个最高指挥,也就是我。”天耀怕二人太专注,特意把声音抬高了一个调门。

    王虎顿了一下,随后看了一眼张忠全。

    对方微微一笑,冲着他点了点头。

    王虎随即回头,伸手拍了拍天耀的肩膀。

    “阿耀,虽然咱们兄弟相识时间不长,但俺知道你是个有能力,重情义的汉子。”他说着,伸手指了指张忠全,“刚刚你说的话,俺们俩不是没听见,而是不想说啥,就是任由你去干,俺知道,在你的带领下,咱们这一众兄弟只会越来越好,所以别说你要组建个啥鸟的特种队伍,就是想当大当家,俺也是二话没有。”他说着,拍了拍自己的胸膛。

    天耀听完,半晌没有答话。

    他看得出来,王虎的这段话发自肺腑,这让他很感动。

    而且这种信任像极了他前世跟战友之间的感觉。

    如果有需要,我的命你拿去。

    不分彼此,肝胆相照,一诺千金。

    这就是他想要的。

    轻轻拍了拍王虎的手臂,又拍了拍张忠全的肩膀,他只吐出两个字,“谢谢。”

    张忠全点了点头。

    但王虎却一把将他的手臂拨开,“兄弟之间,谢个蛋,别耽误俺。”

    随后他又把目光转向了那一架架枪炮之上。

    天耀本想缓一下,之后再多说几句感谢信任之类的话,倒不是想煽情,但毕竟气氛烘到那了。

    谁知王虎却一句话便把这感觉撕扯的荡然无存。

    天耀眨了眨眼睛,咽了下口水,终究没有再说什么。

    ……

    接下来的时间天耀果然开始了他的练兵之路。

    土匪们本来还兴致勃勃,想着可以跟三当家这个牛人学本事,都有些兴奋,但过了一上午就开始叫苦连天。

    以前的他们对枪也有执着,毕竟这是吃饭的家伙,也是保命的利器。

    可是他们却从没想过,想要用好一把三八大盖还有这么多说道。

    “枪是一个士兵的***,在战场上,它是唯一一个可以决定你生死的东西,所以对待枪,要比对待你们家里的娘们还亲。”

    天耀一边巡视着,一边说道。

    此刻的土匪们全都横端着枪,枪口下方坠着一块石头,这位严厉的三当家要求要一直把枪端平,不可以抬高或者下垂。

    土匪们已经练了一个小时,现在手臂酸痛,感觉都快不是自己的了。

    听到天耀的话,一个土匪喊道,“三当家,俺现在还没有娘们呢。”

    “以后会有的。”天耀说着,走到他身边,将那杆微微向下的枪头摆平。

    “三当家,俺不行了。”另一个土匪痛苦地喊着。

    “是个带把的就不能说自己不行,不合格的加罚一个小时,外加不许吃午饭。”天耀威胁着说道。

    他现在在土匪中的威望如日中天,甚至赶超了王虎。

    不仅是因为他的个人能力,更因为他身边有个得力的打手——陈武。

    陈武这小子从来都是谁的面子都不给,一言不合便是拳头伺候,被他打过的人不在少数。

    而现在他的脾气收敛了,那是因为有天耀的约束和管教,不过如果有人不听三当家的话,那就别怪他破戒。

    所以一众土匪就在这种“高压”之下,苦苦支撑着。

    好不容易挨过了托枪练习,中午吃饭的时候,土匪们连拿筷子的力气都没有,一个个哆哆嗦嗦地把食物慢慢放进嘴里,一个不小心就直接怼在了腮帮子上。

    但这并不是结束。

    下午,天耀又开始了枪支拆装演示。

    “我说过,枪是咱们最好的伙伴,所以咱们对他也要有足够的了解,一把枪能够用的顺手,那一定是经过了长期的磨合和练习,而在反复的使用之后,也需要对枪支进行保养和维护。”

    他说着,手上也开始了动作。

    熟练地拉动了几次枪栓,以确定里面没有子弹。

    “一把枪除了枪托、枪管、扳机跟弹仓之外,还包括枪机头、机框复进簧、击锤组件、活塞杆、活塞簧和调节器等等。”

    说话的同时,他用手指顶出枪托固定销,并慢慢向后拉出枪托组件,跟着拉出枪机和复进簧组件,随后用手指顶出枪身中部的下护木固定销,并取下下护木,再取下包含提把的上护盖,按下并转动拔出调节器卡笋,从中取出活塞组件,向前拉动调节器,手指微微用力,向前抽出枪管,随后拉动连接销,抽出枪尾。

    就这样,被拆解的不能再拆的三八式步枪,便以零件的形式出现在众人面前。

    整个过程不超过三十秒,却看得一众土匪目瞪口呆。

    ————————————

    新书还很瘦,弱弱地求个收藏,如果能加几张银票就更好了,二两拜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