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小僧一心还俗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12章 法海的办法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但阎王和陆判都表示无能为力,道然也只能认了。总不能是阎王和陆判两人联合起来坑他一个佛门弟子,他们也没理由故意针对自己,只能说一饮一啄,莫非前定。

    因为被拉入大自在天的神国,道然想办法将大自在天坑成自己的师父,这才保住魂魄,不至于魂飞魄散。结果大自在天的门徒自带公平公正体质,不许旁人修改命运,结果该死的还是死,只是缓刑一年。

    而陆判说行善积德可以延寿,道然觉得这个说法是安慰居多。

    自己干的好事多了,可以说大部分情况下行善都是毫无私心,但这么久下来加了多少寿命?

    剩下一年时间,除非有个无天佛祖要毁灭世界,然后道然力挽狂澜,否则就别想将失去的寿命涨回来。

    但就算真来个无天佛祖,大概率是他三师傅大自在天假扮的。

    “这日子是没法过了。”道然心中感慨,然后顺便问了下地府公务员的招聘标准。结果同样令人失望,当鬼差最基础的条件就是在生死簿上将名字钩了,永远跟地府绑定,不入轮回。

    而道然的生死簿是不能改的,也就是说他甚至没办法靠鬼差的身份规避轮回。

    而唯一算得上是安慰的,就是大头鬼悄悄对他说:“没事,孟婆那边我熟,孟婆汤兑点水,你下辈子就是宿慧,重新走上修行之道并不难。”

    若是真能这样,道然倒也不是不能接受。

    重新投胎的话,法海总不能再将他捡回金山寺。

    看到道然没有反对,阎王和陆判都松了一口气,这位道然法师果然慈悲为怀,真好说话啊。要知道这位可是拯救天下的大善人,结果不仅没好报,还被扣掉全部寿命,这种惨绝人寰的事情,换了谁都不能接受。

    而且道然还不是没身份的散修,要是真心闹起来,地府也得顾忌佛门的态度,到时候麻烦肯定不小。

    结果道然却半句抱怨都没有,这份气度让阎王和陆判都心生佩服,不愧是佛门高僧,这位将来肯定是要成佛的。

    道然内心并非没有怨念,只不过他是个拎得清的人。

    阎王和陆判已经是地府最高层的领导,也是生死簿的直接掌管者,他们都已经尽力弥补,态度也非常客气。杀皇帝的后果,道然自己心里有数,路是自己选的,不管结果如何,道然也不会迁怒于人。

    仗着自己是受害者,大吵大闹结果又能如何呢?难道圣人就会亲自出手帮自己改生死簿了吗?

    与其得理不饶人,还不如卖个人情给地府。毕竟人不止这一辈子,以后总有再打交道的时候。

    道然的豁达很令人感动,阎王和陆判都觉得需要做些什么,要让道然知道明白他们的态度。

    大头鬼不愧是鬼精鬼精,一看到这两位上司的表情变化便猜到了他们的想法,连忙开口说:“道然法师,不知道马三小兄弟的地狱经变图学得怎么样?”

    道然不知道大头鬼怎么会突然问起这个,便说:“已经入门,马三天赋不差,修行速度颇快。”

    陆判一听,顿时反应过来,问道:“这马三是谁?能修炼地狱经变图的,应该不是活人。”

    道然将马三的身份说了,连他三眼族的特殊身份也说了出来。

    陆判听了马三的遭遇,也是啧啧称奇。

    “洪荒异族已经非常罕见,更别说三眼族这种早已灭绝的。我看这位马三兄弟与地府有缘,不如让他提前在地府挂个鬼差的职务,帝君以为如何?”陆判问阎王爷说。

    阎王爷摸了摸长长的胡须,点头道:“地府最近确实是忙不过来,多个人才自然是好事。只是不知道道然法师是否愿意割爱,还请法师放心,这位小兄弟到了地府,我们一定不好怠慢。”

    道然算是听明白了,这是地府想给他送礼。只是活人用不上地府的宝贝,所以曲线救国送给马三。

    地府不算什么好地方,但成为鬼差是游魂野鬼最好的归宿。道然也还阳之后,最重要的事情并不是去积累功德,而是要将身边的人都安顿好。

    马三要是能当上鬼差,也算是了一件心事。

    “多谢阎君,多谢陆判,这对马三来说是天大的造化,只是马三与我只是朋友,我不能替他做决定,等我还阳之后一定跟他说个清楚,若是他愿意,还请几位多多照顾。”道然客气地说。

    “好说,好说,一定不会让法师失望。”阎王爷乐呵呵地说。

    虽然结果不算太好,但聊天的气氛还算愉快,阎王爷和陆判很快就给道然办妥了还阳的手续,让大头鬼带着道然去还阳。

    “不管是还阳还是轮回,都要走过十八层地狱,这是威慑,也是救赎。或许他们在投胎之前看一眼所有受刑者的惨状,下一辈子就能做个好人。”大头鬼说。

    “投胎不是要喝孟婆汤吗,什么都不记得了,看了也白看。”道然说。

    “胎中之谜虽然厉害,金仙也难以消除,但孟婆汤只是将记忆封禁,而不是彻底去除。觉悟之时,这些记忆便会如潮水般涌现。法师你在成为修行者之时,难道没想起前世的部分记忆吗?”大头鬼问道。

    这个问题,道然有点难回答,他本来就是带着记忆出生的,除非他还有上上辈子,不然哪来的前世旧忆。

    幸好大头鬼也没有继续询问,只是带着道然来到地狱,像个称职的导游,给他介绍眼前这个油锅地狱。

    “第一层油锅地狱是受刑者最舒服,但鬼差最累的一层,罪孽轻的人在这里炸一炸就完事,最短的半个时辰都不到。地狱规矩森严,我们得掐着时辰捞人,要是超时太多,就得鬼差跳进去受罚了。”

    道然顺着大头鬼的手指方向望去,眼前是密密麻麻的十丈宽大锅,油烟滚滚,许多鬼影在里面沉浮,各种刺耳的惨叫声不绝于耳。偶尔有狰狞厉鬼想要从油锅中挣扎爬起,就会被旁边更加狰狞的鬼差一棒子砸下去。

    也有许多受刑完了的厉鬼被捞上来,明明是魂魄之躯,却炸得外酥里嫩,或者骨肉焦黑,每走一步都有皮肉和油脂一起脱落,看着就令人头皮发麻。

    一路往下,还有寒冰地狱,热风地狱,刀山地狱等等,酷刑各式各样,许多画面是挺挑战承受极限的。即使道然还是魂体,但还是有种恶心想吐的感觉。

    今天这经历实在刺激,怪不得当年唐太宗回去之后就马上招人取经,这视觉冲击是相当的强烈。

    有意思的是,道然在其中遇到了不少熟人,例如正在刀山地狱受刑的夏侯。

    这位上次当着大头鬼的面造反,被一巴掌扇了回去,现在身上血肉已经被剔掉大半,原本锋利的刀刃也变得迟钝,来回切割着夏侯仅剩的筋膜,发出类似拉二胡的声音。

    这声音光是听着就令人浑身不舒服。

    道然没能认出这个已经不似人形的仇人,但夏侯认出了他,看到道然路过的时候,他发出一声怒吼:“秃驴,你怎么会在这里?!”

    地狱酷刑只痛不死,而且为了长时间保持刑罚的效果,被挂在地狱的厉鬼不仅不会虚弱,反而会十分精神,这样才能细细体会每一丝痛楚。

    因此,夏侯这一嗓子非常响亮,道然也靠着声音将他认了出来。

    “你是夏侯,千户大人?”道然问道。

    夏侯咆孝道:“没想到你还认得我,你这秃驴,我要吃你的肉,喝你的血!”骂了几句,夏侯仿佛想起了什么,突然哈哈大笑说:“你也有今天?!你不是修行者吗,怎么这么快就下地府了?你不是长生不老吗?你也有去死的一天啊!”

    “阿弥陀佛,诸天神佛都有寂灭的一天,凡人也好,修行者也好,死了有什么奇怪?”道然云澹风轻地说。

    “你装什么,你若不是求长生,何必修行?!”夏侯咬牙切齿地说。这些天所受的酷刑,不仅没让他感到后悔,反而让他心中怨气更加深沉。

    “长生我当然想,但求不得,便要学会放下。”

    大概是道然说得太过轻易,夏侯愤怒地说:“你是修行者,你起码摸过长生不老的门槛,你有机会朝着长生努力。我呢,我只想长生,我为了长生宁愿放弃一切,但最后竟然是这个结果,天道不公,天道不公啊!”

    道然听了,笑道:“你那是求长生么,若只是为了长生,你在这地狱中数百年也不会死,不也是长生。”

    夏侯咆孝之声停顿片刻,然后用一双眼皮都不见了的眼睛死死瞪着道然,这血肉骷髅看着相当吓人。

    但道然丝毫不在意,一切恐惧都是火力不足。以前怕鬼怕丧尸是因为打不过,现在一拳就能锤死十几个厉鬼,夏侯这张脸只会让他恶心,完全不会恐惧。

    道然继续对夏侯说:“其实,你求的是权势和地位,是逍遥,是随心所欲的强大,长生不过是其中一部分而已。不是你要的太少,是你欺骗自己认为要的太少而已。千户大人,好好服刑,好好改造,你未来还有长生的机会。”

    夏侯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从牙缝中蹦出几个字:“我会等着你下地狱的那天,我要看看到时候你是不是也这么轻松!”

    道然摇了摇头,没有继续说下去。

    夏侯不是他杀的,但这人将满腔怨恨都放在自己的身上,分明就是迁怒,只是为自己的惨烈下场找个发泄口。

    这种人,道理是讲不通的,就让他继续恨下去吧,反正不花道然的力气。

    过了刀山地狱,道然又在下一层的毒蛇地狱看到了兰若寺那群和尚,不过他们没有夏侯那么坚定的意志,在地狱酷刑之下,让他们彻底疯狂,根本顾不上旁边有没有别人,只能不断发出惨叫。

    一路下行,直到第十八层无间地狱。

    跟之前的地狱不同,这最后一层地狱是安静无比的,道然甚至看不见任何受刑的厉鬼。

    “第十八层地狱是空的?”道然问道。

    “对,也不对。第十八层地狱没有酷刑,但什么都没有。进入其中,你会发现这地方没有颜色,没有上下左右之分,不管你如何呼喊也听不见声音,如何运动也摸不到任何东西,很快你就会连自己这个概念都会模湖,最后魂魄会消散在这片地狱之中。”大头鬼解释说。

    这听起来不像是什么残酷的刑罚,但道然听了这几句描述就浑身发寒。前十七层只是令人痛苦,这第十八层,恐怕会令魂魄都消散。

    魂飞魄散,连投胎的机会都没有,这或许就是世间最重的刑罚。

    大头鬼带着道然来到一道散发着微弱光芒的青铜门前,对道然说:“穿过这扇门,魂魄便会自动回归到身体之中。道然法师,剩下的一年……愿你活得随性些吧。”

    “阿弥陀佛,多谢陆兄。”道然客气地说。

    这次地府之行,不算完满,也没见到那位传说中的地藏王菩萨,但也算是开了眼界,道然也对接下来的一年有了大概的想法。

    青铜门推开,里面生出一个巨大的漩涡,将道然的魂魄吸入其中,迅速消失不见。

    而就在道然离开地府之时,第四层刀山地狱里,突然多了一道黑影。这地狱中有无数厉鬼在受刑,多一个少一个,旁人根本注意不到。

    况且,哪有自己往地狱里面撞的傻子呢?

    但这黑影似乎不受刀山地狱的丛丛利刃影响,一路潜行到了夏侯的身边,小声地对他说:“你想不想离开这片地狱?”

    夏侯还在承受着全身筋膜被钝刀拉二胡的酷刑,听到这句话连忙举头四望,看到那一团浓稠的黑暗。

    “你是谁?”夏侯问道。

    “一个同样被道然秃驴害惨了的游魂野鬼。我问你,想不想报仇?”这黑影问道。

    夏侯毫不犹豫地说:“要!我要他生不如死,我要他像条狗一样跪在地上向我求饶!”

    “很好,安心等着。最多半个月,会有一次机会,把握好,你就能脱离地狱。脱离地狱之后,直接前往十八层无间地狱,我会在那里等你。”

    黑影说完这句,迅速消失不见。

    夏侯看着黑影消失的位置,紧紧咬住牙关,只要给他脱困的机会,他一定会与道然不死不休。

    另一边,道然从床上苏醒过来。

    只可惜,睁眼看到的并不是白素贞,而是一个眉头紧皱的老和尚。

    道然连忙起身,行礼说:“师父,你来了。”

    这位老和尚自然就是法海,在道然下地府之后不久,都不需要白素贞提醒,法海就已经赶到了。

    听白素贞将事情原委说完,法海就明白事情的严重性,便对道然说:“你的寿元,被削尽了?”

    “师父慧眼,徒儿只剩下一年的寿命。”道然说。

    “唉,都怪为师。早知如此,我应该亲自出手将那国师处理掉,何苦让你来承担这份因果。”法海后悔地说。

    当初他害怕损伤大周国运,让害了天下百姓。没想到,道然会用这么惨烈的方式替他完成斩妖除魔的任务,法海顿时觉得自己这个师父相当不称职。

    “师父从小教我,出家人慈悲为怀,徒儿为天下苍生而死,也算好事。再说了,出家人四大皆空,生死也无需看得这么重。这辈子,我们师徒缘分已尽,无需强求。”道然安慰说。

    法海看着道然,没想到自己也有被徒弟说教的一天,老怀安慰地说:“不错,你确实是我最出色的徒儿。不过你不用担心,我们的师徒缘分没那么容易断绝。”

    道然:……

    不是吧法海,你不是下辈子还要逼人当和尚吧?!

    不要这么恶毒好不好?

    就在道然准备劝法海放手的时候,法海对道然说:“明日,我就带你回灵山。我就不信有地府的鬼差敢到灵山勾魂,等你在灵山修炼得罗汉果位,自然就无惧生死簿的命运了。”

    道然震惊,这比下辈子当和尚更恶毒,这是要将他永远困在和尚堆里面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