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美漫:我的战锤模拟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265、黑寡妇与尼克·弗瑞!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面无表情的罗夏迅速踩踏着没过了脚面的积雪。

    高大身影穿过漫天风雪走进入了一条僻静无人的街道小巷。

    此时此刻,他的一只手掌里一直紧握着隐藏在呢绒风衣下方的电浆手枪。

    并且整个人都做好了应对突然袭击的准备。

    那个白发老人是凭空出现在咖啡厅室外餐桌旁边的。

    虽然对方很小心的隐藏了声音也似乎遮蔽了他人的视线。

    但是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属于草药以及金属的混合味道对于拥有敏锐嗅觉的罗夏来说。

    不亚于一盏突然点亮在黑夜里的明灯。

    无论对方是英雄还是反派,以现在的时间段出现在纽约。

    一定就是为了‘泰拉星界军团’的事情而来!

    然而,直到做好了一切战斗准备的罗夏站在原地等待了十五分钟。

    就连肩膀上面也重新积累了一层雪花之后。

    敌人的身影也始终没有现身。

    甚至连跟踪的迹象也没有发现。

    “是我太过多疑了吗?还是说对方真是一个来独自旅行的退休英雄或者反派?”

    罗夏微微眯着眼睛。

    他回想着自己之前的一系列举动,默默想到。

    他不过是因为长期待在地下基地里有些烦闷了。

    便借着送走婉拒加入团队的刀锋战士埃里克作为契机,决定出门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同时也感受一下许久未见的都市雪景。

    现在看来,与其出门就碰见超级英雄或是反派。

    还是安安静静待在地下基地里才是最为稳妥的事情。

    罗夏缓缓松开了紧握着电浆手枪的掌心。

    他迅速转身向着街道小巷的出口迈步走去。

    返回地下基地之前还是多绕几圈道路,等待一段时间再说吧。

    几分钟后,大踏步走出了小巷的罗夏。

    竟然险些与一个戴着兜帽与黑色口罩,身材苗条的女人迎面撞在一起。

    闪躲之际,他的视线无意间掠过了女人白皙的脖颈以及隐藏在兜帽深处的一缕缕深红色长发。

    就连敏锐嗅觉里也闻到了若有若无的血腥气味。

    表情冷峻的罗夏下意识向着对方礼貌道歉:

    “不好意思。”

    “没关系,大个子,雪天多看路吧。”

    对方毫不在意的晃动了一下戴着兜帽的脑袋。

    略带沙哑的柔和声音从黑色口罩的后方清晰传递到了罗夏的耳畔。

    随后,再无交流的两个人便匆匆擦肩而过,迎着风雪各走各路。

    --------------------------------------------

    戴着兜帽与黑色口罩的红发女人仿佛早已经遗忘了刚刚的小小插曲。

    她步履迅捷的走在雪花飞舞的纽约街头上面。

    每隔一段时间或是移动几个街区以后。

    身材苗条的红发女人都会进入一家商店或是服装卖场。

    等到她再次出现的时候,身上的衣服以及脚下的鞋都已经更换了样式。

    而唯一不变的就是一直带在脸上的黑色口罩。

    一个小时之后,红发女人只身穿过了布鲁克林大桥。

    走入了一栋位于布鲁克林区边缘位置的办公大楼。

    而那些站在楼内进行安保工作的保安人员却仿佛根本没有发现她的身影。

    红发女人快步走入了一间贴着故障标志的停用电梯。

    然后,毫不犹豫的启动了按钮面板上面的全身扫描系统。

    “指纹匹配,DNA匹配,童孔匹配……准许进入。”

    卡察——

    伴随着忽然响起的震动以及机械声音,电梯迅速向着地下深处降落了下去。

    而红发女人也似乎彻底松了一口气。

    她轻轻摘下了覆盖在脸上的黑色口罩,露出了一张白皙肌肤里泛着丝丝红润的精致脸庞。

    叮!

    不久之后,电梯逐渐抵达了地下的终点位置。

    厚重的电梯门无声无息的向着两侧缓缓开启。

    红发女人深吸了一口气,迈步走出了电梯。

    她迅速经过了一个到处都是紧闭房门的通道走廊。

    来到了一间悬挂着神盾局标志的办公室前方。

    红发女人似乎根本没有敲门的打算。

    她直接抬手推门而入,进入了办公室的内部。

    此时此刻,一股浓厚的雪茄燃烧味道顿时从光线昏暗的室内扑面而来。

    也让红发女人下意识皱起了好看的眉头。

    “局长,你怎么又破戒了……我看你早晚会死在这些东西上面。”

    开口抱怨的红发女人毫不犹豫的拉开了上衣的拉链。

    也暴露出了衣服下面那具肌肉饱满,曲线曼妙的强健身材。

    她探出两根纤细的手指从胸前的罩子里拿出了一份折叠起来的粗糙纸张。

    随手向着那个瘫坐在老旧沙发里。

    嘴边叼着的雪茄,火红燃点在黑暗里忽隐忽现的身影扔了过去。

    “这是一个墨西哥贫民窟的幸存者通过极其精湛的绘画技术描绘下来的,关于‘蓝色恶魔’的具体模样……”

    “不得不说,他的绘画技术远比局里那帮素描侧写师高多了,我都想把他吸收进神盾学院了。”

    就在红发女人开口说话的同时。

    一只黑皮肤的粗大手掌准确而有力的接住了对方随手扔过来的折叠纸张。

    就在雪茄燃点忽明忽暗的光线照耀下。

    那张逐渐展开的粗糙纸张上面。

    一个奋力挥舞着一把绿光氤氲的巨大镰刀的蓝色金属巨人,正在撕裂阻挡在面前的一切事物。

    一眼望去,就像是栩栩如生的照片一般清晰且传神的呈现在了观察者的视线里。

    哪怕只是一张材质粗糙的绘画,也隐约透露出了一种无比凶残的血腥气势。

    “唔,娜塔莎,你还真没唬我……画出这副图片的人果然是一个天才,有机会送他去神盾学院吧,我是说最近刚刚建立起来的新学院。”

    一缕缕雪茄烟雾缭绕之际。

    一颗表面仿佛泛着澹澹光泽的黑色秃头缓缓从老旧沙发里挺直了嵴背。

    就在那张肌肤黝黑的沧桑脸庞上面。

    位于左眼上面的三道十分醒目的疤痕以及一枚黑色眼罩几乎令人过目不忘。

    “娜塔莎,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值得关注的情报吗?”

    神盾局局长尼克·弗瑞头也不抬的凝视着手掌上的纸张。

    另外两根手指里夹着燃烧雪茄的他继续对着红发女人问道。

    “一个名字,或是名词……是一个被那些所谓的恐怖份子从邪恶教徒手里救下来的小男孩告诉我的……”

    “……阿斯塔特!”

    名为娜塔莎的红发女人嘴角之间似乎流露出了一抹转瞬即逝的讥讽。

    只不过并非是针对身为罪魁祸首的恐怖份子。

    “阿斯塔特?我从未听说过。”

    “不过,娜塔莎,千万不要把个人情绪带入工作,这是一件足以致命的错误……邪恶教徒是邪恶教徒,恐怖份子是恐怖份子,不能因为其中一方做了一次好事就成为了好人了,而且,数十万无辜陪葬平民的血账,可不是那么好抹去的轻松事物。”

    尼克·弗瑞微微抬起了留着浓密胡须的下巴。

    独眼的视线盯着几乎脱光了身上衣物的娜塔莎,他忽然语气无奈的说道:

    “娜塔莎,天气冷了,给自己身上留几件衣服吧,等你老了你就会感谢我这个建议的。”

    “哎呀,真啰嗦!”

    眉头微皱的娜塔莎晃动着曲线分明的矫健躯体走到了办公室角落的储物柜前方。

    她随手从里面拉出了一套泛着漆黑光泽的贴身皮甲之后。

    整个人一边穿戴着装备,一边头也不回的说道:

    “送回情报的时候,我已经在边境上跟九头蛇的特工打过照面了,而且听说利维坦的黄道十二宫也从欧洲那边派来了三个星座……就连抵达纽约之后,我也在路上意外撞到了一个只看那双眼睛,就知道对方一定是杀人狂魔的大个子男人……”

    “弗瑞,眼下是一个多事之冬啊,我们的人手应付九头蛇就已经十分艰难了,再加上利维坦的人来搅局……我怕到时候牵扯出更多的事情来,让神盾局陷入无法挽回的失败局面。”

    听着娜塔莎似乎是为了缓解情绪而不停发出的絮絮叨叨。

    沉默了片刻的尼克·弗瑞忽然开口说道:

    “我想,也是时候告诉罗杰斯一些关于神盾局与九头蛇的事实真相了。”

    “他沉睡了七十多年,又意外来到了一个不属于他的时代,心底里应该有无数的怒火需要借机发泄一下吧。”

    “现在,我们可是有无数的敌人给队长败败火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