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抗战之这个土匪是个兵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七章:双虎沟(四)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这句话好似一声丧钟,直击刘彪的心房,他瞬间觉得自己被杀气包围,再没有半点可以逃脱的可能。

    果然,天耀把枪口对准了他的太阳穴,食指也搭在了扳机的位置。

    情急之下,刘彪再次展示出当年对王虎求饶的姿态,对天耀哀求道,“慢着,英雄,别杀俺,只要留俺一条狗命,让俺干啥都行。”

    若不是不敢乱动,他甚至都要跪下来。

    天耀鄙视地一笑,他之前在张忠全口中便知道这个刘彪没什么底线,如今一看还真是名不虚传。

    “可惜你确实没什么用处。”

    应了一句,天耀再次把枪口往前送了送。

    刘彪知道,如果自己没有拿出什么能让天耀停下来的理由,那么下一秒他的头上就会多一个黑洞,然后一命呜呼。

    情急之下,他恨不得将眼眶瞪开,拼命寻找可以保命的机会。

    正在这时,王虎从外面走进来。

    他本是押着在场的土匪到另外一个地方去集中管理,此时出现在刘彪眼中,便是最后一棵救命的稻草。

    “哥,王虎,救俺。”

    不得不说,刘彪审时度势的能力着实不错,他看得出,天耀跟王虎的关系不一般,而这时能救自己的,似乎只有这位昔日的大哥了。

    不出他所料,天耀犹豫了一下,暂停了手里的动作。

    这更让刘彪觉得自己赌对了。

    他试探着放低了身子,见天耀没有阻止,更是双膝着地,跪着朝王虎爬了过去。

    “哥,救俺,俺不想死,全是俺的错,俺不该占了这双虎沟,当年是俺一时鬼迷心窍,求你念在咱们打小一起长大的情分上,放俺一马吧。”他跪着抱住王虎的膝盖,哭的泣不成声。

    王虎是个重情义的人,见到本就同村,后来又一起多年的伙伴这样央求自己,心顿时又软了下来。

    他看看刘彪,咬紧了牙根,随后又看看天耀。

    天耀摆摆手,“我无所谓的,你来决定。”

    王虎眼神中流露出感激的神色,随后怒目看向刘彪,“彪子,你记住,做人要讲良心,你想要双虎沟,这个我不怪你,毕竟人都是自私的,但你要记住咱是中国人,要对得起自己身上流着的血,你帮小鬼子欺负老百姓,这就汉奸,是卖国贼。”

    “哥,俺知道错了,你饶了俺,俺这就滚下山,以后遇到鬼子我见一个杀一个,俺发誓,绝对不会再做昧着良心的事。”刘彪涕泪皆流,却拍着胸脯打包票。

    王虎深深地呼吸了一下,这才做了决定,“滚吧。”

    刘彪听闻此言,如蒙大赦,他冲着王虎磕了两个响头,“谢谢哥。”随后胡乱地在脸上抹了一把,低头着缓缓站起。

    可是谁也没有看到,在他起身的瞬间,本来一脸央求的表情蓦地褪去,转而换上了阴狠与狰狞。

    他的右手不经意地摸向裤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抽出一把短刀,随后身体跃起,手里的短刀在王虎的右臂上无情地割开了一道口子。

    这一下太过突然,王虎吃痛,下意识地伸出左手捂住伤口,但这却给了刘彪可乘之机。

    刘彪灵活地绕道王虎身后,一脚踢在他腿弯处。

    王虎没有准备,膝盖一软,单膝跪地,身子也矮了下去。

    刘彪抓住机会,用短刀抵在王虎的脖颈处,冲着天耀及其他土匪喊道,“都别动。”

    整个过程不超过三秒钟,双方的形势却马上来了个大调转。

    其实以王虎的身手,本来不可能被刘彪一招制敌,但刘彪打的感情牌,却成功地将王虎的注意力转移。

    在他磕头的同时,王虎已经将头别到了一边,不忍再看,他以为经历这些事,这位昔日的兄弟应该能痛改前非,重新做人,但他哪里想到,这小子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可是就是这样一个疏忽,却导致自己被擒住。

    “刘彪,你个王八蛋,俺好心放你,你却跟俺下黑手,良心被狗吃了么!”他大吼着,释放内心的怒火。

    占据主动的刘彪此时却不再着急,他一改之前的唯唯诺诺,换上了泼皮无赖的嘴脸,“哼哼,良心,能当钱花么,能当枪使么,这个年代,有钱有枪就是爷,俺占山为王,就是要过神仙日子,啥良心,呸,狗屁。”

    此时天耀握着枪指着刘彪,“有话好说,你别冲动。”

    他脸上一副关切的神色,这更让刘彪觉得自己赌对了,这个天耀很看重王虎。

    微微压低了身子,刘彪将自己的身体藏在了王虎身后,“哥,你在哪交了这么个朋友,看来很关心你啊,嘿嘿。”

    王虎看了眼天耀,脸上顿时现出了愧疚之色,“不用管俺,崩了这狗日的。”

    天耀端着枪,却迟迟没有动手。

    刘彪咧嘴笑道,“他不舍得对你开枪,软性子,成不了大事。”他言语里充满着对天耀的鄙视,而后继续说道,“做人就得够狠,小日本能供着俺,俺就帮他做事,捞着好处再去抢别人,管你是平头百姓还是地主豪绅,有好处俺就动枪,钱和女人不就来了。”

    他突然好像又想起了什么,“对了,那个女人你还记得吧,就是个骚货,我后来玩腻了,就赏给了弟兄们,弟兄们玩腻了,又把她卖了,王虎,俺告诉你,想干啥就干啥,这才是快意人生。”

    听到这里,王虎已经怒不可遏,他再也不顾自己,就想跟这个丧心病狂的刘彪拼个鱼死网破。

    就在他想要动手的时候,天耀却开口了。

    “刘彪,你别动,我什么都听你的。”

    这句话明里是说给刘彪,但实则是说给王虎的。

    天耀知道,王虎对双虎沟还有刘彪,多多少少还残存一些感情,恐怕关键时刻,他还是下不去手,所以就跟王虎约定,如果他说出“听你的”这类话语,就是让他按照自己的指令行事。

    危机关头,王虎明白了天耀的意思,虽然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却还是信任地安静下来,不再有多余动作。

    ——————————————

    各位大佬的支持,二两铭记于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