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抗战之这个土匪是个兵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二卷第一百一十一章:四行仓库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日军虽然诧异他居然用的是日语,更气愤他说的这些话。

他们把牙齿要的咯咯作响,却又无能为力。

隔着浏河,日军中佐开口道,“鄙人樱井左直,阁下能够用出这样的计策,确实让人佩服,我很希望有机会能够跟你正面一战。”

天耀微微一笑,“这种激将法没用的,跟我正面交战,你不配。”

说完,他大手一挥,带着特战大队缓缓撤离了。

“八嘎!”樱井左直骂了一句,刚刚上岸就损失了这么多士兵,着实让他愤怒异常。

适才他确实是想激起天耀的战意,然而没想到对方竟然根本不上钩。

天耀的目的并不在此,当然不会在这里耽误时间了。

接下来,特战大队直接扎进了淞沪战场,在几次偷袭跟遭遇战之后,虽然也干掉了几千个鬼子,但是兵力的悬殊让天耀也一筹莫展。

没办法,这场战役的结果看来是无法改变了,但无论如何,那些守在苏州河的勇士,天耀一定要保证他们的平安。

十月下旬,国军倍现疲态,大势已去,故而开始撤退。

日军的进攻随即放缓,因为他们知道,阻挡他们的,不过是一道仅存的脆弱防线。

……

苏州河畔,本该是唯美的画卷,此刻却被尸体填满。

这是一场惨烈的战役,国人死伤无数,有战士,有平民。

鲜血染红了河道,腐臭味四散飘开,闻之令人作呕,观之更是犹如人间炼狱。

转角处,一小队日军成战术方队缓缓逼近一个伫立在苏州河畔的建筑,就是那座破旧的四行仓库。

其中一个日本兵朝着身后的队友比了个手势,然后跳出掩体,跟着急速跑动,准备躲进下一个。

可就在这时,一颗子弹“噗”的一声穿透了他的头颅,整个人随之到底。

“注意,有伏兵,快隐蔽。”

其余日本兵见状纷纷躲了起来。

不远处,那座四行仓库里,一个面容冷峻的军人从窗户的缝隙中观察着攻过来的鬼子,手中的步枪枪口,还在缓缓地冒出火药燃尽的烟雾。

他正是此处四百多名守军的最高长官,谢晋元。

“团副,这是鬼子的第三波试探了,派出的兵力不多,但是明显往前推进了不少,要是他们按照这种车轮战的战术打下去,那就是不让咱们兄弟休息啊。”说话的正是营长杨瑞符。

此刻他的眼镜已经碎了一边,镜腿似乎也只是勉强撑着挂在耳朵上。

谢晋元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我看他们并不是想车轮战,而是探一探咱们的虚实,以及驻守此地的决心。”

听闻此言,杨瑞符也露出担忧的神色。

果然,对面的日军用蹩脚的中文说道,“对面的人听着,你们阻挡不了大日本帝国军队的脚步,赶紧放下武器,缴枪投降。”

谢晋元听到这些话愤怒地棱起了眼睛,他拿过一旁战士递过来的大喇叭,开口说道,“鄙人谢晋元,系八十八师五二四团副团长,奉长官的命令,在这里固守防线,你们不用再试探了,即便我们战至一兵一卒,也不会撤退的。”

说完,他便命令士兵,立刻进入防守的态势。

果然,不一会儿,就听见远处传来一阵机车的轰鸣声。

杨瑞符皱眉道,“糟了,鬼子要用坦克。”

作为久经沙场的老将,他们的耳力和目力同样灵敏,杨瑞符话音刚落,就看到不远处缓缓地行驶过来一辆坦克。

临近之后,隐约可以看见那些日本兵全都躲在了坦克的后面,借用这个移动掩体慢慢逼近。

驻守四行仓库的将士顿时紧张了起来,就连杨瑞符的额角也现出了冷汗。

然而随着坦克的靠近,小鬼子竟然一炮没发。

“团副,是不是有些不对劲儿啊,鬼子难道真把坦克当挡箭牌啊,怎么不开炮呢。”

谢晋元想了想,随后看了看身后,似乎明白了什么,他微微一笑,“看来鬼子也不敢贸然开炮,他们倒不是忌惮咱们,而是身后的那些租界,如果一不小心把炮弹打过去,恐怕就不好解释了。”

他猜的没错,鬼子确实对租界里的英、德两国有所顾忌,而且仓库不远处还矗立着一个几十米高的煤气包,如果战火波及到了那里引起爆炸,后果也不堪设想。

故而鬼子并没有草率地用坦克进行攻击,他们想着近一些,保证不出意外的时候再开炮。

然而就在这时,坦克的履带却遭到了攻击。

“砰!”

一击过后,便暂时没了动静。

鬼子没有在意,继续前进。

然而谢晋元却满脸疑惑,他看了看身边的战士,“这是谁开的枪?”

“报告团长,没人开枪!”

谢晋元有些不解,难道这里除了自己的部队,还有其他部队留守?

不会啊,明明师长孙元良只留了自己这些人再次驻守啊,那到底是谁开的枪。

不一会儿,只听得“砰”一声,又是一枪。

日军依旧没有在意,他们觉得,对方实在是低估了坦克的威力,这种步枪的子弹倒不是说完全没有威胁,只不过想要打穿一辆坦克,实在太难了。

不过鬼子一直没有发现,这两声枪响中间的间隔,刚好是坦克的履带转动一周的时间。

他们以为子弹打在了坦克的钢板上,殊不知,这两枪都打在了履带上,而且是同一位置。

“93、94、95,打!”

无论是鬼子,还是驻守在四行仓库里的战士,此刻都没有发现,在他们中间的一栋破旧房屋上方,有两个人已经趴在那里好久了。

他们其中一个用望远镜看着坦克的一步步逼近,嘴里还数着数。

另一个眼睛抵在瞄准镜上,呼吸似乎都静止了一般。

就在一人数完数字之后,另一人手中的枪也同时响了起来。

“砰!”

时间周期相同的三枪,同时打在了日军坦克履带的同一个位置。

坦克的履带可以说是跟坦克底板并称为两大罩门,被这样攻击了三次之后,只听得“哗啦”一下,履带应声断裂,散落在地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