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惊!她能穿梭时空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百二十二章 小青玉失踪了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林婉挽收起医药箱,对身边的林孟博低声道:“工坊出了安全事故,从账上支十贯钱,当做对孩子父母的补偿。”

林孟博本来也对哀嚎的一家子动了恻隐之心,可一听林婉婉竟然要从账上支十贯巨款赔给人家,顿时就不同情了,反而立刻道:“为什么?这是他们自己没看好孩子,关我们工坊屁事?为什么我们工坊要赔钱?”

林孟博属实不理解林婉婉的思维逻辑,照他看来,要不是死的是个可怜的孩子,换一个人,他们林家庄还得倒找别人赔钱呢!

新开张的工坊,还没过一个月,就有人死在了这里,晦气不晦气!

林婉婉蹙眉道:“这件事确实是我们工坊的安全疏漏,我早该提醒你们的,收棉花时绝不能让小孩子在这里玩,太危险了。赔给他们是应该的,不冤。我们只是赔钱,孩子可为此丢了一条命。”

“这——”林孟博梗住了,但没有继续反驳,“好吧,我会处理好。”

工坊里,林婉婉是大股东;家族里,林婉婉是乐安乡君。她的话在这里就是金科玉律,必须要听。

哪怕对方叫自己一声兄长,自己也不能真的就托大啊,心里得有数。

林婉婉看着眼前痛不欲生的一家子,心里叹了口气,有点自责。

六七岁的小孩子懂什么呢?这些大唐鄮县从来没有见识过棉花的土着农民又懂什么呢?

这一切都是林婉婉没有宣传到位,她本该早就想到的。

一个六七岁的孩子如果卖身为奴,在人牙子的手里也就只值两三贯钱,除非能跳过中间牙人直接卖给贵族,那就能卖个四五贯了。

现在林氏工坊的人提出愿意给孩子家长十贯钱的救助费,这令失去孩子的一家顿时伤痛小了一些。

钱不能救回孩子的命,但钱能抚平家人的些许伤口。

后续的事,林婉婉没管,全权由林孟博负责了。

她现在就想着赶紧把小青玉拎回家,不能再由着她待在工坊玩儿了。这小家伙也渐渐开始顽皮了,可不敢让她玩疯了。

只是当她开始找小青玉时,才发现更大的噩耗来了——小青玉失踪了!跟着小青玉的贴身小侍女蓉蓉也不见了!

棉花的收购事宜立刻被喊停,林家庄和林婉婉府上所有人倾巢而出,对整个林家庄和林氏工坊进行地毯式搜索。

林婉婉一想到也许小青玉也被埋在了某处棉花堆的深处,手脚冰凉、窒息而亡,她就感觉心跳要停了。

在遇到小青玉的一年多时间里,她经历过小家伙生病时彻夜难眠地照顾她,也经历过一早被小家伙尿得水漫金山的尴尬事,而更多的是小家伙抱住她软软糯糯地撒娇卖萌。

小青玉不仅仅是林婉婉捡回来的养女,不仅仅是让林婉婉无痛有孩这么简单的事情。

她是林婉婉自己选的家人,是她情感的寄托,是外公外婆相继离开她后唯一一个全心爱她的人,是她在这世上最大的羁绊,她不敢想象小青玉发生意外之后的事情。

关于林氏工坊突然停止收购的事,还在排队等着的人一片哀嚎,但又毫无办法。

不过大家都不知道真正的原因是什么,还以为是意外死了个孩子,要做法超度一番呢。

毕竟有枉死之魂的地方,确实应该请道长来驱驱邪。

就在众人无奈地打算三三两两散开各回各家时,林家庄的人忽又追了上来,粗暴地对他们的板车进行大搜查。

无论是有没有卖掉棉花的,大家全部都敢怒不敢言。

林家庄的海民得罪不起,贵族乐安乡君更是得罪不起!

然而粗暴地搜查后,什么收获都没有,小青玉凭空消失了,与她一起消失的还有萧以熏。

萧以熏的消失也令林婉婉产生了不好的联想。别看萧以熏浑身雪白,看着弱不禁风,可她绝对不是省油的灯。

萧以熏会不会武功林婉婉不好说,但是她很擅长用毒和迷药是一定的,经常看到哑女去山上给萧以熏采色彩斑斓的蘑菇。

连她也一起消失了,会不会有什么阴谋?

但她的两位奴仆都在,也正火急火燎地寻她,而且以大唐贵族娘子的尿性,头发都不会自己梳的人,出门无论如何都不可能不带贴身婢女的。

莫非,她不是主动消失的?是有人把她掳走了?她又会不会跟小青玉正在一起呢?

掘地三尺都没有能在各棉花库房里见到小青玉青紫的身体,林婉婉心里忍不住安慰自己,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

起码小青玉绝不是被棉花“吃”了,只要是被人带走,还是有很大的概率平安无事的。

她们家的富贵全鄮县皆知,如果有铤而走险的人想掳走小青玉换点钱,也是可能的。

在现代都有绑架勒索之事,没有摄像头也没有各种高科技追踪技术的大唐,又怎么会没有这种事?

她还是太掉以轻心了,平时去小溪镇都让云裳寸步不离跟着小青玉的,可是在林家庄里面,因为都是族人,就放松了警惕。

最近收棉花,来的基本都是全鄮县最穷之地的农民,人员庞杂,不好管理。

所谓穷山恶水出刁民,谁知道里面有没有混着心思叵测之人呢?

小青玉在林家庄,就跟在自己家院子里一样放松的,会着了道并不奇怪。

但是她身后跟着的动物军团里,还是有好几个战斗力颇强的啊,比如农村三霸之一的大白鹅、天空中的王者海东青、山中捕猎好手猞猁,如果有人对小青玉下手了,这三位“护卫”怎么会没反应呢?

林婉婉真是越想越头疼,越想越心乱如麻,感觉逻辑怎么都不对。

“让阿菁把海东青唤下来,找了这么久都没找到踪迹,肯定是没用了。”林婉婉揉着头吩咐了一句。

“喏。”

林婉婉快步走回书房,取出便签条,给萧翀发出了求救信。

这种时候,肯定要借助官府的力量。一向都听说萧翀破案如神,希望他这次真的“如神”。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