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丹师剑宗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973章 快走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丹师剑宗 !“快走!”凌烈的强风中,陆尘一手拉着肩膀受伤的火车司机就是向着火车控制室而去。毕竟火车要重新回到自己的控制中才能破坏了这些人的计划,虽然不知道
 这计划是什么。
 就在他们快要走到控制室车顶的时候,这边已经是有一个人爬上了车顶,对着陆尘的方向直接就是开了一枪。
 还好这个人并没有站稳身形,再说这车顶上的风实在是太大。直接就是让这一枪给射空了。车顶之上可是没有任何可以遮挡的物体,空空如也的车顶要是陆尘和司机继续待下去的话无疑会成为一个活动的靶子而已。无奈的陆尘再次将司机抛下了车顶,
 来到了列车员休息室之中。原本这里的人跑的跑,死的死,自然是不会有人留下来。两个人顺利的就是躲进了休息室之中。但是并不意味着两个人现在就是安全了,毕竟火车上危险无处不
 在。就在两个人关上连接处的门得时候,这边就是有几个劫匪冲到了休息室的门口之外。
 透过圆形的玻璃窗,陆尘微微瞄了一眼之后,赶紧就是蹲下了身子。因为外面的几个劫匪那都是荷枪实弹的,这门根本是无法抵挡这些人。
 叮叮叮!枪声毫不犹豫的就是响了起来。只能是躲在柜子后面,要不然这些穿透过铁皮的子弹肯定是会取走他的小命的。
 这些劫匪虽然手中有枪,但是没有切割铁门的工具。只能是将子弹倾泻在这面铁门之上。但是现在这些子弹已经是无法对陆尘构成任何的威胁了。“你没事吧?”陆尘安心下来,这才看了另外一边柜子后面的火车司机。这个时候司机已经是坐倒在地上,后背紧靠在铁柜上,鲜血就是顺着他的肩膀流淌了下来
 。
 “我没事。”火车司机脸色煞白,咬着失去血色的嘴唇,还是艰难的说了一句。陆尘知道这火车司机完全就是在逞强,就他那个样子怎么可能会没有事。只能是蹲下身子来,向着火车司机的位置爬了过去,撕开了他肩膀上的衣物。血肉模糊
 的肩胛骨顿时让看见伤口的陆尘倒抽了一口冷气。
 他知道要是不赶紧把伤口处理的话,这边火车司机很有可能因为失血过多休克过去。那么他就真的完了。
 小心的在列车员的车柜中翻找一些可以用的东西,不过却是只找到了一些衣服和一瓶酒之外倒是没有其他的任何东西了。虽然陆尘没有经过什么急救的培训。但是电视上的电视剧倒是看多了,酒这种东西可以消毒,索性就是拿着酒倒在自己的手上洗了洗手,又是将一件衣服用酒给
 浸湿了。
 “你忍着点!”陆尘看了看火车司机,说话的时候已经是将用酒浸湿的衣服直接就是按在了这个火车司机的伤口之上。
 “啊!”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就是响了起来。虽然这火车司机先前是从部队里面退役下来的,但是他可没有受过任何的枪伤,更别说这般的让别人用酒来清洗伤口。
 没办法的陆尘只能是将另外的一件衣服塞到了这个人的嘴中,让他把声音降到最低。又是避免他因为疼痛过度而咬伤自己的舌头。
 终于在陆尘轻轻的擦拭下,伤口终于是露出了原来的面貌。陆尘就是准备用自己的手指头将这个射进司机身体之中的子弹给清除出来。
 却是没想到这个时候,刚才两人进来的链接控制室的门并没有关上。从车顶上走过来的人这个时候已经是来到了门口。听到动静的陆尘只能是再次站起身来,还没等从车顶上爬下来的人站准身体,这边陆尘直接就是一脚将这个人直接就是踹下了火车。来人瞬间就是消失在了黑夜
 之中根本没有人发现他的身影。
 防止再有人来骚扰这边的事情,陆尘只能是将这道门也是给死死的关上了,还不忘用东西挡住。
 重新回到司机的身边,这边的司机却是已经将塞在口中的衣服给拉了出来。大口的喘着粗气,显然这个时候伤势已经是非常的严重了。
 陆尘微微皱眉,现在要弄出子弹已经是刻不容缓的事情了。赶紧就是抓起衣服来准备再次的塞进这个司机的口中。
 却是没想到这个司机直接就是伸手挡住了陆尘这个动作,对着陆尘就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不用了,你不要管我了,赶紧自己跑吧。”微微缓了缓神的司机冲着陆尘无奈的笑了一笑。“那怎么行,我好不容易才把你救下来,怎么可以让你就这么死去,放心只要把你肩膀上的子弹挖出来的话,你就没有事了。”陆尘却是依旧把眼神锁定在这个司
 机肩膀的伤口之上,随时就是准备动手。“不用了,现在我们都是困在这里,他们冲进来是迟早的事情。你还是快点跑吧,要是他们冲进来的话,我们两个都是不能活下来。再说你也不确定,这子弹从我
 身体里面取出来就没有事了。”司机将手搭在陆尘的肩膀之上,勉强的挤出一个微笑来,不想这个时候连累这个陆尘。
 “你不要说话,我先帮你把子弹取出来!”嘭,一声闷响。车厢连接处的铁门这个时候随着撞击的声音晃动了一下。显然这个铁门恐怕是经受不住这种撞击的,只要再过几下,那几颗螺丝松动了。那么他
 们这群劫匪冲进来只是时间的问题。
 “走!”司机咆哮了一句,就是一把将陆尘给推开了。
 陆尘倒是没想到这个司机会这个做,一个身体不稳就是跌坐在了地上。愣愣的看着眼前发火了的司机。
 嘭!又是一声闷响。另外的车门口也是聚集了一些持枪的劫匪,开始用蛮力想要把这些大门给撞开。
 显然这个时候两个人已经是成了瓮中之鳖,陆尘不由的就是瞄了瞄那边紧闭的窗户,知道唯一可以跑路的地方就是那窗口了。
 “我们先从这里出去再说吧!”陆尘也没有时间再去取司机肩膀上的子弹。只能是撞开玻璃的窗户,就是先托住司机的身体,让他爬上车顶再说。
 可是刚把司机托出窗口,这边司机却是被人一脚直接就是踹了下来。身体顿时就是一半在车窗外,一半在车窗里面。倒是对方也是派人看住了这节车厢的车顶。司机感觉着车外的强风,把自己的头发完全的吹乱。而这个时候已经是有人直接用枪口对准了自己的胸膛。不用想只要车顶的人一开枪。这边司机那只有死一种
 可能。陆尘这边抓住司机的双腿,让他的身体不至于掉出火车。但是这个时候他也是透过窗户,看到了伸出来的枪头。知道对方要是开枪的话,这边司机完全就是成了
 一个靶子。没有想太多,陆尘直接就是一掌拍在这个司机的鞋底之上。双手放开了抱住的双腿。司机直接就是被陆尘一掌给轰出了火车之外。
 呼!一道强风,这司机瞬间就是消失在了陆尘和持枪劫匪的眼前。一下就是被夜色给吞没了。
 劫匪愣愣的看着身后的夜色,不知道这个司机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会突然之间就是被人从车内推出了车外。而还没有等他把事情给完全的想清楚,只觉得自己的脚一下失去了控制。整个身体也是失去了重心,一个踉跄就是滑了下来。这一滑不要紧,直接就是从车顶之
 上滑了下来。陆尘趁着对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没有去考虑这个司机的生死问题。毕竟他现在也是非常的危险,索性就是快速的伸出手去,一把就是抓住了这个劫匪的脚
 踝,用力一拽就是将他从车顶之上拽了下来。解决了这个人之后,陆尘就是快速的爬上了车顶。倒是没想到这车顶之上居然还有另外一个人。另外一个劫匪这个时候正在注视着另外一边的窗户,显然防止陆
 尘从另外一面的窗户之中逃生。陆尘也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就是上前去一脚踹在这个人的膝盖之上。让他瞬间身体就是失去了平衡。半跪在了火车的车顶之上。陆尘又是用手一个横扫,直接
 就是手肘撞在这个人的脑门之上。劫匪闷哼了一声,就是一脑袋栽下了火车。被黑夜给吞并了!
 就在陆尘解决这车顶上两个人的时候,这边车门外的人也是直接将车门给撞坏,冲进了车厢之中。显然在车门外他们已经是看到了陆尘从车窗外逃跑了。
 冲进来的几个人,第一件事情就是拿起枪来,对着车顶就是漫无目标的扫射了起来,瞬间就是几个子弹孔出现在车顶之上。让夜色透过这个孔从外面洒了进来。嗖!一刻子弹直接就是擦着陆尘的手臂而过,在他的手臂之上划出一道伤痕来。陆尘赶紧就是一个跳跃,就是高高的跃了起来。飞身到了另外的一节车厢之上。等他回头看的时候,刚才所在的那节车厢的车顶已经是被射成了一个筛子。陆尘擦了擦额头的冷汗,没有再做任何的停留,继续的奔跑了起来。显然他要做到的
 事情只能是跑起来。不过他并没有继续向着车头那边跑去,毕竟唯一的司机已经是不见了。那么他就没有去火车车头的必要了。再说对方也是知道自己有什么打算,那火车车头的位置肯定是重兵把守,那么自己去的话肯定就是去送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