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惊!她能穿梭时空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神奇的玉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赤日炎炎似火烧,残阳浓烈如血。

    林婉婉穿着层层叠叠的古装,在屏风边站得有点久,脑袋热得晕乎乎,哪怕大厅里有中央空调也无济于事。

    她忍不住摸了摸左腕上冰凉的玉镯,感受片刻的清醒,这是外婆去世前留给她的念想。戴上后,她就没有摘下来过。每当不开心或者不舒服时,她都喜欢摸一摸玉镯。

    “时间到,轮到我来站岗了。婉婉你再等我半个小时,等会我们一起回去,顺便给你结算工钱。”

    此时一道清丽的声音打断了林婉婉的思绪,说话的正是她的校友陈瑾瑜,她们俩轮流在这一块屏风前卖颜值站岗。

    “好。”林婉婉活动了一下脖颈,往售楼大厅边上去了。

    这一次的楼盘活动,是陈瑾瑜与主办方对接。一天的工钱有六百,陈瑾瑜作为中间人抽成一百。活动一共举办三天,今天已经是第三天。

    这类兼职活动说起来全靠卖气质和颜值,天生丽质的林婉婉吃这一碗饭,倒也合适。只是这工作不稳定,不适合全职。

    但对于刚刚失业又被赶出住所的林婉婉来说,在找到新工作之前,她得靠此吃饭。

    拖着疲惫的步伐,林婉婉走出了售楼大厅,只是刚出去就见到两个满脸硅胶感的人,气势汹汹地直奔她而来。

    凭着直觉,林婉婉感受到来者的不善,当即一转身,换了方向,朝梧桐树绿化景观走。

    “狐狸精!你给我站住!”来人之一伸出涂得通红的指甲,气愤地指着林婉婉,“你这个破坏别人家庭的小三,我今天非打死你不可!”

    林婉婉懵逼了,我,小三?搞错了吧!

    但是她很快就反应过来,不管对方是不是认错人,自己绝不能在售楼中心跟人起冲突的。否则搞砸了人家的这场活动,她的工钱就别想拿了!而且还可能影响陈瑾瑜跟她以后的合作,那怎么行,她现在可是她的衣食父母。

    想到此,林婉婉立刻抓着裙摆往马路的方向跑起来。

    从售楼中心到外面马路,有一百多米的距离,种满了挂着营养液的梧桐树。林婉婉从树道边跑,倒不算引人注目。只是身后追上来的那两女人着实泼辣,一边追,一边嘴里含妈量极高地吐着脏话。

    林婉婉都不明白,一个衣着光鲜的女人,怎么能如此口吐芬芳,不嫌脏吗?

    跑到离售楼中心百米开外,林婉婉就停了下来,等着那两个女人追上来,然后直接喝止:“闭嘴!骂我是小三,证据呢?我根本不认识你,你却在我工作的场合捣乱,我可以告你!

    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公然侮辱他人的,处五日以下拘留,情节较重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你想清楚了再骂!我再听到你骂我一句就马上报警!”

    女人气势一滞,随即更愤怒了,叉着腰就像一只圆规:“报警?我怕了你,我看看警察是抓我还是抓你,当人小三,你还……”

    林婉婉打断了对方的话,冷笑道:“闭嘴,证据呢!?不要因为自己长得对不起社会,就随便指责陌生的美女是小三,妄想症是病,得治!”

    “你!你你你!你个臭不要脸的狐狸精,你长得好看你了不起,你当……”

    林婉婉再一次打断对方,快速输出:“长得好看就是了不起,肤白貌美大长腿,你羡慕不来!而且我还明是非讲道理。不像你丑人多作怪,人丑你还怪政府吗?不,你该怪你爸妈基因不够好,既没遗传你美貌,也没教好你。”

    论吵架,林婉婉怕谁?就是打架,她也不怵,大学她加入的社团就是散打团。

    从小无父无母的她,在学校里,都得自己保护自己。

    来人被林婉婉堵得话都说不出来了,还是边上那个说了一句:“再好看也不能当小三,包俊采是你认识的人吧?”

    林婉婉再次冷笑,轻蔑地一抬头,斜睨着两人(她有一米六七的身高),道:“我还以为是谁,原来是那个渣男。告诉你们,我才看不上他!所有的联系方式都已拉黑,凭他这种猥琐男,竟然以为能潜规则我,岂不可笑?我辞职不是因为我怕你们,只是不想被屎沾上,毕竟就算赢了,也臭气熏天。”

    “你你你!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吗?”

    “不然呢?我既有学历又有美貌,为什么要看上一个猥琐男?也只有你们这种人才把他当宝。”

    红指甲整容女说不过也骂不过,气得尖叫一声,就要冲上前来抓林婉婉的头发。被林婉婉直接擒住手,来了一个过肩摔,躺在地上哼了半天起不来,另外一个看林婉婉这么生猛,吓得都不敢与她对视,直接往后退了两步。

    林婉婉冷笑一声,整了整衣装,走开了,一场闹剧就这么结束。

    “我不会放过你的!”躺在地上的整容女还不忘放狠话。

    林婉婉微微偏头,冷冷道:“你先放过你自己吧,少整容,多读书,为了个渣男闹得如此不体面!”

    整容女气得说不出来话,坐在地上,眼睁睁看着林婉婉离开。

    走回售楼处的绿化带,林婉婉长长吐了口气,真是事事不顺。

    虽然闹了一场,很热,但绿阴生昼静,能令她放松。售楼大厅里熙熙攘攘太多人了,哪怕有空调,她也不愿意待着。

    人类的悲观并不相通,她只觉得他们吵闹。

    就在林婉婉平复心情之时,忽感手腕刺痛,低头一看,原是刚刚被那做了水晶红指甲的女人划破了皮,皓腕红血,刺目得很,都流到玉镯上了。

    她正准备撩起宽袖,拿绑在手腕上小包里的纸巾,恍惚间,两棵梧桐树之间,出现了一道泛着莹莹绿芒的木门。

    林婉婉的心神一下子就被吸引住了,好奇地伸手一推,万丈光芒刺来,她下意识地闭上眼,抬起左手挡在脑袋上,手腕上的玉镯,此时亦正散发着绿芒,神秘至极。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