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空间小悍女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64章 文试 武试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这个呢?”

    “金银花,清热解毒、消炎退肿,对痢疾和各种化脓性疾病都有效。”

    “那这个呢?”

    “平车前,清热利尿、清肝明目的功效,可用于治疗目赤肿痛、痰多咳嗽等疾病。”

    ……

    南宫安珊又道:“一般的风寒,一般该怎么开药?去旁边的桌子上,给我写出来。”

    二人听话的去写了。

    半晌后,南宫安珊拿着他们开的药方看了看,点了点头,又继续出其他的题目。

    她一连问了二十多个问题,见他们也全都可以回答出来,脸上很是欣慰。

    这两个弟弟果真是没有辜负她的希望,短时间内居然就可以掌握那么多的知识。

    南宫安珊又分别给了他们两本书,一脸认真地道:“既然各种草药你们都已经掌握了,也知道怎么开药,算是入门了。”

    “但是你们现在开的药,都是根据书上记载的药方背下来的。真正的病人,可不会按照书上讲的来生病。”

    “他们很多时候,不止有一个症状,比如说风寒的时候伴随着其他的疾病,这就需要你们需要掌握其他的知识。”

    “我现在给你们的书,是关于脉象和针灸的,先自己看看,把能背的都背下来,从今天开始,每天晚上我会用一个时辰的时间解答你们的疑问,并且教你们一些我认为可以教的知识,知道了吗?”

    二人点头:“是。”

    至于南宫瑶,南宫安珊也只是问了一下她的功课,也就没说什么。

    身为她的妹妹,年龄又还小,她不要求南宫瑶有什么成就,她只需要做好她的妹妹,南宫家的二小姐就行了。

    时间很快就到了四月二十那一天。

    因为文试是上午举行,南宫安珊和南宫修便一起先送南宫盛去考试。

    南宫修见二哥进去考试,他也忍不住紧张起来。

    南宫安珊打趣道:“三哥,你紧张了吗?”

    南宫修也不怕没面子,很是诚实地点了点头:“对,那里面居然有五个人监考,丞相还在里面坐镇,我现在庆幸极了,幸好我走武试,要不然我肯定会紧张死。”

    “三哥,你可不能紧张。你下午的考试,可不止五个人监考。到那个时候,有很多的考生也会观看你的武艺,你要是失误了,可能以后就不能当大将军了。”

    南宫修一怔,着急道:“但是我今日是第一次考试,我肯定会紧张的。”

    南宫安珊有些无奈,三哥毕竟比二哥小两岁,确实是没有二哥那么稳重。

    “三哥,你到时候放宽心吧,只要发挥出你的正常水平就行了,要是实在不行的话,大不了就走阿爹和大哥的路,从小兵做起,到时候你一样可以当将军。”

    对啊,大不了他就从小兵做起。

    这只是一次考试而已,成功正常,失败也正常。

    南宫修想清楚后,笑着摸了摸头,“阿珊,谢谢你,我明白了。”

    “嗯。”

    二人又在门口等了一会儿,南宫安珊就听里面传来收卷的声音。

    没一会儿南宫盛便出来了。

    见二哥眉头紧皱,她就知道今日的问题肯定不简单。

    南宫安珊宽慰道:“二哥,别灰心,就算没有被选上,也没关系,家里有钱,一样可以让你逍遥自在。”

    南宫盛笑了笑,“好,二哥听你的。”

    武试在下午举行,南宫安珊在皇宫有住处,便带着两位哥哥去神殿后院吃了午食,让他们休息了一会儿,再去武试地点。

    他们到的时候,演武场已经有很多人。

    靳笙笙今日也过来了,看到南宫安珊带着两个哥哥过来,纠结了一会儿,还是不敢阴阳怪气地说话。

    京城版阴阳怪气三人组之一的张夫人今天也过来了。

    张夫人和自己儿子说了几句话,见儿子点头,便和他一起朝南宫安珊走去。

    张夫人母子二人行了一礼:“拜见神使。”

    南宫安珊淡淡道:“二位也来了,张公子也来参加武试?”

    张夫人笑着道:“是啊。”

    “哦。”

    南宫安珊应了一声,便没再理他们。

    气氛一时尴尬下来。

    张夫人之前阴阳过南宫安珊,此时她又有求于人,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开口。

    张公子着急地张夫人使了一个眼色。

    张夫人无奈,只好硬着头皮道:“国师,听说今日您的父亲是主考官?”

    “对啊。”

    张夫人突然一脸祈求道:“国师,那您肯定是知道今日要考什么吧?不如您先告诉我们吧。您放心,我们不会让你白帮忙一场,以后您有什么事,我们一定万死不辞。”

    南宫安珊就知道他们没安好心。

    今日的比试是朝廷举行的,她要是敢泄题,估计就算皇帝原谅了她,朝臣们也会对她不满,以后她就别再想做国师了。

    南宫安珊脸色瞬间就阴沉了下来,“想让我做坏事,然后手上被你握住把柄?你做梦!”

    张夫人没想到她拒绝的那么干脆,低声解释道:“国师,我没那个想法,我就是想让我儿子被选上,以后有个正经事做,您就帮帮忙吧。”

    “不可能。身为国师,身为主考官的女儿,而且你还和我有过节,我是疯了才冒着毁了前途的风险帮你。”

    见南宫安珊油盐不进,张夫人母子没办法,只好走了。

    临走前,张公子张仁义狠狠地瞪了南宫安珊一眼。

    南宫安珊毫不客气地讽刺道:“眼睛不想要了,我可以亲自给你挖下来。”

    张仁义一怔,讪讪地走了。

    其他想要和南宫安珊套近乎以此得到题目的人也都歇了这个心思。

    国师虽然小,但是脾气是出了名的不好惹。

    他们还是不要再去自讨没趣了。

    没过多久,武试就要开始了。

    周副将来到演武台的正中间,看着下面的考生和考生家属,高声道:“各位,欢迎大家来参加今日的武试。今日要考核的项目,分为五轮。”

    “第一轮,考核射箭。第二轮,考核马术。第三轮,考核武艺。第四轮,考核耐力。第五轮,考核兵书和兵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