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惊!她能穿梭时空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百十七章 不用赔偿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韩晴雪满脸落寞道:“我不想跟他多纠缠,他要多少都给他。”

    林婉婉暗暗摇头,道:“如果你不差钱,确实可以大方。但你现在预支工资赔给对方,接下来的三个月你的房租、生活费打算怎么办呢?考虑过吗?”

    韩晴雪闻言一下子萎靡了,她其实就是心里憋着一口气,赌气般地想预支了工资甩男友吴飞岳的脸上,看他愧疚和后悔的模样。

    但实际上,对方既然从一开始就记好了账,并且还发了过来,那就说明对方早已做好了心里准备,怎么可能还愧疚和后悔。

    那些所谓破镜重圆、玩追妻火葬场的套路,恐怕是只存在和影视剧里。

    “你妈妈现在回老家去了吗?”林婉婉又问了韩晴雪一句。

    “还没,她不放心我。”韩晴雪叹了口气,“这段时间跟我男友吵了好几架,他现在搬去跟他的哥们挤在一起。我妈妈要我跟他分手,因为我住院手术期间的费用,我男朋友一分都没出,我妈很看不上。”

    “那你现在住的还是你们同居的房子,这房子跟房东的租房合同是你签的,还是他签的?”

    “他,都是他。”韩晴雪叹了口气,“我妈妈帮我另找了房子,这个周末就搬。不管未来怎么样,反正我爸妈是不允许我再跟他同居了。”

    “嗯,这样也好的,还是得听你妈妈的话。”林婉婉赞同道。

    有件事韩晴雪没有实说,她妈妈何止不让她再跟吴飞岳同居啊,根本就是不想让韩晴雪继续留在甬城,想着让她直接离职,一起回东北。

    “哎,遇人不淑。老大,我可真是瞎了眼!”韩晴雪懊恼地自责了一句。

    “别多想这些,你刚动完手术,身体很虚,负面情绪也影响健康的,身体可是你自己的,别给自己留下后遗症。”林婉婉劝解了几句,然后转入正题,“这样吧,我一会儿把公司合作的律师信息发你,你向他咨询一下具体情况。”

    韩晴雪点头道:“好的,我咨询一下,谢谢。”

    “嗯。你咨询好后,如果觉得还有必要要赔钱,到时候再打预支工资的报告上来,我签字。”

    “好!谢谢老大,我明白了!”

    韩晴雪退了出去,林婉婉翻出谭清辉的微信,推荐给了韩晴雪,然后她简单把事情跟谭清辉提了一句,并告诉他这件事的咨询费可以跟公司结算。

    谭清辉倒是很快回复了语音过来,告诉林婉婉只是小事咨询,不收费,包在年费里了。

    如此自然更好,林婉婉感谢了对方一句,就不再管这件事了。

    这本事是韩晴雪的私事,林婉婉是出于对女孩子的同情,以及对员工的援助,才提了这个建议的。

    之后无论韩晴雪打算如何处理,林婉婉都不问再管。

    如果韩晴雪还是决定要赔钱给前男友,那不过就是预支三个月的到手工资,约一万六千五百元。只要打了申请,林婉婉也不是不可以融通。

    这点钱,对林婉婉来说是小事了。

    韩晴雪一回到座位上,就收到了林婉婉推荐过来的律师微信名片。

    她无心工作,迫不及待地点开微信加人,对方一直没反应,她才只好心神不宁地投入工作中。

    快到下班时,林婉婉先离开了,韩晴雪终于收到了谭清辉好友通过的消息。

    韩晴雪:您好,是谭律师吗?我是甬唐公司的小韩,有些私人问题想请教一下,不知是否有空?

    谭清辉:说说看。

    韩晴雪:我跟我前男友在闹分手,我宫外孕,他因为没钱付手术费被我妈电话里骂了,就没来看我。而且他今天还忽然给我发来一份恋爱三年的各类账单,要求我偿还,我该不该还他?

    谭清辉:具体需要看过账单再做分析,方便转我看看吗?

    韩晴雪:好的。麻烦您咧!账单jpg

    焦急地等了一会儿后,谭清辉的微信语音电话打了过来。

    韩晴雪怕影响同事,拿起手机走到基本只有她在用的摄影棚,关了门接通语音。

    “您好,谭律师,麻烦您了。”

    “小韩是吧?你发的账单我看了,问你几个问题,关于房租这一块你们可有任何的书面约定要共同承担吗?”

    “没有,快毕业的时候他直接找好的搬进去的,而我是毕业后退了宿舍才过去跟他一起住。房东也只联系他,水电房租我都不管,平时就是家里买菜水果之类我来开支,一般早晚我都自己做饭。”

    “好。这样的话,我建议你可以不用支付费用。

    他列举的这些支出,没有任何贵重之物,无论有没有发票支持,都属于恋爱中合理范围内的一般性赠与。该部分赠与一旦将财物交付,赠与立即生效,非法定情形赠与人不得撤销赠与。

    你们同居的房租,你倒是可以跟他协商酌情支付。法律上是对你有利,他并没有任何书面证据,证明你们约定了房租共同承担,这部分也可以看作是恋爱中的合理赠与。

    另外你还可以向他提出因为这次宫外孕导致的医疗费、营养费、误工费等等赔偿。

    只不过基于你们同居行为是双方自愿,在宫外孕这件事情上,他实则并无过错。

    法律上,对于宫外孕的意外结果,你们需要共同承担责任。也就是说,他最多只需要承担一半的费用。”

    “好的,我明白了,谢谢谭律师。”

    “不客气。有需要再联系,你没拿以结婚为目的的彩礼,也没收贵重物品,完全不需要虚他。”

    跟谭清辉打完电话的韩晴雪,心里却也并没有多轻松。

    虽然她可能在法律上不需要赔他什么钱了,可她这三年真情实感的付出,还为此宫外孕流产了一次。

    这种身体和心理上的伤害,是永远无法弥补了。至于她闺蜜说的什么青春补偿费,更是想都别想,吴飞岳不来倒找她要青春补偿费,就算他们好聚好散了。

    沉默许久之后,韩晴雪给吴飞岳发去了一段回复,明确告知他自己已经咨询过律师,不需要赔偿他任何东西。

    如果他还要来纠缠,那么法院见,这一次的宫外孕医疗费和误工费证据,她都会保留好。

    (本章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