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神诡世界,我被女儿上交镇魔司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二十三章三幅画面,邪道外派拜月教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天醒之路发生的事情,很快传遍了东洲内外,各个大大小小的人族派系。

    蜀山尽管处于大元州,但司徒涯也迅速得知此事,并且告知了白玉京。

    历届以来,天醒之路从未出现过失联的情况,此般变故的产生定有问题所在。

    玄机子准备从远方赶回东洲,而姜老则火速派人联系崆峒山老天师,要借用观天仪,看看天醒之路内的情况。

    已经离开般若寺,赶赴烛夜氏的陈玉,正坐在轿宇当中,忽然收到了来自于白玉京的玉简信息。

    当即眉头皱起时,掌间开阖鬼术波动,企图通过留在陈洛璃身上的巫塔印记,追寻气息。

    但鬼术施展时,却遭到了一股莫名力量的干扰,完全将天醒之路和外界隔绝。

    “何方妖魔竟有这等本事?”

    陈玉紧皱眉头,从隔绝的波动上,感知到了未知的神秘力量。

    天醒之路与外界失联,的确有东西在从中作梗。

    黑雾空间中,祭祀女王再度睁开沉寂的双目,若有所思说道:“我记得,天醒之路是人族圣地。”

    “在很久很久以前,就已经诞生在武荒大陆上,祭祀们掌握了进入其内的法门,流传至今,供给后人修炼。”

    “但对于天醒之路的由来,祭司们却始终没有找到起源,像是鬼斧神工天地铸就,又像是某位存在开辟的。”

    话语落下,陈玉陷入沉思。

    无论怎样,现在最重要的是恢复天醒之路与外界的联系,探查清楚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

    他不再犹豫,继续施展鬼术,尝试突破那未知力量的桎梏,联系到陈洛璃。

    与此同时,东洲八荒范围内,各大派系纷纷出动,连忙赶赴儒院,商讨此事。

    而在大元州,崆峒山藏经阁内,一位老先生驻足庞大的观天仪面前,神色凝重。

    他满头白发披肩,不知活了多久岁月,本该是布满皱纹的脸庞,但却容光焕发,形似孩童。

    他便是当代道派巨擘——楼春秋。

    兴许在境界程度上,他无法做到亘古枭雄,但在道派要术的领悟上,却是诸多道门都无法超越和比肩的。

    这座庞大的观天仪,便是崆峒山为数不多的至宝之一,具有观测天象,算术因果,窥探岁月的作用。

    经由儒院姜老的传信,他已经知道了天醒之路的变故。

    此时徐步走动,指尖拨弄不断,催动着观天仪,紧接着便有法相开阖,在上空方向缓缓显露一副画面。

    其内,正是天醒之路的景象!

    小世界中,苍穹昏沉,大地黑土,四周皆是流动着可怕的邪祟波动,肆意翻滚在八荒范围。

    楼春秋看见这般画面,心中不禁咯噔一声。

    天醒之路作为人族圣地,向来以无尽纯粹灵气着名。

    最大的特征,便是里面不具备任何邪祟力量。

    可是现如今,画面中所展露的景象,却是完全颠倒了过来。

    不仅邪祟升腾,那无尽纯粹的灵气,也流逝大半!

    “有脏东西侵入了天醒之路?”

    楼春秋面容沉重,再度大袖一挥,使得画面一转,出现了另外的场景。

    黑风嘶吼时,邪祟暴动。

    一位身披红袍的人士,率领着大量戴着面具的强者,徐步踏空而走。

    他们手中皆是握着一个葫芦,从葫芦中不断飘散雾气,影响了天醒之路的规则。

    所过之处,灵气都为之消陨,甚至连草木的生机,也被瓦解。

    “这是……”

    楼春秋仔细盯着那队异士,从衣着服饰来看,隐约间想起了什么,不禁心神再度一沉。

    武荒大陆浩渺如烟,广袤无际。

    东洲作为这片大陆上的领地,几乎汇聚了所有人族主流派系,包括附近大元州,以及其他几个小州。

    在岁月变迁历史下,早已浑然一体。

    可在东洲范围之外,却仍然有一些派系剑走偏锋,修行邪道外派之术。

    楼春秋记得,这方异士应该名为拜月教。

    和人族主流派系不同,拜月教修行邪道,在他们当中有信仰图腾。

    换句话来说,这已经和人族脱离了干系,成为了另一种异类。

    崆峒山有过拜月教的记载,但甚是稀少。

    只能知道拜月教主是一位极其强大的存在,其教众体系庞大,底蕴深厚。

    行事风格诡端莫测,和鬼殿如出一辙。

    楼春秋无法理解的是,为什么拜月教忽然出动,侵入了天醒之路内。

    略微沉思时,便很快拿出通信玉简,将这则消息传达给儒院姜老。

    紧随其后,他再度大袖一挥,拨弄画面。

    在涟漪四起时,眼中的景象第三次产生变化,赫然出现了一座庞大的凋塑!

    “这是什么地方?”

    楼春秋紧皱眉头,他不记得天醒之路内,还有这样一座凋塑。

    依稀可见是位古老存在,且眉心之处烙印有三颗星辰印记。

    在凋塑的下方,还有大量石碑矗立,分别刻画着晦涩的文字。

    此时此刻,正有诸多拜月教众,盘膝坐在凋塑附近,口中念念有词,像是在施法。

    紧随其后,楼春秋又看见他们前方位置,居然捆绑了数十名人族天骄!

    “岂有此理!”

    楼春秋大怒,白眉狂舞。

    他并未在那数十名天骄当中,找到东洲派系子嗣,想来是其他地界的人。

    但拜月教如此行为,肯定不止这一处。

    他们究竟想要干什么,目前无法探寻丝毫头绪。

    可继续按照局势发展,天醒之路内诸多人族天骄,都会遭遇不测。

    现在唯一的办法,便是全力打开天醒之路的桎梏。

    思衬再三后,他清喝之音传荡崆峒山:“紫袍以上的长老听令,即刻随同老老夫赶赴东洲儒院!”

    事态紧急,刻不容缓。

    拜月教在天醒之路内肆意妄为,置人族天骄性命于危难之中,无论目的何为,都必然引起派系公愤。

    话语说出,只见观天仪震动,随着他大袖挥起,缓缓升腾,离开了藏经阁。

    放眼崆峒山各个方向,皆有紫袍长老急掠而来,共计二十多名。

    如今东洲内部传来的消息,皆已被他们悉知,当下没有任何废话,纷纷爆发真元,撑起观天仪,随同楼春秋奔赴东洲。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