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抗战之这个土匪是个兵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二卷第一百二十二章:分别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杜月笙登时愣住了,张啸林曾经勾结日本人,其目的好比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然而一带青帮大佬竟然暴毙家中,起初他也猜测是天耀所谓,不过一直没有得到证实,直到今天,他才算是得到了确切的答案。

说起此人,之前杜月笙与之一度也是十分要好,只可惜后来彼此之间的理念分歧太大,故而越走越远,想必如果不是对方已然身死,之后双方也会有一场明争暗斗。

“天先生,谢谢你的信任。”

天耀微微翘了翘嘴角,“不说这些了,这里已经不是久留之地,咱们还是先离开吧。”

听闻此言,杜月笙点了点头,之后众人便离开了杜公馆。

这里有用的东西早就被转移了,说是空架子也不为过。

杜月笙来到外面,回望了一眼自己的住所,长长地呼出一口气,然后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去。

此刻的上海,已经被日本人占据,所以街道上也并不安全。

众人在即将离开上海的时候,突然见到迎面走来一支巡逻的日军小队。

虽然天耀等人穿着的衣服已经换成了百姓的便装,然而杜月笙却还是一袭儒衫打扮。

这引起了鬼子的注意。

“停下,你们是干什么的,要去哪里,有通行证么。”一个鬼子走过来开口道。

天耀连忙上前开口说道,“秋头麻袋,太君,我们是良民,有同行证的。”

只见他变魔术般地从衣兜里掏出一张纸。

杜月笙在他身边看得真切,这不就是之前坂西利八郎给他的那张么,什么时候又回到了天耀的手里。

日本兵拿在手里看了看,然后才还给天耀,“不要乱走,否则地,不安全。”

“明白,多谢太君提醒。”天耀说道。

之后,他们成功地通过了鬼子的检查。

来到了安全的地方,杜月笙才忍不住问道,“天先生,这通行证怎么又出现在你手上了。”

天耀微微一笑,“谢团长他们通过之后,会交还给我特战队的一个兄弟,这是我们之前事先商量好的,就是为了防备不时之需,没想到还真用上了。”

在过程中负责运送这封通行证的自然就是邓来,他的轻功加上躲避的能力,避开鬼子还是可以做到的。

杜月笙不禁感叹天耀手下真是能人辈出。

出了城,也就到了分别的时候。

杜月笙微微有些感慨,“没想到人生中还能认识天先生这样的人,不知道我们此时算不算是朋友。”

“当然!”天耀微笑着说道。

这个回答并不出人意料,然而杜月笙的脸上却没有并没有喜色,反而浮现出淡淡的愁容,“唉,只可惜,还没等咱们更加熟络一些,就要分别了,而且这一别,恐怕再没什么见面的机会了。”

天耀知道杜月笙此行要去香港,两人之后确实很难再见。

“诶,杜先生不必如此,相识即是缘分,保重。”

杜月笙拱了拱手,“天先生保重。”

双方就此别过,分别踏上各自的路。

……

在占领上海之后,日军的下一个目标就是南京。

然而此时的南京守军虽众,却依旧不及鬼子的兵力。

在战力和兵力都不及的情况下,国军却依旧态度犹豫不决,有人赞同撤退,有人赞同坚守,故而导致了之后的一系列事件。

11月20日,南京。

唐生智已经被任命为卫戍部队司令长官,全权负责保卫南京的各项职责。

然而他此时没有看清形势,居然想要死守,殊不知中日双方的战力相差实在太大。

令他没有想到的是,大约二十天后,他还会接到蒋中正的撤退令。

就这左右之间,却害苦了那些士兵和百姓。

司令部,唐生智刚刚与属下商讨了军情,众人离去,他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揉着太阳穴,想要让自己的思维更加清醒些。

正在这时,他忽然听到身后有声音,凭借着军人的本能,他感受到了危险的存在。

然而还没等他做出反应,一直冰冷的枪管已经抵在了他的头上。

“别动!”

毕竟是经历过大事的军人,唐生智依旧冷静。

“你是谁,想要干什么?”

“我叫天耀,出此下策来跟唐司令见面,还望不要见怪。”

来人正是天耀,他虽然语气随和,但行动上却依旧极具威胁性,没有把枪口从唐生智的头顶移开半分。

“天耀?”唐生智觉得这个名字似乎在哪听过,但他此时没有细想。

“说吧,你想干什么。”

“我知道司令接下来要死守南京,而且为了表现决心,似乎还要效仿项羽,做出破釜沉舟的举动。”

听到对方的话,唐生智不禁瞪大了眼睛,他想要回头看看对方的样子,却还是忍住了。

不过内心中的震撼却是无与伦比的。

天耀说的对,他确实准备把一些船只炸毁,表现出死守南京的决心,然而这只是他初步的一个想法,还没有跟任何人提起,对方是怎么知道的。

“你……你是如何得知的,你到底想干什么?”

这当然都是天耀在历史上了解到的,只不过他也不知道,此刻这个想法,唐生智还没有公之于众。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天耀的目的是让唐生智疏散百姓。

“我的想法很简单,作为军人,你们固守这里无可厚非,而且你们也有自己的职责,还要听从上级的命令,可是百姓是无辜的,你不能让他们跟你冒这个险。”

“哼,你这是在动摇军心么,既然我准备死守南京,自然会保证百姓的平安,不会受到日本人的侵扰。”此时的唐生智还是信心满满。

然而天耀听到这些话,却气不打一处来。

你是不知道之后会发生什么,否则还能硬气地说出这种话?

但他当然不能把这些说出来。

“唐司令,你有军人的气魄,这是令人佩服的,但是你到底是哪来的自信,在鬼子兵力战力都强于南京守军的时候,还敢大言不惭地说出这样的话,即便你有必胜的把握,但又怎敢说不会有意外发生,你敢让几十万百姓跟着你承担未知的后果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