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神诡世界,我被女儿上交镇魔司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一十六章太阴神不再庇佑五方鬼氏!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夫人,稍后与你再聚。”

    陈玉轻语出声,眼眸看向满脸符文缠绕的摄政王,有缕缕杀意缭绕。

    十二年前,这个鬼道人物发动了烛夜兵变,搅乱了烛夜内部正常秩序。

    夜薇作为嫡系长女,受到牵连。

    在被带回族内过后,便开始了长达十年的禁闭,在最近两年内,又遭到了软禁。

    从赵吏的口中,他又再度得知,这个摄政王居然要将夜薇,作为祭祖圣典的祭品,献祭给茅山太阴神!

    如果不是因为夜薇的身上,残留着自己的气息痕迹,恐怕现在已经化作了一堆白骨,神魂归入茅山。

    此仇不报,陈玉枉为丈夫。

    而摄政王也明显察觉到,有一道满含杀意的目光,正在无情的盯着自己。

    他心神泛起寒意时,再度催动烛夜图腾,让茅山太阴神的庇佑之力,更为狂暴起来。

    “神兵位列,听我号令!”他大吼出声,滚滚爆发邪祟气息。

    那背后黑压压茅山部众虚影,此刻面无表情时,齐齐踏出一步,卷动万般风云。

    依仗太阴神的力量,他相信可以为之一战。

    而苍穹上空十万酆都山部众,此刻已经齐齐起身,目光冷冽爆发气场波动。

    长戟横开,轰然杀将而下。

    漫天虚影卷动,酆都山和茅山的力量,产生了激烈碰撞。

    五方鬼氏族的人满目震颤的望着这一幕,神色苍白万分。

    与此同时,四名王侯一步跃出,瞬息降临摄政王头顶上空。

    大掌横压,泛着冷冽波动,六劫天尊程度的力量,当场崩灭了摄政王护体罡气。

    他勐地抬头,烛夜图腾疯狂燃烧,咒语的催发达到了极致。

    “鬼罗神影!”

    一声清喝传荡,从周身凝幻四道太阴庇佑之力,与其产生雷鸣轰击。

    四位王侯却是神色不起半点波澜,如果是真正的太阴神虚影降临,他们的确奈何不了摄政王。

    但这庇佑力量,并非不可破。

    有四面铜镜刹那祭出,引动天地邪祟之力,形成四道毁灭光束,齐齐轰在了那摄政王展露的鬼罗神影上。

    凭借自身六劫天尊的战力,以及至高鬼器的发动,那鬼罗神影体态狂震时,不过片刻时间,就被无情撕裂。

    力量遭到瓦解,摄政王的神色带起一抹慌乱和惊骇。

    六劫天尊的实力,不说已经超过了他,甚至都超过了烛夜氏顶尖底蕴。

    那古老铜镜,似乎还是某种不可言状的至宝鬼器。

    所导致他施展的术法,根本承受不住!

    轰隆隆—

    雷鸣震响,大地深陷三丈之下,摄政王头顶降临无匹威压,夹带着毁灭性的杀机。

    体态遭遇重击时,嘴角已然溢出了血迹。

    勐地抬头,双目密布惶恐。

    他很清楚,自己根本不是这四位六劫天尊的对手,哪怕燃烧了烛夜图腾,施展了太阴神庇佑之力,也还是不够!

    当下一咬牙,念头疯狂之余,蓦然划开掌心,厉吼出声:

    “九幽阴灵,泣血鬼神,以族血躯,奉为白骨,三生三世,永入茅山,请太阴临!”

    声音嘶吼,传荡八荒。

    瞬间使得烛夜图腾化作了一片漆黑,天地涌动起无边鬼神波动。

    场上所有烛夜氏族人,包括山骑等等,全部出现了血肉消融的局面。

    他们面色大变,心神泛起了无尽恐惧。

    “王上!”

    回头看去时,摄政王盘膝而坐,形貌可怖。

    掌间合十有血意疯狂催动,他赫然是要献祭全场所有族人,以此来换取太阴神崇高庇佑之力!

    连带着青鸟,以及夜枭十六世,纷纷出现了血肉消融的局面。

    白湘王和墨婆婆见此一幕,神色撼然。

    这术法的施展,整个五方鬼氏族,都只有一次机会。

    那是在遭遇灭族危机的时候,方才可以动用的力量。

    太阴一出,神魔皆跪。

    正是因为它是最终底牌,所以需要的代价,也是极其沉重而不可挽回的。

    很快,天象变幻,有无色无相的一股至高意念,缓缓降临整个祭祖禁地。

    森罗,恐怖,不可凝视!

    正在搜集离魂珠原料的白玉京和月魁,处于禁地的另外一个位置,此刻皆是感受到了古老意念的全面覆盖。

    他们神色皆有动容,仿佛全身陷入泥潭。

    无论是真元,亦或者是邪祟本源,通通停止了运转。

    “这……这是那太阴神的意志?”月魁童孔剧缩,很快发现了这股力量的由来。

    人间鬼神之力,是无法想象的,那是上古时期,与人族祭祀处于同等级别的可怕存在。

    而眼下,正有其中一位,要凝聚出意志!

    “师兄那里发生了什么,竟然产生了如此动静?”白玉京心神泛起寒意。

    当赵吏归来复命时,他们一行人就分开行动了。

    此时此刻,阴罗之影全面覆盖。

    摄政王仰天狂笑,宛如陷入癫疯。

    “请太阴临!”

    风云嘶吼,渐渐显露一道遮天蔽日的无相虚影。

    看不清具体面貌,但却有难以形容的威压,降临寰宇世界,直让全场五方鬼氏族的人,瑟瑟发抖,匍匐跪地。

    而被献祭的诸多山骑,以及夜枭十六世等人,血肉消融的速度越来越快。

    直至苍穹之巅,太阴神意志终于彻底凝聚。

    陈玉坐在暗金轿宇当中,眼眸清幽望着这般局面。

    第二个邪祟本源体的全数吸收,已经让他这具鬼体分身,达到了六劫天尊的地步。

    但与之带来的,却不仅仅是实力境界,还有更多的本命神通,以及解脱的局限性。

    食指轻弄,刹那发动了六天罗术。

    轰!

    苍穹虚相展露,他的真容同样凝聚。

    左手持灯,右手持旗。

    漫漫黑暗笼罩,和太阴神的无相之影分割天地两半。

    有童孔开阖,宛如星辰日月,漠然望着陈玉的无间真容。

    从此刻开始,这方战场成为了两大鬼神之间的争锋。

    天穹撕裂,大地沦陷。

    茅山太阴神的意志,首次降临,和先前献祭阵内的场景,自当完全不同。

    他望着陈玉的无间真容,有空玄神音晦涩响起,属于古老音符,无人能懂:“此方鬼氏,受吾庇佑。”

    “酆都君,可愿就此罢休?”

    陈玉坐在暗金轿宇内,眼眸清幽一片。

    同样嘴唇轻启,传出古老音符:“他必须死。”

    简单一语,却表明了酆都山君主的强硬态度。

    茅山太阴神沉默了少许,他自当看出了陈玉的状态,眼下只是一具鬼体分身。

    当年爆发全面妖魔战争时,不少鬼神都波及其中,但酆都山却底蕴不减,始终是一方庞然大物。

    哪怕此刻的陈玉,不知因为何等原因,只是一具分身,他也不愿意产生任何冲突。

    很简单的道理,今日他庇佑了摄政王,他日酆都山便和茅山,有了不可化解的恩怨。

    这个代价,实在太沉重。

    想到这里,便有了抉择。

    苍穹日月童孔微闪,再度传出古老音符:“终有一日,酆都君与吾,都会迎接她的位临,酆都山与茅山,不应敌对。”

    晦涩言语传荡,让陈玉眉峰微微一挺。

    她?

    黑雾空间内的祭祀女王,于此刻蓦然睁开双目,静静望着茅山太阴神的无相虚影。

    从这句话里,她得到了非常重要的信息。

    她,还会卷土重来!

    陈玉眯起双眼,尚未追问。

    只见茅山太阴神的虚影,便有了消散的迹象。

    陷入癫疯状态的摄政王,还想着太阴神能粉碎眼前所有敌人,额头烛夜图腾,却忽然化作一缕缕烟气,消陨世间!

    “这……”摄政王愣在原地,还未明白发生了什么。

    与此同时,白湘王和墨婆婆,皆是感觉到自己体内,有东西正在流逝。

    天象崩溃,虚影扭曲消散。

    有一道空玄之音,泛着苍老,从天外传来:“自即日起,茅山不再庇佑五方鬼氏。”

    一语落下,宛如晴天霹雳,使得摄政王以及白湘王和墨婆婆,皆是五雷轰顶般,满目不敢置信的站在原地。

    “为……为什么?”摄政王勐地抬头,双目血丝密布,仰天嘶吼时,心神陷入了无边恐惧。

    太阴神,居然不再庇佑他们了!

    并未收到任何回应,茅山力量全数消失,包括那些部众虚影,纷纷化为烟气,荡然无存。

    整个祭祖禁地内,七十二座献祭坛,也在此刻产生了龟裂,随即迅速腐朽下去。

    连带着古老的本源力量,全部流逝!

    青鸟和夜枭十六世失去的气血,尽数归还。

    他们大口喘气时,同样在天际那一道话语中,被震撼的无以复加。

    原本以为茅山太阴神意志降临,会使得局面发生扭转。

    可万万没有想到,这反而使得五方鬼氏族,丢了太阴神的庇佑!

    “为什么啊!”

    摄政王狰狞嘶吼之音,依然在传荡。

    最大的依仗离去,将他置于万劫不复的境地,意味着所有的挣扎,都失去了意义。

    “你毁了我们!”白湘王和墨婆婆反应过来时,已是睚眦目裂,恨不得冲上去,将摄政王挫骨扬灰。

    太阴神收回庇佑,简直比放逐还要可怕。

    因为一个夜薇,导致整个五方鬼氏族承受了如此代价,这和族统断绝又有什么区别?

    酆都山十万部众矗立,此刻清冷望着摄政王。

    四位王侯一句废话没有,已然踏空欺身而来,掌间轰鸣,拍的摄政王仰面喷血,体态颤栗。

    他再度掀起自身五劫天尊战力,想要负隅顽抗,逃离这里。

    可在全场封杀下,这无疑痴心妄想。

    波动轰鸣肆意,四王掌间无情暴扣,撕了他的双臂,扳断了双膝,更有古老阵法开阖,囚禁他的神魂。

    当凄厉惨叫响彻时,一场肃清也开始了。

    他麾下所有心腹强者,遭到了九门提督的屠杀。

    陈玉平静望着,并无任何心绪起伏。

    其脑海当中,依然回想着之前茅山太阴神所说的话语。

    “这个她,便是造成你们所有祭祀,通通失踪的原因吧?”陈玉低语。

    黑雾空间内,祭祀女王有些许沉默。

    当年一战,出现了极大的变故。

    那位存在,的确导致了祭祀纷纷消失人间。

    可她并不能言说,因为这也涉及到,祭祀的隐秘。

    而且酆都山当年并未参战,很多细节都不知道,也没有和那位存在,正面发生冲突。

    她反问道:“你会和茅山太阴神一样吗?”

    阵线不同,意义也就不同。

    陈玉几乎没有任何迟疑,澹然回道:“酆都山永远是酆都山,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掀起黑暗动乱。”

    陈玉的宗旨很简单,这也是人间祭祀们,没有将酆都山正面放在敌对力量上的原因。

    若是人族容不下酆都山,无法共存,势必要将酆都山铲除。

    那么陈玉也不会有任何犹豫,直接率众下山,掀起黑暗动乱,来一场属于他的上古祸乱。

    可事实是,人间祭祀们明白这个道理,始终没有侵犯酆都山的领域。

    祭祀女王听罢,眼眸泛起异样光泽,仿佛重新认识了一番,这位至高无上的酆都君主。

    “你的修炼,何时完成?”她再度轻语问道。

    早在先前,她已经了解到,陈玉的本尊躺在棺材里修炼,此刻显露的,只是一具分身。

    让她感到颇为惊异的是,明明在上古时代,陈玉就已经那么强了,为什么还要转世再修阳道。

    当修行完成时,陈玉又会强到何等地步,他这样努力的缘由,又是想做些什么。

    “取决于这具分身,能带来多大的价值。”陈玉回应。

    两大邪祟本源体吸收,加快了本尊的修行,缩短了很多时间。

    但这并不足以,完成整个修行历程。

    祭祀女王懂了,于是说道:“我能帮你,但你也要帮我,之前的交易还未完成。”

    陈玉微微颔首,他自当不会毁约。

    抬头时,外面的肃清已经接近尾声,宁小娥飞奔而去,眼里闪着泪花,扑进了夜薇的怀里。

    她们这么多年没见,一定有很多话要说。

    “君主,这人怎么处理?”轿外有低沉话语响起。

    伴随着摄政王的凄厉惨叫,已经沦为阶下囚,其神魂被关押在盒子里,上面搭着面目恐惧的头颅。

    “葬进炼狱。”陈玉轻声回道,语气泛着丝丝冷意。

    这个人软禁了夜薇十二年,还发动了烛夜氏内部变故,导致夜薇的人生一落千丈。

    他绝不会让其好好活着,也不会轻易死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