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香江之最强大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4、租房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挣钱!

    这也就说明了,陈海潮其实并不在乎做什么工作,现在他能够去钟表行当学徒,那是因为在他的眼中,只有这一个看得到的前途,如果有了更好的选择,相信陈海潮会毫不犹豫的放弃现在的这个选择。

    楚欢正是因为上一世单打独斗,才知道一个人想要成功,会有多么的艰难,现如今既然已经重生了,楚欢自然不想要让自己的将来再那么的艰难了,身边有些帮手总是好的。

    而陈海潮就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不过现在想这些还是有些早,楚欢还需要再考察陈海潮一段时间。

    “小昭你呢?”楚欢将目光对准了祝小昭,也许是感受到了自己与这里的环境有些格格不入,祝小昭不像刘平奎那样,能够做到毫不要脸,也不能做到陈海潮的漠视,她现在就有些紧张。

    “我想去工厂上班!”祝小昭小声的说道。

    祝小昭的回答,也是这个时代香江一些没有学历,没有背景的女孩子的普遍的选择,现在的香江制造业非常的发达。

    香江各种制造业的工厂达到了16507家,工人数量更是达到了恐怖的55万人,而此时香江的人口也不过四百万左右。

    楚欢想了一下,自己现在也没什么好安排祝小昭的,于是点了点头,祝小昭的性格有些柔弱,去历练一番也是好的。

    “那好吧,祝大家前程似锦!”楚欢端起了柠檬茶笑道。

    “谢谢欢哥!”

    三人也举起了自己的柠檬茶。

    刘平奎将柠檬茶放下,有些好奇的问道:“欢哥,那你的打算呢?以后想做什么?”

    “上学啊,我现在可是一名准港大的大学生!”楚欢靠在椅子上,面带笑容的说道。

    至于楚家那边,楚欢没有跟他们说,因为他们三个也没有办法帮到自己。

    “哦,那欢哥以后你发达了,可不能忘了我们!”刘平奎大大咧咧的说道,在这个时代的香江,考上了港大,就跟八九十年代你身边的人考上国内的那两所顶级学府一样,意味着出人头地。

    “说什么呢!”楚欢讲道。

    “嘿嘿!”刘平奎尴尬的一笑,不单单是陈海潮发现了楚欢的不同,其实刘平奎也发现了,只所以有刚刚一说,也不过是担心楚欢会像一些人一样,成功了,就跟他们的距离远了。

    楚欢看着三人,发现陈海潮的神情有些落寞,祝小昭的神情则是有些复杂,既有自豪,也有自卑,想了下,楚欢也没说什么。

    “好了,下午我要去港大附近租一套公寓,你们要是没事就跟我一起去吧!”

    港大也有自己的学生宿舍,不过楚欢有自己的计划要进行,肯定是不会住校的了,这点港大方面倒是没什么规矩,住不住校全凭学生自己决定。

    “好啊!”刘平奎笑嘻嘻的说道。

    四人说走就走,打车来到了港大,在附近找房子,楚欢倒是有租房子的经验,不过那是在前世。

    现在吗?绝对是两眼黑。

    倒是陈海潮对于租房的事情,十分了解,带着楚欢左挑右选,没用多久就挑好了一件600多方尺的公寓,距离港大也不过几百米的距离,房间内的家具虽然有些陈旧,倒是也都能用,对于这些,楚欢也没有什么挑剔,直接与房东签署了合同。

    每个月200港币,价格略高一些,但是考虑到周边的环境以及与港大的距离,楚欢也没有跟房东纠缠这些细节。

    其实最主要的是,楚欢发现这个房间的布局非常符合自己的审美,所有东西都挺对称的,唯独让楚欢看着有些难受的是,桌子旁边两个椅子,其中有一个缺了一条腿,看着让他无比的别扭,想了一下,房东走的时候,直接把两张椅子送给了房东。

    随后他们四人又去采购了一些生活的必需品,和两张一模一样的椅子。

    “欢哥,明明就一张椅子有问题,为什么要都给房东啊?”刘平奎扛着两张椅子,汗流浃背的说道。

    “难受!”楚欢没头没脑的回了一句。

    原来的那张椅子看样子是老式的了,楚欢不确定自己还能不能买到同样款式的椅子,如果两张椅子款式不同,颜色不同,楚欢肯定成宿成宿的都睡不着。

    刘平奎摇了摇头,表示不能理解,楚欢的想法。

    回到租的物业,四人开始了收拾,其实主要干活的还是祝小昭,三个大男人只是做了一些粗重的活。

    很显然这个房间原来的房东应该是一个不差钱的人,电视冰箱之类的奢侈品全都有,空调没有,只有一个吊扇跟一个落地扇。

    电视里放着无线的黑白片,倒不是无线刻意在放黑白片怀旧,是因为现在的香江电视还没有有色频道,无线要到明年才会开启彩色电视。

    楚欢只是看了一眼,就没有什么兴趣了,倒是刘平奎在旁边看的有滋有味的,活也不干了,其余三人对他的行为也没有什么说的,大家都是十几年的朋友了,自然是了解对方的了。

    收拾完以后,楚欢已经是汗流浃背了,打开冰箱,取出来三瓶瓶装可乐,本来是不想给刘平奎的,不过看着冰箱里不对称的可乐瓶摆放,楚欢叹了一口气,又拿出来一瓶。

    陈海潮,刘平奎,祝小昭三人一人一瓶可乐,可乐瓶里还放着一个吸管,倒是楚欢对此没有那么讲究了,直接对瓶开始吹。

    陈海潮与刘平奎见此,也没说什么直接将吸管拿出来,也是对瓶吹,倒是祝小昭,虽然也是满头大汗,但依然是轻咬吸管喝可乐。

    看着祝小昭因为流汗,导致的裙子有些贴身,楚欢没想到祝小昭虽然看起来有些柔弱,却拥有着一副傲人的身材。

    晚上的时候,楚欢本来是提议出去吃的,不过祝小昭却说自己做菜,在家中吃,对此楚欢没有什么意见。

    半个小时以后,桌子上已经摆满了菜肴,虽然说不上色香味俱全吧,但是却透着家的味道,这让一直习惯在外面吃的楚欢食指大动。

    “要是明仔在就好了!”刘平奎感叹道。

    明仔,原名包天明,是原来楚欢最后的一个死党,如果说刘平奎与陈海潮只是与社团有些关系的话,那包天明就彻彻底底的是社团中人了,年纪比他们都大,去年为社团顶岗,现在正吃牢饭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