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惊!她能穿梭时空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百十八章 分手一地鸡毛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吴飞岳的微信立刻追了过来:小雪,想不到你是这样的人。我们在一起同居难道你不用承担房租?既然你都要分手了,以前为你花的钱为什么不肯还我?

    韩晴雪:我清清白白跟你一起三年,从少女变成现在这样。还为你吃了宫外孕的苦,你有脸说得出这种话吗?

    吴飞岳:你当初是少女,我也是少男,大家都是初恋,我们是平等的,为什么你要物化自己?我们在一起同居难道你没得到快乐?又不是我强迫你。宫外孕是你自己身体不行,又不是我的问题。

    韩晴雪:呵呵,你无耻起来真让人刮目相看。

    吴飞岳:到底谁无耻?我没想到你是这么计较的人,房租水电我只让你摊一半,以前的开房费也是一半。这样你还想赖账,你好意思吗?果然女人进入社会了就学会拜金。

    韩晴雪看着吴飞岳发进来的微信,被气得无话可说,直接拉黑了对方。

    没一会儿,吴飞岳的电话打了进来,韩晴雪直接按掉,反手又是一个拉黑。

    对于这位前男友,韩晴雪是彻底寒了心,感觉一腔真心喂了狗。

    只是韩晴雪想就此跟吴飞岳江湖不见,对方却没这么好说话。钱没有要到手,他如何甘心。

    当天夜里,他就回到了出租房里,当时韩晴雪正在喝她妈妈给她熬的补身的乌鸡银杏汤。

    这还是韩晴雪的妈妈第一次见到吴飞岳,只是万万没想到,对方竟然不是来请罪,而是来要钱的。

    “这十几天房子都是你们在住,凭什么还要我付钱?”既然已经撕破脸,吴飞岳自然不会再对韩晴雪母女俩客气。

    跟韩晴雪同居了一年,其实他早就有些腻了,现在摸着她的腿就好像摸自己的腿一样没感觉。他也就是没有遇到白富美可以选择,不然早劈腿了。

    在他自己的眼中,他是个身高一百八十四公分、长相帅气的绩优股,值得更好的。

    像韩晴雪这样意外怀孕还搞成宫外孕的女人,身体太差了,以后他肯定是不能跟她结婚的。

    他求复合不过是因为暂时没有更好的选择,凑合下,有个女人陪着总比空枕好。

    可是没想到韩晴雪竟然如此不知好歹,那么大家算清楚帐,各奔东西就是了。

    双方各执一词,很快就在小客厅里吵了起来。

    “哎呀我个暴脾气!咋会有你这样的东西?”韩晴雪的妈妈气得直喘粗气,忍不住伸手打了吴飞岳两下,被吴飞岳反手掐住了脖子。

    “你干嘛!放开我妈!”韩晴雪扑了过去帮妈妈,直接被吴飞岳一胳膊推开,腰撞到了鞋柜上,疼得半晌没说出话来。

    这种老式的楼房,隔音奇差,屋里的动静很快就引起了邻居们的注意。

    隔壁一对老夫妻邻居开门出来一看,发现对屋在打架,顿时吓得关上大门,拿出小灵通给负责这一块的派出所民警打了电话。

    警察来时,双方已经休战,只是仍在为了钱争吵。

    吴飞岳当着警察面直接说:“我们已经分了,她还不肯自己付房租。”

    “我马上就搬走了!”韩晴雪崩溃地喊了一句。

    “那你也得把之前的房租先还给我!”吴飞岳也吼了一句。

    “好了,好了,都别吵了,大晚上的扰民,再吵都跟我回局里去冷静冷静。”

    听到要被带走,双方这才止战。

    处理这种事和稀泥经验丰富的叔叔,已经驾轻就熟。见冲突消失了,警察叔叔就跟同事推着吴飞岳一起离开了。

    大晚上的,刷刷手机不开心吗?他们不想加班!

    到了楼下,警察叔叔叮嘱了吴飞岳一句有事好好协商,不要再吵架,然后就走了。

    至于双方的经济纠纷,警察叔叔不管,让他们自己上法院打官司去。

    人散了,韩晴雪一秒也不想在这待下去。当场下单货拉拉,跟韩母两个人连夜搬家。

    反正新的地方已经找好,钥匙都拿到了,本来最多也就在这里再住两天。

    “你看看你,找的什么男人啊?”韩母是一边搬家一边数落。

    韩晴雪一声不坑,只管打包。

    “你别碰,刚动了手术才几天,给我一边坐着休息。”韩母抢过女儿手上的包裹,不让韩晴雪干活。

    韩晴雪怔怔地坐在一边掉眼泪,暗自发誓她不会给钱的!就为了一口气,她也不会给吴飞岳钱!要给,也是他给自己医疗费和误工费!

    第二天上班时,众人见了韩晴雪肿得像核桃一样的眼睛,吓了一大跳。

    林婉婉听到韩晴雪已经搬到了新租的房子里,挺为她高兴。不管怎么样,摆脱了渣男就是件值得庆幸的事。

    “如果之后有需要,就去找谭律师帮忙,别担心费用,公司付了年费。”

    当然要是打官司的话,肯定还是需额外付费的,只是这一点,林婉婉就没说了,她估摸着韩晴雪根本也不想走到打官司一步。

    “今天你工作不急的话,就早点回去休息吧。刚动过手术,多注意休息。”

    韩晴雪被林婉婉的关心感动地又想哭了,但是她并没有早退,很快就调整好情绪,投入到了工作中!

    老板这么好,她一定要努力工作!爱情是不可靠的,只有工资和事业才最可靠!

    韩晴雪的事,对于林婉婉来说,就是“奇葩新闻照进现实”的感觉,不过,影响不大。

    这件事的后续,林婉婉没有再听韩晴雪提起过。

    大约是因为之前的事,闹成了公司里其他同事茶余饭后的八卦闲话,令韩晴雪学会了沉默是金。

    一个本来开朗逗趣的东北姑娘,之后好一段时间都很沉默寡言,使得整个办公室气氛都没那么欢乐了。

    林婉婉也没有主动再问,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要过,这是韩晴雪的私事,只要不影响到工作,林婉婉就没理由一直去过问。

    飓风前收起来的棉花,大家已经晒了许多天。工坊正式运作起来,就要开始收棉花了,林婉婉的心思不在现代。

    (本章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