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抗战之这个土匪是个兵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章:借刀一用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来到外面,天耀贪婪地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

    虽然以前在执行任务的时候,他也经历过无数恶劣的环境,但刚刚监狱里的恶臭,还是让他十分不舒服。

    稍微活动了下筋骨,他感受着这个身体,通过刚才几个对付汉奸的动作,他知道这副身体的底子还不错,或许得益于多年打猎练就的体魄,耐力和爆发力还都勉强跟得上自己的意识,只不过还不是巅峰状态,但只要假以时日训练一下就可以了。

    这里说是监狱,其实也不过是个临时的看管所,地处大窝村西南,有些偏僻,所以一般没人过来。

    想来也是,这里本就是个普通的村子,人口也不过几十户,哪里会有监狱,说不定就是崔二为了动私刑而征用的哪家民房。

    此刻,天耀想起刚刚被他打断骨头那人也是村里的无赖,在崔二当了汉奸之后便做起了跟屁虫,崔二也觉得自己独木难支,于是欣然接受了这个马仔。

    是时候给这些残害同胞的蛀虫一些警告了。

    想着,天耀朝着一间土房走去。

    张寡妇是个苦命人,丈夫前些年得了场重病,撒手人寰,留下了一对母子,孩子不过三岁多。崔二当了汉奸后,垂涎颇有姿色的张寡妇,便强行将她霸占了。事后张寡妇有心求死,但想着自己的儿子,只能把苦水往肚子里咽。

    此后,隔三差五崔二便去张寡妇家一次。

    当当当!

    几声急促的敲门声响起,屋里传来崔二那被搅和了好事的烦躁声音,“谁啊?”

    现在还是白天,这崔二还真是不挑时辰。

    天耀想着,本来他只是来碰碰运气,没想到真的找到了崔二,那就顺带手吧。

    吱嘎一声,房门打开。

    崔二提着裤子,有些衣衫不整地站在门口。

    可当他看到来人是天耀,脸上先是一阵惊讶,随后瞪着眼睛骂道,“你他娘的怎么出来了,谁给你的胆子,信不信老子毙了你。”

    说着,崔二伸手摸向腰间。

    可还没等他把手枪拔出来,天耀闪电般地伸手扼住了对方的喉颈处,随后往出一拉,便将崔二拽了出来,跟着鬼魅般地绕到他身后,一手扳住头顶,一手抠住下颚,朝着两个方向同时用力,只听得“咔嚓”一声,崔二的颈骨应声而碎,还没有发出一丝声音,便已经魂归天际。

    天耀一松手,这具已无生命气息的躯体失去支撑倒在地上。

    “啊!”

    一声女子的轻呼声从屋里传出来。

    天耀没有回头,在崔二身上翻了翻,找出几张伪满洲国发行的纸币,也没数,回手系数扔在了屋子里。

    “他不会再来烦你了。”

    随后朝着崔二的腰间摸了摸,抽出一把手枪,拿在手里一看,是一把毛瑟手枪,俗称盒子炮,这种手枪在此时的**应用极广,属于半自动,可以连发射击,算是一把好武器,缺点则是较重。

    不过这对于天耀来说并不算什么,他将盒子炮别在腰间,侧脸朝屋内说道,“有没有破脸盆,擀面杖之类的。”

    屋内没有声音,隔了一会,张寡妇怯生生地扔出来一个脸盆和一个擀面杖。

    天耀拿在手里,另一只手拖着崔二是尸体,朝着外面走去。

    来到村子中心,天耀将崔二的尸体扔在地上,左手拎着脸盆,右手拿着擀面杖,用力地敲打了起来。

    其实早有人看到了这一幕,只不过躲在一边不敢靠近。

    随着“当当当”的撞击声,人越聚越多,也慢慢地围了过来,一边露出惊愕的神色,一边对着崔二的尸体指指点点。

    眼见着人聚的差不多了,天耀清了清嗓子,高声喊道。

    “乡亲们,鬼子打到咱们家门口,张大帅不在了,国民政府又奉行不抵抗政策,实在是苦了大家,我知道,咱们老百姓要生活,不得不低头,故土难离,跑不了打不过,只能忍气吞声。”

    说着,他看了看面前的老乡,从众人的眼神中他看到了无奈。

    “可是即便如此,我们也要坚强,要团结。”他踢了一脚躺在一侧的尸体,“到什么时候,都不能出现残害自己人的杂碎,这种狗汉奸,我见一个杀一个。”

    天耀用威慑的眼神扫过众人,“如果再被我看到祸国殃民的败类出现,我保证,会比崔二惨十倍。”

    虽然乡亲们不知道为什么生活在身边的小子突然之间有了这样的锐气,但是从他的气势上众人看出,他并不是在开玩笑,而且从崔二的身上,也展示了这个年轻人的决绝。

    不过也有人脸上露出了胆怯的表情,天耀知道,他们是真的怕。

    没经历过战乱的人,哪里会知道那是何等的残酷,让人胆怯,无助,不知所措。

    他顿了顿,继续说道,“乡亲们,我不敢承诺太多,但是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我就一定会多杀鬼子,让他们知道咱们的厉害,崔二只是个开始,相信我,我一定要让鬼子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他说的慷慨激昂,渐渐地,乡亲们的眼中也绽放出了光芒。

    天耀暗自点了点头,他的目的达到了,杀崔二,并在众人面前展示,目的是告诫那些心术不正的人,不要再走这条路,否则等待他们的只有死,还有就是在这个被黑暗笼罩的时代,他要让乡亲们看到光明。

    说完,他见不远处一个屠夫打扮的人,手中握着一把杀猪刀,他径直走过去,轻轻丢下一句“借刀一用”,随后抓起刀把,转身走到崔二身边,手起刀落,一下将崔二的头颅砍下。

    “啊!”

    随着众人的一声轻呼,他又将崔二的衣衫扒了下来,随手将头颅一裹,将刀还了,随后消失在了远方。

    村民们似乎还未从刚刚的震惊中醒来,依然有些痴痴地看着远方。

    其中一老者说道,“这人是水生吧。”

    “是吧,从小看着长大的,但总觉得好像哪里不一样了。”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虽然表面还跟往常一样,但潜意识里,却有了些许的变化。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