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灰烬领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两千五百零五章 底牌尽出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更加激烈与混乱的战斗,再次一触即发。
  已经现身的蚊天帝,并没有跟下方的这些弱小生物们,玩什么猫捉老鼠的把戏。
  一经出手,就是全力施为!
  当铺天盖地的血蚊,从天而降时,属于这片战场的终极混乱,就此出现!
  化身千万的蚊天帝,直直朝着下方战场扑来。
  所有挡在它血蚊大军面前的生物,都成为壮大蚊天帝力量的养料。
  而在针对目标上,蚊天帝明显是受经验惯性导致,将主要注意力,都放在了拥有七级力量水准的沙鲁测试体身上。
  对蚊天帝来讲,沙鲁测试体才是他这次出手真正针对的“大餐”,是他法则之力更进一步的踏脚石。
  而实力更弱,且拥有重宝的紫幽,只能说是它这一行的“意外之喜”。
  蚊天帝出手造成的震撼,果然要远远超过之前的沙鲁。
  只见一连片的血雾,骤然迸发,这些血雾的前身,赫然是那些被蚊天帝随手抹去的流浪者。
  一张血红色的大手,穿过层层血雾,直达沙鲁面前。
  巨大的手掌,直直朝着沙鲁的身躯抓去。
  并且这张手掌上面,还布满了尖锐倒刺,可以预见,随着这张血红色的大手握紧,沙鲁也可能如其它流浪者一般,瞬间被吸成人干。
  但沙鲁显然不是一个坐以待毙的性格,向来都是它吸食、吞噬别人,怎么能容忍有一天,被别人窥觑。
  并且从外形来看,通体墨绿色皮肤,且手臂骨刃尖锐,后背也有鞘翅的沙鲁,很像是一只大号的螳螂。
  而蚊天帝的本体,只是一只血蚊而已。
  怎么也应该是沙鲁吞噬蚊天帝才对。
  因此,在面对这只血色大手时,沙鲁毫不犹豫的再度运用自己的尾部钢针,狠狠的朝着血色大手的手背扎去!
  主宰之力的悍然碰撞,让这片战场的战斗波动能级,又更高了数倍。
  恐怖的力量冲击,让处于战场边缘的塞恩所驾驶的巨型要塞机器人,都不由后退了半步。
  这场力量碰撞的结果,自然是蚊天帝取得了近乎碾压式的胜利。
  无坚不摧的沙鲁尾针,在蚊天帝的蓄势一击下,看起来竟是被弯折了些许。
  并且沙鲁也的确没能躲过蚊天帝的蓄势一握,在血色大手伸开之后,沙鲁的体表,布满了密密麻麻的针孔。
  且它的气息,也骤然间下跌、虚弱了不少。
  反观蚊天帝,在取得极大优势之际,也不是一点损伤都没有受。
  他所化身的血色大手,在伸开之后,似乎略微僵直了一下。
  显然沙鲁的尾部尖针,也给予了蚊天帝一定损伤。
  而除了沙鲁的反击之外,紫幽在随后,也继续出手了。
  这个神秘的魔族公主,真不知道究竟有多少底牌后手。
  除了之前极为亮眼的白色法则光圈和爆发力夸张的星戒之外,她这次又取出了一枚类似圆锥的特殊紫色器具。
  在看到这东西的第一眼,处于观战状态的塞恩,倒没什么感觉。
  但处于战场正中央的蚊天帝,却是面色大变。
  紫幽此时的力量,其实也不多了。
  不管她拥有多少底牌后手,她的真实力量层次,也只有半步巅峰绝望者而已。
  之前将沙鲁这等主宰,都差点逼上末路。
  如今又拿出了足以威胁蚊天帝的特殊道具。
  就算紫幽还有其它的底牌可以使用,但她的力量和身躯,也不足以支持她再越级使用更多的法则道具。
  当紫幽拿出这枚圆锥时,蚊天帝立马调转方向,将主要针对重心,放在了紫幽身上。
  这个拥有众多秘宝傍身的六级巅峰生物,无疑成为蚊天帝现在首要清除的目标。
  并且在其所化身的血蚊潮,不断靠近紫幽的过程中,蚊天帝也终于感受到之前沙鲁的那种,极为原始的吞噬欲望了。
  不同于沙鲁测试体的记忆力一片空白,蚊天帝却是在很快,就判断出紫幽身上,为什么总是带着一股吸引它尝试吞噬的“香味”。
  “九级生物的后代?!”
  “不对,好像味道略微有点不同……”
  “哼哼哼,不过这个女人肯定是血脉特殊者!”
  “就算比不得三清、祖巫、以及巫师文明的刀锋女王、泰坦神王之流,但也不差多少了。”
  “滋溜!”
  “真想吃了她啊!”蚊天帝的狰狞复眼中,吞噬欲望更加强烈。
  至于说,威胁一位极有可能是九级生物的后代,蚊天帝那是一点心理压力都没有。
  没有这个胆子,它能在遍地是敌人的仙域,混这么久?
  如果连吞噬对方的胆量也没有,蚊天帝早在默默无闻的仙域封神大劫期间,就不会对身为圣人弟子的灵龟圣母,以及接引圣人座下金莲出手了!
  这是一个极其胆大包天的强横主宰。
  他似乎并不知道,害怕为何物。
  而在蚊天帝不断朝着紫幽逼近的过程中,周围混乱战场上,还残存着的那些魔渊世界生物,一个接一个在魔巨人的带头下,拼死冲向了蚊天帝。
  它们试图用自己的血肉之躯,为紫幽激发自己手中的圆锥,争取时间。
  作为魔潮文明生物,包括魔巨人在内的强者,一个个都是魔潮文明赫赫有名的魔皇级存在。
  在纵横星界的过程中,它们自然不乏接触到主宰级存在。
  眼前蚊天帝所表现的实力,在魔潮文明的八级魔帝中,都能排在靠前的不错位置。
  仅以它们的力量,要想彻底挡住对方……实在是太难了。
  而紫幽也顾不得分心其它,灌注全部心神握着手中圆锥的她,将美目死死盯住了,不断向自己袭来的血蚊潮。
  ……
  像紫幽、蛛后这等主宰子嗣,一旦遇到了什么生命危险,其血脉长辈是会有所感应的。
  (ps:包括塞恩如果在巫师世界,他的某个直系后代突然陨落,或是遇到什么生命危机,塞恩也能感应到。
  只不过因为绝望世界距离物质星界实在是太远了,他与自己的后代们,在血脉纽带领域的联系,变得十分微弱,几近于无。)
  而这种纽带联系,对于拥有至尊级实力,且只要愿意,向前迈一步就是九级的幽篁至尊来讲。
  与绝望世界的遥远距离与特殊时空隔阂,并不会切断他与自己唯一女儿的联系。
  在紫幽用尽自己手段,且即将面对蚊天帝的威胁时。
  遥远的魔潮文明深处。
  高坐在一尊紫色王座上的幽篁至尊,轻轻敲了敲自己的扶手。
  “紫幽那孩子遇到点麻烦了,烟霞你去看看吧。”幽篁至尊说道。
  “是。”一道成熟女声,出现在这片魔潮大殿之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