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丹师剑宗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409章 你出来一下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周末姚伟和女朋友出去过二人世界,而只留下了一个陆尘留在宿舍之中。

    昨天陆尘辗转反侧,总是睡不着,看来这余尚迁只是表面功夫做的足。

    而这宁珊似乎还不知道这余尚迁真正的一面。

    自己是不是该跑过去揭穿这个余尚迁的真面目。

    转头,陆尘又是想到了昨天姚伟的忠告,这个姚伟虽然看上去没有个正经的样。

    不过陆尘却是知道他一定不会害自己,而看他昨天诚恳的模样不像是开玩笑。

    他的忠告自己绝对要听。

    左也不是右也不是,陆尘为这个事情可是伤透了脑筋,即便是吃了颗脑神丹他也是分析不出来。

    毕竟他不知道这宁洪泽的性格,城府,也不知道这宁珊的打算和性格,所以他根本分析不出来。

    “滴滴!”

    这个时候手机却是响了起来。

    “喂?”

    “陆尘,你出来一下。”

    “班长什么事。”

    “有事!”

    直接干脆的两个字,蓝沁直接挂断了电话。

    走出男生宿舍楼,这蓝沁已经早早的站在了门口,而她的身边不是别人正是和自己结下梁子的李铭轩。

    “陆尘!”

    这个时候蓝沁也是看到了陆尘。

    李铭轩一抬头也是看见了陆尘。

    “李铭轩,我们的约定你是不打算遵守了是吗?”

    陆尘一间李铭轩还傻愣愣的站在蓝沁身边就是一阵怒吼。

    “我又没输干嘛要听你的。”

    李铭轩打起嘴仗来一点都不逊色。

    “你小子是不是皮痒了。”

    陆尘举着拳头就要打过去。

    李铭轩自从上次在阳台之战后对于陆尘还是有些后怕的,一个人撂倒拿木棍的三个人,就是木棍打在他的身上都应声而折,可见这陆尘身体的强悍程度。

    “好,算你小子有种,我们青山依在,绿水长流。”

    哧溜一声这李铭轩就是消失在了陆尘的眼前,好汉不吃眼前亏,自然李铭轩自认为好汉,打不过这陆尘跑总会的。

    “谢谢你,没什么事了,你回去吧。”

    蓝沁直接对陆尘招了招手,那是示意他从眼前消失。

    “喂,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

    这个时候陆尘不干了,自己急匆匆的从五楼跑下来就是用来吓跑李铭轩的工具。

    被人利用也罢,偏偏是个这个蓝沁利用他有些不服气。

    “那好,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吧。”

    蓝沁没有理会这陆尘。

    “今天我是赖定你了。”

    陆尘很有范的直接上前就是拉住了蓝沁的手,蕴藏在内心的怒火终于爆发出来了。

    “无赖放手。”

    “我就不放!”

    陆尘真的就和蓝沁给杠上了。

    “好,随便你,你只要不后悔就好。”

    “我一个大老爷们有什么好后悔的,我又不吃亏。”

    也是自己摸着人家的小手,怎么说也是自己占便宜。

    现在是蓝沁走到哪里,这陆尘就跟到哪里,两人是一路坐着公交车从城西郊的大学城坐着公交车来到了城东郊的一片农村。

    “你该不会带我去你家吧。”

    陆尘知道这蓝沁的家就在城东郊,自然想到这蓝沁不会是带自己去家里吧。

    “是啊,我要回家,是你自己要跟来的。”

    “这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

    “我没买东西,就这样去见你父母我岂不是很没面子,虽然丑女婿总要见公婆。”

    这个时候陆尘还不忘开起玩笑来。

    “你不用买了,我父母不在家。”

    蓝沁倒是一脸认真的说道。

    “不会吧,你还真当真了不成。”

    “有东西收有什么不好。”

    “你厉害!”

    算是真正的被这个蓝沁给折服了,这蓝沁的脾气果然是名不虚传啊。

    穿过一道青苔铺路的小巷,总算走进了一间老旧的四合院,这个老宅全都是木质结构,看来有些年头了,看样子这蓝沁就是住在这间老宅里。

    “弟弟,姐姐回来了。”

    这个时候蓝沁向着漆黑的木屋里面叫了起来。

    “你还有给弟弟我怎么不知道?”

    倒是陆尘从来没有听蓝沁提到过自己的弟弟。

    不多时一个和自己差不多高的男孩走出了房间,那鼻孔上正挂着长长的鼻涕,外泄的嘴角也是有口水流淌出来。

    一看这个人就是个傻子。

    难怪这蓝沁一直没有提过自己的弟弟,原来他的弟弟智力不健全。

    这件事就是家丑,谁会愿意和外人说呢。

    自然一向品学兼优,同学中的佼佼者,老师手上的宝不会将这件事情说出去。

    “你的脑神丹真的有用。”

    莫名其妙这蓝沁说了这么一句话。

    “你该不会把我的丹药给你弟弟吃了吧。”

    “是的,吃了你的丹药之后,他真的正常了一个小时。”

    陆尘倒是没想到这脑神丹还能够治愈智障。

    不过毕竟这脑神丹是有药效的,想要完全根治智障根本是不可能。

    “你没带他去看看吗?”

    “看了,没有办法的事。”

    陆尘想想也是,一个男孩在家里的地位远远比女孩高,父母怎么让蓝沁上大学而不让儿子治病呢。

    看来这个真的是无药可医。

    “你还有没有药。”

    “没有了。”

    这几天零零散散的已经将所有的脑神丹都是卖光了,而且又是被姚伟敲诈去几颗。

    本来就是脑神丹的销售淡季,陆尘没有存货在身上。

    “这样吃脑神丹也不是办法啊。”

    陆尘知道,这脑神丹的药效虽好,就是自己省去人工费,这一天24小时24颗脑神丹也要百来块钱。

    看着蓝沁的家境绝对付不起这么多药费的。

    何况要想这个人继续正常下去,那就得不停歇的用药。

    “你能不能炼永久药效的。”

    “不能,起码是现在不行。”

    陆尘知道要练就永久药效的脑神丹自己必须达到大丹师的水平才能把最低等的三种药变成永久药效,现在凭着自己的丹徒的修为只能将这些低等级的药效提升到三小时。

    “你父母去哪里了?”

    “我父母出门打工去了,要为我赚学费,要给弟弟赚医药费,他们真的很辛苦。”

    想到一年都没机会回家的父母,蓝沁第一次流下了眼泪。

    平常在陆尘眼前就是强横的蓝沁居然也有这么艰辛的生活背景。

    而现在的眼泪让他知道为什么蓝沁要在外人面前装成强人的感觉。

    “如果你能治好我的弟弟,我什么都愿意做。”

    这个时候蓝沁摸了把脸,将泪水擦拭干净,很是诚恳的望着陆尘,她知道现在只用陆尘能够救自己的弟弟。

    “你别这么说,我虽然不是什么大英雄,但是我能做到的我一定会帮你。

    现在真的我是没有一点办法。”

    陆尘说的不是假话,依着他现在的水准真的治不好这个病。

    “你是不是不相信我的话,好吧,我可以先答应你为你做任何事,只要你救我弟弟。”

    没想到一向倔强强横的班长在陆尘面前变的诚恳起来,甚至更多的是央求。

    “你是不是喜欢我?”

    “没,没有的事。”

    蓝沁这么一说陆尘差点呛到自己。

    “难道我不好看吗。”

    “没有的事,不过性子太强硬了些。”

    陆尘倒是老实的说出了自己心里的话。

    说着蓝沁居然慢慢的解开了胸口衬衫的纽扣,一颗,两颗,三颗,直到落到肚脐下最后第二颗口子。

    陆尘有些呆住了,这是要干什么?

    这个时候他都能隐约的看见蓝沁那不俗的胸围,以及那白色的胸衣。

    “咳咳,你把衣服穿好,没说不治来着。”

    陆尘尴尬的咳嗽了一声,赶忙打断蓝沁继续下去。

    蓝沁似乎没有要停止的意思,已经将上衣衬衫的所有纽扣给解开了,唰一声就上将胸口的衬衣扒了开来。

    “哎呦喂,我的姑奶奶,你别这样,我受不了了。”

    陆尘总算看清楚了人家上半身,不过他真的救不了这蓝沁的弟弟,这无功不受禄,陆尘快步就是走了上去,将身后的衬衫再次披回到了蓝沁的身上。

    温柔的将她胸口的扣子慢慢的系了回去。

    “我不是不救,而是要等一段时间,我也不知道这时间会是多久,不过我可以尽量提供一些脑神丹给你。

    置于你要献身什么的我也不阻碍你,但是要等到你弟弟全好了,我也受之无愧不是。”

    陆尘道貌岸然的讲了起来。

    “谢谢你。”

    蓝沁居然用感激的目光看着陆尘,不知道她是谢谢这陆尘答应帮她弟弟,还是谢谢他没有让自己献身,亦或是谢谢他温柔的把自己的纽扣给系了回去。

    “不过没想到班长你也有c啊!”

    “你说什么?”

    这个时候蓝沁有点没回味过来。

    “好你个陆尘,看我不打死你。”

    说着就是抄起了最近的扫帚向着陆尘抽了过去。

    “我错了。”

    看到蓝沁变回原来的模样,陆尘会心一笑,这样才是真正的蓝沁不是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