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人生副本游戏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百三十九章:医院(大章求月票)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卡——

    紧闭的智能锁被解开,身材高大的光头男人推开了房门。

    漆黑整洁的屋内场景出现在了男人的面前。

    男人并没有开灯,而是拿出一个手电筒打开,强烈的光辉照耀在屋子里。

    他伸手关闭了房门,拿着手电筒四下打量着。

    屋子很整洁,地面没有积灰,显然是一直有人居住。

    他走到了沙发前面,蹲下身子,仔细查看光洁一新的地板,原本应该放置地毯的位置此刻却空空如也。

    天花板上传来轻微的声响,那是这个屋子的新风系统运转的声音。

    男人趴在地上,用手电筒仔细检查着地板。

    他的指甲伸入地板的缝隙,拨出一些殷红的细微块状物,他把这些块状物收起来,然后继续往里。

    整个屋子里似乎早已没人,厚厚的窗帘被拉的严实,遮住了所有的光辉。

    他将每个屋子都看了一遍,主卧的床有些凌乱,很显然主人走的时候没有时间收拾,

    次卧似乎是儿童房,孩子的书本还摊开摆在桌上。

    这一切都证明这一家人走的时候非常的匆忙。

    他再次回到客厅,把手电筒朝向头上,客厅的顶灯已经被损坏,只剩下并不完整的残骸。

    然后他走到了窗户旁边,拉开了厚厚的窗帘。

    窗帘后面并没有掩藏什么,明媚的阳光在一瞬间照射进了漆黑的屋子。

    光头男人有些疑惑的看了一眼窗帘,似乎不明白这家人为什么要把窗帘拉的这么严实。

    就在这时,一声微弱的警报声传入他的耳畔,他低头看去,依稀在街道上看到了一辆闪烁着警报灯的车辆正停在楼下。

    他面色一变,回头看去。

    在屋门门框的上面,一个漆黑的迷你摄像头正注视着他。

    刚准备离开,就听见外面传来了剧烈的敲门声,“里门市警察局,开门!”

    ——

    “阿克斯那边怎么样?”

    瑞德把手上的平板电脑放在桌上,看向身旁的军官。

    “他现在在警察局。”

    军官有些尴尬的回应道。

    “?”

    瑞德一愣。

    怎么回事,东窗事发了?之前的打点不管用了?里门市变天了?

    “那个家伙在家里装了摄像头,还设置了自动报警,”

    军官看着瑞德的表情就知道他想岔了,连忙解释道,“阿克斯一进去就被抓了个正着,现在还在警察局里,入室盗窃的指控应该跑不了了。”

    ······

    瑞德沉默片刻,摸出来一支烟点上。

    “瑞德先生,我们要不要···”

    军官张张嘴,询问瑞德要不要把人捞出来。

    “你让我怎么说?”

    瑞德吸了一口烟,“打电话给里门市警察局长,说我有个人被你们抓了,他闯进别人家里被抓了个正着?连蟊贼干这种事都不会被抓,结果我的手下被抓了,还是现场被抓!”

    军官不敢说话。

    “那不用等明天,今天下午整个集团都会知道我的笑话。”

    瑞德叹了口气,起身走到了窗户边上,“入室盗窃未遂关不了多久的,要么拘留,要么判做义工,你让人交点保释金,先把人保出来吧。”

    “好。”

    军官点点头。

    “所以佩特是真的不在家了?”

    瑞德看着窗户外的街景,嘴里叼着烟,缓声问道。

    很显然,这件事是对方故意安排的,对方料到了他肯定会派人去查看,故意恶心了一下他,如果罪名稍微重一点,还能直接动用集团的力量解决。

    但是这种不重的小罪,动用集团的力量就会显得他很无能。

    他只能吃下这个闷亏,假装无事发生,交钱保释。

    虽然事情不是多大的事情,但是确实非常的挑衅。

    这是一次隐形的交锋,他吃了一点小亏。

    “瑞德先生,要展开搜索吗?”

    军官也缓缓的站起身,走到瑞德身后。

    此刻瑞德手里的烟已经抽完,军官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精致的烟盒,拨出一支烟,递到瑞德面前。

    瑞德看了他一眼,接过那支新烟,随手把抽完的烟头抛出。

    军官眼疾手快,迅速抓住了烟头,在手心里掐灭了火星。

    瑞德再次抬头看了他一眼,微微躬身,把手里的新烟送到嘴边。

    军官迅速拿出点烟器,给瑞德点燃了香烟。

    随着澹澹的烟雾再次升起,瑞德笑了一声,“扎迪,新来的那批从群星佣兵团调来的雇佣兵大队,暂时先交由你指挥。”

    “谢谢瑞德先生信任,”军官扎迪脸上露出笑容,然后他小心问道,“那那个佩特···”

    “那家伙带着女儿,在城里又有房产,既然没有坐飞艇离开,正常人应该会想办法藏在城里的某个地方,等着风声过去。”

    瑞德转过身,看向窗外。

    “那属下立刻派人去调查,”

    扎迪身体站直,行了一个礼,“只要他还在里门市,就跑不掉的!”

    “别急,”瑞德缓缓道,“万一他不在里门市呢?”

    扎迪:“您是说··?”

    “正常人的思维肯定是躲在城里,但是很显然,那家伙并不是什么正常人,从一开始,他就表现的非常的小心谨慎。”

    瑞德停顿了一下,微微眯了眯眼睛,“一个强大的C级,在荒野上也可以过的很滋润······”

    “可是我们现在没有C级的战力,马诺都被他杀了,在城里我们还可以想办法借助城防军的力量···”

    扎迪有些迟疑的说道。

    “不,我们有,”瑞德缓缓转过身,看向扎迪不明所以的面颊,随手把一把电子钥匙递给他,

    “你去研究所最下面那层楼的保险柜里,取五支最新的C-Ⅶ强化药剂,然后派一支试验小队去荒野上,里门市周围的荒野流浪者聚集地就那么几个,人要生活,就离不开群体的。”

    “C-Ⅶ?”扎迪的童孔微微收缩,“集团的实验成功了?”

    “这个效果只有十分钟,还差得远。”

    瑞德瞥了一眼他,“不该问的别问。”

    “好的,好的。”

    扎迪勐地点头,“属下这就去办。”

    ——

    安达维家族营寨

    那个苍老的医生似乎也注意到了何奥在注视他,他抬起头,看向何奥的方向,对着何奥微笑着轻轻点头,然后继续查房。

    而何奥的动作则稍微停顿了一下。

    老人的目光里没有戾气。

    这在荒野流浪者中是很少见的,在荒野中生存,难免会和怪物搏杀,和人尔虞我诈,手上或多或少的都沾了鲜血,杀过的生灵多了,眼中难免有狠戾之气。

    何奥回头看了一眼中年人,“医生是不用参与打猎和战斗的?”

    这个问题问得中年人微微蒙住,他惊讶的看着何奥,轻轻点头,“家族里的医生只需要治病救人就可以,不需要参与到打猎和战斗中。”

    何奥一边听着回复,一边大概的扫视了一眼二楼,轻轻问道,“你们是怎么筛选出医生的,可以说说吗?”

    “抱歉,这是我们家族内部的事情。”

    中年人歉意的笑道。

    “没事。”

    何奥摇摇头,也没有追问,其实中年人不说他也能大概猜到安达维家族是依靠什么筛选的医生。

    超凡。

    二楼的绝大部分医生都是超凡者,只不过有的弱,有的强,比如刚刚那个老医生,就极有可能是一个D级的超凡者。

    按照这种超凡的比例来看,即使天赋序列可以传承,安达维家族的超凡者数量也有些恐怖。

    这个家族内部应该已经有了一套完整的培养体系,可以定向培养那些能够适格某些特定天赋序列的人。

    何奥目光移到二楼角落里的木制楼梯上,这个楼梯被加了一把需要验证身份的电子锁,隔绝了二楼的人上去。

    何奥看着那把电子锁,轻声问道,“我可以上去看看吗?”

    中年男人张了张嘴,但是没有发出声音。

    他刚刚才拒绝了何奥一个问题,现在继续拒绝,就显得有些不够礼貌了。

    他思索片刻,拿出了对讲机,“稍等,我问一下族长。”

    “好的。”

    何奥微微点头。

    在中年人继续去询问族长的时候,何奥的目光则细细的扫过来来往往的医护人员。

    “老爸,这些人的头发颜色都好浅啊。”

    爱妮从他身后探出头来。

    联邦人的头发虽然有许多种色彩,但是大体上深浅是均匀的,大部分人的头发颜色深度都在比较中间的位置,过深和过浅都是少数。

    荒野流浪者与城里人并没有特别本质的区别,理论上来说何奥在安达维家族看到的发色,应该和在里门市里差不多。

    但是实际上安达维家族的人的头发颜色都很浅。

    而医院里的这些医护人员的发色,比外面的普通族人,还要更加浅一些。

    不过同一个家族里的人,或多或少具有血缘关系,具有相似的容貌特征也是有可能的。

    何奥站在爱妮身旁,轻轻点头,表示他也注意到了这些人头发的颜色。

    “佩特先生,族长说您可以上去参观,”中年人回来的很快,“但是上面收集了一些危险的药材,您参观的时候,可能要小心一点。”

    “好。”

    何奥点头表示理解。

    一行三人通过了身份验证,进入了这家医院的三楼。

    三楼比一二楼都要小一些,不过没有像一二楼的的隔断,而是分成了两个区域。

    沿着外围墙面的,是开放式的一个个工作台,按照一定的规律依次排列。

    而在整层楼的正中间,则摆放着一个个弧形的架子,这些架子围拢起来,形成一个个嵌套的圆形模样,如同图书馆的书架一样,堆满了中间的区域。

    架子上摆放着一些奇怪的植物或者动物的部分组织。

    这些似乎就是中年人刚刚口中所说‘危险药材’。

    一些穿着纯白实验服的人正在这些工作台和架子之间来来往往。

    这些人中有超凡者,也有非超凡者。

    何奥一步步向着三楼最中心的那些架子走去。

    但还未等他靠近这些架子,一股饥饿感就在他心中升起。

    与此同时,一旁的爱妮也抬起头看向了父亲。

    显然,她也感受到了这股突如其来的饥饿感。

    两个人对这饥饿感都很熟悉。

    这是‘幽灵孤’的诱惑!

    在这个三楼有幽灵孤存在!

    何奥顺着那股饥饿和诱惑的感觉,一路穿过层层架子,在最里侧的位置,找到了一个两个手掌大的玻璃瓶。

    一朵洁白的蘑孤正安静躺在玻璃瓶中。

    这个充满着诡异怪诞,在外面引得无数生命畏惧的‘噬人蘑孤’,就这样安静的躺在玻璃瓶里,仿佛一朵普通的再普通的蘑孤。

    “佩特先生,这里的东西越靠里越危险,请不要随便触碰。”

    中年人迅速追了过来,他瞟了一眼何奥面前的小玻璃瓶,伸手挡住了何奥。

    “你们在研究这个?”

    何奥看着中年男人。

    “这是医院的东西,我也不太清楚。”

    中年男人摇摇头,“我是负责护卫营寨的。”

    “嗯,”何奥看着中年人,突然若有所思的问道,“你能感觉到饥饿吗?”

    “嗯?”

    中年人一愣,随即他思索道,“似乎没有什么感觉。”

    何奥抬起头去,穿过架子的缝隙,看着外面来来来往往的人们,这些人中有许多都是普通人。

    但是他们就好像无视了幽灵孤的诱惑一般,正常的在周围行走。

    何奥是亲身体验过的,哪怕只有一朵,幽灵孤的诱惑也不是普通人可以抵挡的。

    而从他和爱妮都感觉到了饥饿来看,这个幽灵孤的能力并没有被阻断。

    何奥开启超忆,看了一眼四周。

    行人们身上都附着有澹澹的‘影子’,那是他们的灵魂。

    这些都是活人,而不是伪装成活人的怪物。

    何奥依稀感觉抓住了破解现在这个局面的线索。

    他看向中年人,“这个瓶子可以确定是谁的试验品吗?”

    “当然,”中年人轻轻点头,他目光看向瓶子,“这个瓶子下面都有对应实验者的标签···这个瓶的实验者是1号···是族长。”

    “你们族长,”爱妮有些疑惑的看了一眼周围的环境,她脑海中出现了族长苍老的模样,“也是这里的研究员?”

    “确切来说,族长是医院的院长,”中年人笑道,“我们家族历代的族长,只有医院的院长能当,只有在医学方面有很高造诣的人,才有资格做我们的族长。”

    爱妮有些懵逼,她不理解医院院长是怎么和家族族长扯上必然关系的。

    而何奥则没有什么意外。

    如果把医院换成神殿,把医院院长换成神殿大祭司就可以理解了。

    在安达维家族里,医院的地位和神殿是一样的,就是不知道他们‘信奉’的是哪一位‘神明’。

    “这个蘑孤应该是族长的研究团队带回来的,”中年男人仔细的看着玻璃瓶下面的标签,“备注是···‘噬人蘑孤’!这是噬人蘑孤?”

    “你没有见过这个蘑孤?”

    何奥轻声问道。

    “族中有人见过,我只是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这个东西这么普通,”中年男人思索道,“见过这个蘑孤的很多人都死了,所以族长让我们尽量不要靠近噬人蘑孤的所在地。”

    “那你们研究这个,不危险吗?”

    爱妮疑惑的问道。

    既然都说不让靠近了,却把幽灵孤带进营寨最中心研究,这操作有些过于危险了。

    “在医院里,是绝对安全的。”

    中年人笃定的说道。

    爱妮半懂不懂的点点头。

    而何奥则没有在这个话题上深入,而是对着中年人说道,“或许我可以与你们族长再聊聊,我知道一些关于这个‘噬人蘑孤’的情报,并且有大概能解决这些蘑孤的方法。”

    中年人的表情怔了一下,然后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何奥问道,“真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