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神级风水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01章 太爷爷出山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据说,我太爷爷几次出山,都轰动了全城。

    我太爷爷是一位风水师,早年左宗棠收复伊犁,曾经抬棺相随,而那口棺材,正是左宗棠上门求了我太爷爷三天,我太爷爷才在棺材动了手脚,替左宗棠改了命数,他才大胜而归,没用上那口棺材。

    ‘东北王’张大帅,曾在我太爷爷家门口苦守了一个月,才堵到我太爷爷,让我太爷爷,将他先人的阴宅给葬在了龙脉上,张大帅才一步一步,盛极一时,当上了名副其实的‘东北王’。

    但是后来,张大帅落的个不好的下场,只因为当初我太爷爷的提醒,东北王没有听。

    我太爷爷说,强行葬在龙脉上,会损耗寿命,可能会导致不能寿终正寝。

    可是张大帅当初,求胜变强之心很强烈,根本不听我太爷爷劝阻,最后落到被刺杀的局面。

    每次当我太爷爷想到这些事情,都不胜唏嘘。

    我太爷爷最后出山那次,就再也没有回来。

    谁都不知道太爷爷去做了什么,但是这次太爷爷出山,却给我们家留下了祸根。

    我叫林岳,爸妈生下我后,就将我丢在农村,跟着爷爷长大。

    我爷爷告诉我,我在家里其实排行老五。

    我爸妈在我前面,还生了四个,不过都没养活,几个月到一岁全部夭折。

    所以我活下来不容易。

    我从小体弱多病,爸妈为了我的身体,不知道跑多少次医院。

    可是尽管如此,我身体的病也就没有根除。

    爸妈都是知识分子,不太相信我爷爷说的那套,但是前面死了四个孩子,他们不得不选择相信我爷爷。

    我爷爷总说,这是我太爷爷当初泄露了天机,现在报应到了我们这一辈。

    我被送到爷爷身边后,成功的活过了一岁。

    这才使得我爸妈相信我爷爷,让我一直跟在我爷爷身边。

    就这样,我跟在爷爷身边,一直到了十五岁,我也没有去上过学,基本上识字什么的,都是跟着我爷爷学的。

    爷爷也传授了我一些风水知识,从相术,符篆,到风水不等,都学了一个遍。

    不过学的都不算精,只学了一些皮毛。

    只是后来我发现一件事情,我的身体虽然越来越好了,但是我爷爷的身体却越来越差。

    到最后甚至连吃饭都变的困难。

    我爸妈也送爷爷去医院检查过,医生却说我爷爷没有任何身体毛病。

    只是我爷爷的身体,却是每况愈下,身体瘦的皮包骨,甚至连走路都需要人搀扶。

    我爸爸原本还想带我爷爷去大城市的医院,但是却被爷爷摆手拒绝,我爷爷说,什么医院都治不好他。

    这是我们林家人的命数。

    我听爷爷这样说,顿时忍不住鼻头一酸,眼泪都忍不住掉了下来。

    爷爷笑着安抚我说:“小岳,没事的,你现在是一个小男子汉,不能哭了。”

    我从小和爷爷一起长大,所以对爷爷的感情特别深,而且我隐约的觉得,爷爷落的这个下场,全部是因为我。

    接下来的一个月里,爷爷基本上不能进食,终于在这一年秋天,爷爷彻底不行,奄奄一息。

    临死之前,爷爷将我一个人,喊进了房间,让我爸妈都出去了。

    我看着爷爷形如枯槁,面色苍白的模样。

    眼泪就忍不住“哗哗”的一直往下流。

    爷爷却勉强的露出一抹笑容:“小岳,别哭了,听爷爷说。”

    我一边抬手抹眼泪,一边点头道:“爷爷,你说。”

    可是爷爷却像是等不及了,对我说:“小岳,你命数和常人不同,你要记住爷爷对你说的话。”

    我哭着点头,说:“好。”

    爷爷面色苍白,开口就说:“小岳,爷爷如果走了,爷爷的后事你不用管,也不许来祭拜爷爷。”

    “我不,爷爷。”我当着爷爷的面就拒绝了。

    爷爷没有管我说什么。

    继续道:“还有,爷爷床底下有个黑色的木箱子,那是你太爷爷留下的,爷爷走后,你就带走,轻易不要打开,除非到了生死关头。”

    我点了点头,可是怎么样都抑制不住眼泪。

    第三件事情:“不要给姓宁的人算卦看风水。”

    爷爷说完,艰难翻身,从床板下摸出一本书,上面写着:林家风水秘术几个字。

    这是爷爷的珍宝,我长这么大,也没见爷爷翻开过。

    我知道爷爷的本事都这本林家风水秘事上学的,我之前也想看,但爷爷却一直不让我看。

    现在,爷爷将这本书摸出来,他对我说:“拿着。”

    我将书接过,爷爷又说:“爷爷走后,你闭关三年,三年内不许给任何人看风水,必须得学会这本书上内容,三年时间一过,你就必须独自生活。”

    爷爷现在说什么,我都应声答应。

    看着爷爷憔悴不堪的模样,我哭的不行。

    爷爷见我哭的厉害,忽然抬手,从口袋里摸出一颗牛皮糖,准备递给我。

    小时候,我哭的时候,爷爷就是这样变戏法一样,将一颗糖给我。

    只是这一次,爷爷这颗糖,再也没有递到我手中。

    爷爷咽气了,我嚎啕大哭。

    爸妈听见我在屋内嚎啕大哭,很快就冲了进来。

    我妈一把将我抱在怀里,安抚我说:“小岳,别哭。”

    我爸确认我爷爷上路后,眼眶也忍不住红了。

    我爸这时候,声音哽咽的对我妈说:“带孩子出去。”

    我妈拉着我出去,我却一直不愿意出去,守在爷爷床头,嚎啕大哭。

    我妈是一个妇人,根本就拉不动我。

    我爸见状,就朝着我吼说:“小岳,你爷爷刚走,你就不听他的话了吗?你是想你爷爷走的都不安息吗?”

    爸爸这句话,震耳发聩,一瞬间就让我回神。

    爷爷的话我得听,我一边抬手抹着眼泪,一边往屋外去。

    爷爷的丧事办的很低调,可能是我爸也听了爷爷的嘱咐,所以我全程都没有参与爷爷的后事。

    我被关在屋内,哭了三天,哭的眼睛无比红肿。

    三天了,我也没怎么吃饭。

    我妈见我这个样子,每天抱着我就哭。

    她很担心我,总和我爸爸说,小岳这个情况,该不会出什么事情吧?

    我前面的几个,都没有活下来,夭折死了,所以我妈妈的担心也正常的。

    她怕我也半路死了。

    我爸对我妈说,小岳不会出事的。

    爷爷丧事办完后,我爸和我妈就商量着,带我去城里生活。

    并且想着给我安排学校。

    不过由于我之前从来没有上过学,所以也没有哪间学校要我,加上我自己也不愿意上学,我爸妈也就没有勉强我。

    我爸妈知识文化都不错,每天下班回来都辅导我。

    可是我对书本上那些知识根本没兴趣,每天变的沉默寡言,一声不吭。

    我每日就是钻研爷爷给我留下来的那本林家风水秘书。

    半年时间一晃而过。

    我妈还担心我会”走火入魔”

    两人商量一番,就打算将我送到表叔家,给我找点事情做,我表叔家是木材生意的。

    我爸妈让我去表叔学点手艺,这样也不至于以后饿死。

    表叔来接我的那天,是开着小车来的,他年纪看着大概三十五,打扮西装革履,看起来人模人样,倒像是一个有钱人。

    我爸妈将表叔请进屋内。

    言语恳切的对我表叔说,以后我就托付给他了。

    我表叔摆摆手说:“表哥表嫂,你们客气什么,小岳跟着我,保证以后他不会饿死。”

    就这样,我跟着表叔上了车。

    表叔性格是一个大大咧咧的人,上车后,就笑着和我说:“小岳,以后跟着表叔,表叔教你本事,给你找女人,你应该还没交过女朋友吧,我告诉你啊,女人的滋味,可真的是……”

    表叔说话也没有个把门,黄段子随便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