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洛杉矶神探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18章 偶遇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银云号邮轮。

    卢克住在邮轮的908房间,房子面积大约四五十平米,分为客厅、居住区、阳台和厕所,客厅里还有一个小吧台,摆放着各式各样的酒水。

    卢克放下行李,打开推拉门走进阳台,外面就是一望无际的大海,这里视野很好,躺在床上就能观赏海景。

    忽然,卢克脑中响起一个声音,【恭喜宿主,成功侦破杀人分尸案,奖励120积分。】

    卢克作为FBI的刑侦顾问,只是协助纽约FBI抓到了凶手,并没有参与办理后面的结案手续,估计现在是彻底结案了,奖励才下发。

    卢克查看了神探系统,之前的储备积分有230,再加上现在的120积分,就有350积分了。

    之所以,储备积分这么多,是因为卢克上次获得奖励后,并没有补齐使用掉的功能卡。

    随后,卢克兑换了一张鉴定卡、一张避弹卡、一张精准卡、一张探测卡,总共花掉了90积分。

    这样,几种常用的功能卡都有四张储备。

    卢克整理好自己的房间后,去了隔壁的906房间,这个房间的面积更大,是个套间,一共有两个房间。

    哈迈迪·肖坐在客厅沙发上,笑着问道,“感觉怎么样?”

    卢克道,“环境不错。

    但安全性就不清楚了。”

    “不用担心,我的房间会有两个保镖值夜,另外两个保镖休息。”哈迈迪·肖看了一眼手表,“快中午了,我们去甲板上转转,顺便再吃点东西。”

    卢克道,“我建议你还是留在房间,可以让人将饭菜送进来。”

    “come;on,你太小心了。

    我知道小心一些是对的,但我们现在是安全的。”哈迈迪·肖解释道,“之前购买邮轮船票的事我没有告诉任何人。

    船票在昨天晚上已经停止售卖。

    就算真的有人跟踪咱们,也无法登船,只能看着咱们坐邮轮离开。”

    他自己都不怕,卢克也懒得多劝。

    卢克、哈迈迪·肖和两名保镖离开了房间。

    走廊的拐角处站着一个服务生,卢克走过去问道,“这一层楼住满了吗?”

    “没有,还有两个房间是空房。”

    “这些船票可以临时售卖吗?”

    “先生,你是指的在纽约购票登船吗?”

    “是的。”

    “那很遗憾,纽约的售票系统昨晚就停止售卖了。”

    哈迈迪·肖摊摊手,笑了笑。

    卢克继续问,“听伱的意思,在其他地方还可以售票?”

    “是的先生,本次旅程要经过四个港口,都是可以购票登船的。”

    “什么时候到下一个港口?”

    “明天上午。”

    卢克拿出十元钞票,递给他。

    “谢谢,先生。”服务生笑着说道,“如果你们需要向导,我可以效劳。”

    “不用了,我们自己转转吧。”卢克若有所思的走了。

    如果按照哈迈迪·肖的说法,没有其他人知道乘坐邮轮的事,那么暂时的确是安全的,因为就算真的有人跟踪哈迈迪·肖,也无法跟着登船。

    当然,不排除对方托关系、花钱用其他办法登船,但问题是,邮轮马上就要启程了,留给对方操作的时间太短了。

    不过,这也并非绝对就安全了。

    按照服务生的说法,途径的港口也有乘客登船。

    如果真的有人要杀哈迈迪·肖,可以提前购买下一个港口的船票,还是有机会登船的。

    到达下一个港口的时间是明天上午,也就是说在明天上午之前,是相对安全的。

    想通了这一点,卢克也放松了下来,乘坐电梯到了邮轮甲板。

    “呜呜……”

    汽笛声响起,邮轮开始缓缓移动,离开了岸边。

    卢克站在甲板上,望着码头上的人群,似乎想要记下他们的特征。

    哈迈迪·肖在甲板上转了一圈,回到卢克身边,“我们去吃饭吧。

    医生说我需要减肥,我早上只吃了一个苹果和一杯咖啡,现在都快饿晕了。”

    哈迈迪·肖叫住一名服务生,“餐厅在哪?”

    “先生,二楼有自助餐厅,三楼可以点餐。”

    哈迈迪·肖拿出二十美元递给了对方。

    “谢谢先生,祝你有个美好的一天。”

    哈迈迪·肖说道,“我等不及点餐了,我们去吃自助餐吧,晚上再次点好的。”

    一行四人上了二楼。

    自助餐厅已经开始开餐了,客人们拿着餐盘挑选食物。

    一名保镖占桌子,另一名保镖跟着哈迈迪·肖。

    卢克也拿了一个餐盘挑选食物,他先转了一圈,选了一些自己喜欢的食物,但是食物的量都不大。

    品尝后,觉得哪个好吃,还可以再来一些,这样既不会浪费,也可以多品尝几种食物。

    卢克挑选食物时也在留意餐厅的客人,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人员。

    之后,卢克端着食物坐到了哈迈迪·肖对面,哈迈迪·肖看起来像是饿极了,大口的吃着披萨。

    卢克开始对付盘子里的波龙。

    哈迈迪·肖吃完餐盘里的食物,又转了一圈,装了一些食物。

    这次,他没有再像之前一样狼吞虎咽,一边吃,一边和卢克聊天。

    “卢克,我可以这样称呼你吗?”

    “当然,朋友们都这么叫我。”

    “我知道你是洛杉矶非常有名的警探,能跟我说说你侦破过最离奇的案件吗?”

    卢克笑了,“相信我,你不会喜欢的,查看可不是或电视剧,无聊的很。”

    哈迈迪·肖耸耸肩,“那你以前保护过人吗?”

    “没有,实际上我更擅自抓捕杀人凶手。”

    哈迈迪·肖“……”

    你在咒我吗?

    卢克喝了一口橙汁,问道,“你以前做过港口生意吗?”

    “没有。”

    “你既然知道港口生意很复杂,很麻烦,甚至可能会带来一些危险,为什么还要接手?”

    哈迈迪·肖掀开领口,肩膀上露出伤疤,“伙计,我并不是出生在富裕的家庭,更没有家族和父辈作为倚靠。

    我这一路上走来并非一帆风顺,想要突破现有的阶层,又怎么可能不冒风险?”

    卢克没有再说话,他又何尝不是?

    卢克现在虽然有了一些积蓄,但充其量只算是比较富裕的中产,算不上真正的有钱人。

    吃完饭,卢克在邮轮上转了转,从各方面了解了邮轮的情况。

    这艘邮轮属于豪华邮轮,与那些动辄数千名乘客的普通邮轮不同,这艘游轮上只有三百名乘客,而服务人员就将近两百人,邮轮的私密性极好,可以悠闲的享受度假生活。

    邮轮上有酒吧、赌场、游泳池、电影院、各种娱乐消费一应俱全。

    尤其是住在九楼和八楼的客人,非富即贵。

    卢克巡视完邮轮,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根据他的推测,明天上午到达下个港口之前,这里应该是安全的。

    索性他也趁着这个时间好好放松放松,下午,在邮轮上做了个spa按摩。

    给他按摩的是个年轻的黑人妹子,手劲不小,手法也不错,按完后再泡个热水澡,浑身通透。

    晚上,卢克去了三楼的餐厅。

    与二楼的自助餐厅相比,三楼的环境更清净一些。

    这里有法国菜、意大利菜、土耳其菜、日料、中餐。

    卢克去了意大利餐厅,虽然只是一个人,但也要吃点好的。

    卢克找了靠窗的位置,窗户外就是大海,只有靠近邮轮的地方才有灯光,远处漆黑一片。

    一名服务员拿来菜单,递给卢克,“先生,只有你一个人吗?”

    “是的。”卢克接过菜单,点了几道自己喜欢的菜,又要了一瓶红酒。

    就在此时,一个气质高雅的金发白人女子走到卢克的餐桌旁,“李先生,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你。”

    卢克抬头望向对方,立刻认了出来,是莉丽丝的姐姐佩妮·芬恩,之前在巴格斯俱乐部遇到过一次。

    姐妹两人的关系并不是很好,佩妮似乎还有意拉拢卢克,以五万美元的价格购买了卢克的一张素描画像。

    伸手不打笑脸人,她们姐妹的恩怨,卢克并不想多参与。

    卢克站起身,笑道,“芬恩小姐,很高兴在这里见到你。不知道有没有荣幸请你一起共进晚餐?”

    “你真是一位绅士。”佩妮坐在了卢克对面。

    一名服务员拿来菜单递给了佩妮。

    她一边看菜单,一边问,“你是一个人出来旅游的?”

    “No,跟朋友一起来的,你呢?”

    “我和丈夫一起来的。

    他和朋友去吃日料了,我不是很喜欢。

    上次,我丈夫看过你的素描画像,很喜欢,还说要见见你这个大画家。”

    卢克笑了,“很高兴你丈夫没把我当成骗子。”

    佩妮也笑了笑,问道,“你最近一直待在纽约吗?”

    “是的。”

    “那你一定知道纽约杀人分尸案了,那位可怜的市长夫人是个好人,我前段时间才跟她见过面。”

    卢克不知道对方是如何定义好人这个词的,但从那位夫人背着丈夫跟黑人打扑克这件事看,卢克就很难对她产生同情。

    “我来纽约,就是协助FBI调查这起案件。”

    “天呐,是你侦破了市长夫人被杀的案件!”佩妮先是有些意外,随即又释然,“没错了,你是洛杉矶最出名的警探,这段时间又恰好在纽约,我就觉得有些巧。

    能跟我说说这起案件吗?市长夫人为什么会被杀?我听说她的胳膊都被砍掉了,而且死的时候没有穿衣服?她被侵犯了吗?”

    此时,佩妮没有了往日的高雅,与寻常爱聊八卦的女人没有任何区别。

    高雅只是给陌生人看的,纽约市长夫人的大瓜足以让她原形毕露。

    “抱歉,我签了保密协议。”卢克敷衍了一句,市长夫人虽然死了,但市长还活着,别管生前两人关系如何,死后绝对是模范夫妻,容不得别人乱说。

    “她是我的好朋友,我只是想多了解一些她的事。”佩妮明显有些失落。

    服务员端着餐盘开始上菜,菜品做的很精致,味道也不错。

    佩妮端起酒杯,跟卢克碰碰杯,“感谢你的晚餐。”

    “我的荣幸。”卢克也喝了一口。

    佩妮方向酒杯说道,“你最近工作忙吗?”

    “还行吧,有什么事吗?”

    “前段时间,我获得了一张藏宝图,但我没有寻宝经验,想请你一起去寻宝,你有兴趣吗?”

    卢克似笑非笑的看着对方。

    “哇哦,我知道你在想什么,觉得我在效仿莉丽丝,手段很低端。但其实并不是这样的,我并不一个只会模仿他人的小丑,也不屑这么做。”

    卢克没有说话,只是端着酒杯看着对方。

    佩妮继续说道,“莉丽丝寻宝回来后,祖父对此很高兴。

    一开始,我们只是觉得祖父是个老小孩,就像是看到了喜欢的玩具。

    后来,我仔细想了想,或许并不是这样的。

    寻宝只是表象。

    重要的是冒险精神,这是芬恩家族的祖训。

    祖父的根本目的是不希望我们失去冒险和进取精神,成为只知道享乐的家族蛀虫。

    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你的意思是说,不是你想学莉丽丝邀宠,而是你的祖父希望家族成员学习莉丽丝,并且将寻宝冒险作为家族的成人礼。”

    “你说的没错,虽然祖父没有明说,但我能感觉到他在推动这件事。

    我想去组织一次寻宝冒险。

    莉丽丝只是误打误撞,我才是第一个响应祖父决策的人。”佩妮望着卢克,语语气郑重,“卢克,除了我丈夫之外,你是第二个知道这件事的人。

    我是真心的邀请你一起参加。”

    “佩妮,感谢你的信任。

    但我恐怕没办法跟你们一同冒险。”

    佩妮似乎没想到卢克会拒绝的这么干脆,“你不想了解一下我的寻宝计划吗?那可是一大笔财富。”

    “No。”

    “为什么?”

    “我是一个执法者,并不是冒险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