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众神国度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0章真相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死的五名受害者,全部都是被这小提琴老师杀害,而没想到死时候化的滔天怨气,竟然会报复在后世无辜者的身上。

    怎个可怜可悲。

    但十几年之间未曾发作,最近才出现杀人之事,究竟是什么让这怪异的程序开始运行。

    这段时间他系统地学习了关于怪异的产生和运作方式。

    鬼怪杀人必须遵循一定规则,就像是电脑想要工作就必须先开机一样。

    也就是说这几名受害者,不小心激活了这个潜在的怪异,她们之间有什么共同点呢?

    姜小鱼突然想起了,自己死的那一次,似乎是因为韩哲的诅咒。

    难道这鬼怪是受他的操控吗?

    这很不可思议!

    无论怎么看,韩哲都是一个普通人。

    “说吧为什么这女鬼会受你的操控。”

    “她根本就不是受我操控!”韩哲面带苦涩,“而是我不找人给她杀的话,她就会杀了我。”

    “哦!”

    “养小鬼吗?”

    “你这胆子可真不小啊。”姜小鱼不屑的冷笑。

    “还有这鬼缠上你是什么时候的事。”

    “就在一周前。”

    一周前!韩哲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莫名其妙就被这怪异缠上了。

    而刚巧那时候,韩哲刚和姚芊幽会完,准备悄悄离开女生宿舍,却被这女鬼堵了个正着。

    然后在即将被杀的时候,碰到一个恰巧经过那里的女学生。

    这女学生就变成了他的替代品!

    “很好!”

    “所以你就不停的找祭品是吧!”

    姜小鱼恨不得现在就把这个韩哲杀死。

    碰到鬼怪不找专业人士处理,反而为了苟活,推无辜的人当做祭品,这种人渣真的能够为人师表。

    “根本就不是。”韩哲突然疯狂的挣扎,大声的喊着,“是那女鬼缠上我,让我给她献祭的,根本就不是我愿意的,我不是什么杀人魔。”

    “你这话说的我都不信!”

    “我想这女鬼杀人一定有必要条件,你最好如实告诉我。”

    姜小鱼拿着刀走到韩哲身后,把刀子放在了他脖颈上。

    “如果你敢有一份迟疑的话,我就割开你的喉咙。”

    韩哲感受着脖颈间,刀子带给他的冰冷的触感,停下了自己的挣扎,生怕一不小心被划到。

    “是和我发生关系!”

    “只要和我发生关系,那就相当于被施加了一个诅咒。”

    “也可以是我亲自下诅咒。”

    “那女鬼就会来杀人。”

    姜小鱼心想,这样一切就解释的通了。

    但是还有两个受害者的尸体没有找到,而这个时间线的韩哲不知道这个信息,不过现在看来也不需要了。

    而就在此时,姜小鱼又感受到了从背后传来的阴冷感,那女鬼竟然提前动手了。

    “哈哈哈…”韩哲放声大笑,然后疯狂的扭动椅子,然后摔到一旁。

    他就是在等女鬼。

    自从这女鬼得到祭献的好处之后。

    就把他当做成了一个投喂之人,只要有人想要害他的性命,这女鬼就会前来杀了这人。

    对策室的调查员也是这样被杀死。

    嗯,还没有被杀死!

    那个调查员的手段很多,没有被女鬼杀死,但也被他困住在了学校的地窖里。

    不过离死也不远了。

    已经被困了三四天的时间,学校地窖里没有水和食物。

    饿也能把他饿死。

    但这也提醒了他,要尽快离开学校这是非之地。

    对策室的手段太多了,他竟然没有想到钟宜竟然会被控制,也不知他们动用了什么手段。

    ……

    虽然被女鬼袭杀是意料之外的事,但也让姜小鱼多了一份保险,知道了女鬼的攻击方式,这里毕竟不是真实的世界。

    死并不可怕?因为他本来就是要死的。

    不过看着倒在地上的放声大笑的韩哲,他就气不打一处来。

    死也要先拉你做垫背的,先杀你一次,找回点利息。

    姜小鱼飞身扑到韩哲身上,用手中的刀子,狠狠的刺在了他的脖颈上。

    鲜血喷溅而出,那是颈动脉。

    韩哲大口的呼吸着空气,因为手被绑住,他根本就不能阻止血液的喷溅,瞳孔骤然放大,脸色瞬间变得苍白。

    甚至做不出痛苦的表情,就立即昏厥过去下,死亡也是在几秒钟之内找上了他。

    而姜小鱼也同时被女鬼杀掉了!

    ……

    宿舍内。

    姜小鱼感到无奈,自己应对怪异的手段少了些。

    现实世界至少还有把枪,而在时界里,面对怪异他就是手无缚鸡之力的菜鸟。

    还是要早早进行试炼仪式,觉醒自己的灵觉才对,自己早晚还是要回到农场的时界里寻找枯骨之地。

    叔叔没有在现实世界里面找到这个地点,那就只能去时界里了。

    毕竟这个地名是父亲的复制体说出来的。

    接下来要不要再进行第3次仪式?

    姜小鱼想了想还是放弃了。

    连续进行了两次,他的精神已经有些绷不住了。

    况且这案件的大致情况和脉络都已理清,只要通知对策室抓人,这案件就可以结束了。

    至于另外两名受害者的尸体,只要审讯韩哲也可以得到。

    当然这案件的最后,还需要他亲手将这怪异抓住或者杀死,这样他的评分才能更高些。

    他叔叔可是告诉过他,如果入职测试分数较高的话,会有意想不到的惊喜。

    对于他的试炼仪式,大有帮助。

    姜小鱼提笔开始写报告,打算将此次案件的详细情况汇总,到时直接交上去就可以了。

    就在他奋笔疾书时,左岚风风火火的闯了进来。

    “我找到调查员了!”

    “就在学校的地窖里。”

    啪~

    姜小鱼写字的笔突然被折断。

    这就好像百米赛跑的时候,他超了第2名几十米,在突然冲向终点的时候,却发现倒数第一冲过了终点。

    这世界只有运气无法琢磨。

    姜小鱼根本就想象不到,左岚为什么要去学校的地窖。

    根据她的说法,她只不过是去食堂吃饭,碰巧学校要进一批储藏食物。

    然后她帮忙,又顺便跟着工人进入了地窖。

    感受到了那存在地窖深处的灵觉,然后在里面发现了昏厥多时的调查员。

    左岚运气是真的好,误打误撞竟然捞了这么大一个功劳。

    如果不是因为她这次入职测试取了巧。

    功劳必须分给姜小鱼一半,仅凭她找到调查员这一项,分数就可能超过姜小鱼。

    对策室的入职测试,每次有两个人,当然是特意安排的,为的就是让两个人相互竞争或者相互合作。

    当然这两种模式分别有不同的打分方法,决定了之后个人的发展方向。

    是适用于团队合作还是独狼!

    他叔叔当初就是在入职仪式的时候,全面碾压了他的对手。

    导致他在对策室做任务,一直是一个人。

    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呢,姜小鱼在心里愤愤不平。

    姜小鱼总觉得叔叔是故意的,这导致他根本就没有选择的余地,以后必然是两个人一起组队。

    很有可能面前的这个女人,以后就是自己的队友了。

    还有一点,这女人好像并不知道自己是个男人。

    这似乎是一个雷点。

    姜小鱼打了个冷颤,还是暂时不要告诉她为好。

    两人将信息汇总。

    同时被对方知道的信息惊讶一脸,看来这次的案件可以进行收尾了。

    姜小鱼通知对策室来抓人,左岚则开始最后驱魔的准备工作。

    这是他们的入职测试,不论过程是多么精彩,最终的战斗一定是要自己进行的。

    对策室不会帮忙,这也是筛选成员的重要过程之一。

    左岚抽出了她的长刀,是一把长一米宽一寸,由特殊的金属锻造而成,样式有些像动漫里面的武器。

    可以想象这铸刀之人,可能是个老二次猿。

    姜小鱼见到左岚在她的长刀上抹油。

    她以为自己是巫师吗?

    “这油有什么作用?”不懂就问是一个人的良好品德。

    “这是用邪灵的骨粉,融合圣水的骨灵油,可以克制鬼怪。”

    “竟然还有这种东西!”

    “你要吗?”左岚大方的把装着骨灵油的瓶子推过来,“我记得你不是带枪了吗?可以用这油浸泡子弹的。”

    “谢了。”

    姜小鱼觉得面对怪异任何手段都要用上,即使有万分之一的危险,也要将其掐灭在萌芽中。

    姜小鱼抽出了自己的左轮手枪,正当他把枪里的子弹卸下来的时候。

    左岚突然一声惊呼:“你这把枪竟然是裁决!”

    “裁决,你说的是这个吗?”姜小鱼挥舞了下手中的左轮手枪,他叔叔把这把枪给的时候,可没有告诉他这枪的名号。

    “对!那个可以给我看看吗?”左岚盯着裁决,目不转睛,渴望之情溢于言表,扭捏的说。

    姜小鱼把枪推过去。

    拿着枪的左岚,连连发出惊呼声。

    姜小鱼早已见怪不怪了。

    这女人的性格本就有些大大咧咧,这两天他已基本摸清。

    他细心的将桌面上放的子弹,一颗又一颗浸泡在骨灵油中,他们两个也算是互利互惠。

    “你师父是谁?”左岚心想姜小鱼的师父一定是一个大人物,否则裁决这样的武器,怎么会配给他这个新人。

    这可是资深驱魔人或者一级战斗人员都会眼红的武器。

    “姜文斌怎么了?”

    “什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