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卡师指南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38章 九阶素材,海豹闭嘴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中洲,彭城。

    商业街人头攒动,行人从播放世界大赛宣传片的巨型屏幕下经过。

    人群当中,西装革履的男人手掐着香烟,驻足仰望世界大赛的宣传片。

    屏幕里,依次显现出本届世界赛的十六强选手,两位老队友赫然在列。

    楚云吞吐烟雾,缓解高强度调查工作下紧绷的神经,目光深沉。

    虽然早已通过调查组的渠道得知,今年由乔琳娜代替沙罗国度出战,但亲眼见到宣传片时,楚云仍然有些惊讶。

    仅一个月的时间,乔琳娜便从六阶一跃晋升圣域,甚至还获得了沙罗诸神的传承。

    这让楚云生出了一丝紧迫感。

    老队友们都在进步,自己也必须抓紧脚步才行。

    楚云深吸一口,用皮鞋碾灭烟头,沉默片刻,又捡起来丢进垃圾桶,插兜转身,走向城外的泗水之滨。

    这趟,楚云是来彭城出差,调查传说中的“涿鹿”旧址。

    涿鹿,中古世代黄帝与蚩尤大战之地,现今位于哪里说法不一。

    一说位于当今冀州的涿鹿县,但涿鹿县与黄帝与蚩尤部族的所在地相距八百多公里,跑那么远打仗实在不可思议。

    另据楚云查阅到的文献记载,“涿鹿在彭城南”,而彭城又是黄帝大战得胜之后建立的都城,因此“涿鹿”就是彭城的可能性更大些。

    泗水自彭城穿流而过,所以楚云没走多远就见到一条风光秀美的大河,当地人自豪地称其为“海岱名川”,景色也名副其实。

    鸥鹭停在河滩上,苇草随风轻摇,浅滩旁停泊着一艘渔船,有群人正在与船老大交涉。

    楚云眯眼眺望,发现那竟然是群穿着调查组制服的干员,当即往那边走去。

    “是你报的案子吧?”年轻卡师左手拿着一张录音卡,右手拿着会自动记录文字的笔录卡,衣领上的白银勋章熠熠发光,征询道。

    “是的。”船老大不敢怠慢,赶忙道:“前几天,我出船的时候,好像撞上了什么大东西,整条船差点震翻,然后我出舱看的时候,就看到一个大黑影游走了,当真可怕的很!”

    说完,船老大看了眼年长的干员。

    资深干员露出一个鼓励的微笑,示意对方不用着急。

    年轻卡师在旁嘀咕道:“河里又出了什么魔物吗……”

    中洲城市总体上安全,但仍旧时不时会有魔物作祟,全世界都是如此。

    普通人也都习惯了,该娱乐的还是得娱乐,就像前几日的黄河水患,丝毫没有影响大家对世界赛的热情一样。

    船老大见对方态度友善,也放下心来,神神秘秘地说:“按你俩说,那玩意儿,会不会……是条龙?”

    “龙?”两名干员惊讶。

    全世界不论卡师还是普通人,都对传说中创造世界的龙类,有着异样的着迷。

    “可不怎地,泗水里就是有龙的啊!当年始皇帝来泗水里捞大鼎,就是被老龙给逼走了!”船老大说。

    资深干员笑道:“那是神话啊,讲给小孩子还差不多…您还真信啊。”

    船老大严肃道:“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我说,当年黄帝和蚩尤还在彭城打过仗呢。”年轻干员开玩笑道:“难道那蚩尤,它还能再活过来?”

    楚云的听力经过渡鸦强化,极为敏锐,走来询问道:

    “我想请问,始皇帝捞的大鼎……那是甚么?”

    资深干员一怔,有些警觉地看了眼对方。

    自己竟然没有发现他是怎么靠近的。

    正打量着,资深干员反而惊讶了,因为对方亮出证件,是名魔都调查组的特派干员,还有着卡师协会派发的,由钻石打造的五阶勋章。

    船老大欲言又止,看向资深干员,见他无声点头,两只手在衣服上擦了下,说道:

    “九鼎,你们知道的吧?大禹铸九鼎,用的是九州的神铁,比山都要重。然后九鼎就不见了,有人说就沉在这。”船老大指着泗水,“就在泗水里头。”

    “始皇帝还专程来泗水打算捞九鼎,明明捞上来了,绳子却被一头老龙给咬断,这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楚云不由道:“那九鼎,真的在泗水吗?”

    “怎么可能嘛!”年轻干员插话,笑道:“我小时候,这里的卡师协会,大张旗鼓地打捞九鼎,花了上千人快一个多月,结果啥都没捞到。”

    资深干员看向楚云,点头说:“用上高科技手段也找不到。传说也仅仅是传说而已。”

    换做以前,楚云可能也会这么想。

    但跟林宵组队了这么久,楚云的神经线条已经变得极粗,对神魔鬼怪之事也愈加相信了。

    魔神都讨伐过了,再遇上什么龙啊九鼎啊什么的,很奇怪吗?

    楚云沉思之际,话题又绕回到最开始,年轻干员接着做笔录:

    “有看清那头魔物的长相吗?”

    “不清楚,感觉长得像个皮球,撞上它的时候整条船滚了一下。”船老大挠头说:“龙也不可能长那样吧,哈哈。”

    问了等于白问,还是得自己调查,资深干员看了眼后辈,耸了下肩,接着同船老大拉起家常,问及最近生意。

    “生意不太好啊,水位降了不少,我觉得真和魔物有关系,鱼死了一大片……”船老大叹气。

    两名干员询问之际,楚云眺望烟波渺渺的泗水,目光闪烁。

    九鼎是由大禹集天下神铁所铸,传说中获得九鼎之人,即可“问鼎中原”。

    而有位神祇,拥有举世无双的“锻造”能力,祂无疑能将九鼎的力量应用于自身。

    楚云眉头紧皱,目光望向泗水对岸传说中的涿鹿古战场,只见天空将要下雨,乌云聚集,心中笼上一层浓重的阴影。

    泰山秘境。

    梼杌背负着四尊青铜方鼎,混沌则擎着五口青铜圆鼎。

    两头巨大无比的凶兽中央,夹着昂首而立的帝辛,头戴冠冕身着黑色龙纹袍,手指向一口青铜大鼎,豪迈道:

    “天圆地方,阴阳顺当,正斜有位,九州泰康……兵主,这便是以天下九州之铜所铸成的九鼎!”

    九鼎,中洲的国之宝器,拥有神话级别,被夏、商、周三朝奉为传国至宝。

    后值战乱,九鼎没于泗水下,因帝辛拥有身为人皇的气运,能与九鼎互相呼应,便率梼杌与混沌,从泗水带回了九鼎。

    蚩尤屹立在血色云海之下,背后六臂各握着一柄狰狞霸气的神兵,胸前两臂环抱,俯视两头凶兽背负的九鼎,血色双目中闪过一道异彩。

    这铜,竟比九黎之铜更加坚固!

    而以九鼎作为锻造的原材料,甚至,能让兵器,突破八阶的桎梏,成为真正的九阶神兵!

    “很好。”蚩尤道:“我会融掉九鼎,以九州之铜,重铸更加坚固的兵器。”

    “然后,我会亲自出征,再把攻占下的领土,赏赐与你。”蚩尤扫了一眼帝辛。

    帝辛不动声色,道:“祝兵主旗开得胜。”

    蚩尤的目光转而投向九鼎,眼底掠过饥渴,挥手间,一道血色洪流裹挟着九鼎,飞向祂的掌心。

    祂的两掌虚握成球状,发光发烫犹如巨大的熔炉,掌心释放出火山喷发般的热量,将九鼎溶化成铁水,又重铸成一块古朴无华的青铜。

    饶是兵主,此时眼底同样闪过一道惊艳。

    这块青铜的品质,超出兵主认知内的任何一种铜铁,光是作为材料,就步入了神话境界!

    泰山之巅,响起锻造兵刃的金属声,‘铛铛’打铁声持续不断,如同铁与火焰构成的军乐曲。

    三天后,帝辛终于见到气势再度攀升的蚩尤,脸色微微动摇。

    有了九鼎重铸而成的神兵,祂根本无须其他人的辅佐……蚩尤,就是当今世上最强大的战神!

    蚩尤巍峨如山,如同三首六臂的魔神,背后握住由九鼎重铸而成的刀剑戟矛弩,狞声道:

    “出征之时已至,随我砍下叛徒的头颅!”

    ……

    “九鼎?”

    魔都调查组的办公室内,林宵听完楚云的调查汇报,沉吟道:

    “那东西真是存在的吗?”

    “如果是真的,想必会被蚩尤利用。”楚云说,“作为首个用青铜铸造兵器的锻造之神,没理由不对九鼎感兴趣。”

    九鼎的原材料,集合了全中洲上下最为珍稀的青铜,若被蚩尤所得,势必将九鼎重铸成更为强大的兵器。

    再结合彭城的亲眼见闻,楚云的推测,并非无的放矢。

    林宵摩挲下颔,陷入沉思。

    这么说起来……九鼎,能不能作为陨星剑突破九阶的主要素材?

    九鼎象征全中洲的气运,比贤者之石要强出一个量级,又是由青铜所铸,与陨星剑极为契合。

    想到这里,林宵的目光变得热切。

    “我还真希望九鼎在蚩尤手里。”林宵半开玩笑道:“这样就不用我们大费周章去找了。”

    楚云叹气道:“要真是如此,讨伐蚩尤的难度,也会大为上升……”

    “不怕。”林宵说,“反正蚩尤的使者,都是我们自己人。”

    西格莉德站在门口,高声问:“你俩有见到我的猫吗?”

    “什么猫?”两人异口同声。

    “在门口遇到的流浪猫,我还给它喂小鱼干吃,一转眼就不在了……”西格莉德手指着林宵,“在那里!”

    林宵扭头,见到一只狸花猫蹲在窗沿,眼底闪烁着人类般的光亮,顿时生出警觉。

    “不必惊慌。”狸花猫开口说话。

    楚云已经推开椅子站起,却听狸花猫说出后半句:“我是替乔琳娜来传话的。”

    剑拔弩张的气氛缓和下来,西格莉德好奇地说:“乔琳娜?她在哪儿,我好想她!”

    狸花猫像是在微笑:“她也有和我提起过你,说你很可爱……咳,跑题了。”

    巴斯特看向林宵,道:“她邀请你晚上来老地方见一面,有一件重要的东西要交给你,与你正在收集的事物有关。”

    我正在收集的事物……素材?卡牌?

    林宵的大脑一时短路:“老地方?”

    猫神瞥了眼,淡淡地说道:“二位互诉衷肠,表白的老地方。”

    “表白!?”西格莉德顿时燃起八卦欲,“什么时候,谁向谁表的白?你俩进度什么时候这么快了!”

    “很久了。”楚云掐着香烟,淡定地说,“青葵旅行之前,那阵子你魂不守舍……没错吧?”

    林宵平静地说:“不是魂不守舍,是担心队员。”

    小秘书似懂非懂,心中嘀咕。

    其实我一直以为林是被组长,咳,不对,应该说是被贪婪魔神包养来着……

    林宵正好也想同乔琳娜见一面,聊及近况,还有世界赛接下来的赛程。

    夜幕降临,皇后大街依旧是熟悉的灯红酒绿,咖啡店的玻璃窗上倒映出抵腮眺望的乔琳娜。

    她今日特地穿了晚礼裙,交叠晒黑的长腿,束着柔顺的高马尾,耳戴精致小巧的红宝石耳坠,神情并不自然,时不时轻碰鬓发,脸上掠过一丝羞赧。

    “你好像很紧张。”黑猫佩戴着黄金饰品,眼睛犹如碧绿的翡翠,蹲坐在餐桌上。

    “你知道的……我很久没穿裙子了。”乔琳娜轻声说,“会不会不合身?”

    “很漂亮。”猫神微笑地说,“就像月亮女神巴斯特一样。”

    “月亮是你在沙罗的神职。”乔琳娜无奈叹息:“哪有这么夸自己的……”

    餐碟清脆振动,黑猫翻身跃下餐桌,乔琳娜扬起脖颈,见到许久未见的身影,眼神微微闪动。

    林宵的视线同样定格在这边,走来落座,道:“好久不见。”

    “其实,只有一个多月。”乔琳娜说。

    “是嘛,感觉很漫长呐……”林宵微微出神。

    都和温侯、霸王、项羽这群猛男打了一架,居然才过了一个月。

    乔琳娜翻阅桌上的菜单,道:“我也……觉得很漫长。”

    桌底下传来轻声的叫声:“欧呜!”

    乔琳娜疑惑地看了眼林宵。

    “这是海豹。”林宵平静道。

    像是空气中的凝重被打破,乔琳娜抿嘴一笑,自火种里具现出一张卡牌,道:

    “我来,首先是要把这张卡牌,交给你。”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会对你很重要。”乔琳娜红瞳里闪烁着无比认真的神采。

    林宵见状,没有拒绝,接过卡牌审视,目光略显惊讶。

    卡牌里,赫然储存着第三根不朽骸骨。

    “你从哪里得到的?”

    “旅行的最后一站,从信奉赛特的邪教徒手里夺得的。”乔琳娜轻描淡写地说,“赛特很惧怕此物,但我记得,你好像在收集它,所以带来给你。”

    “我的确在收集这类道具,但你可能不知道它的价值。”林宵正色道:“这件东西非常珍贵,我不能就这么随便地收下。”

    乔琳娜推开林宵递还的手,以平静的口吻说道:“对你重要就行,你收下便好。”

    “或者。”乔琳娜想到林宵的倔脾气,改口道:“你可以从我这买下来。”

    “没问题。”林宵爽快地答应,“多少?”

    “事先说明,我只接受分期付款,因为我要收取利息,分期就……”

    乔琳娜托着腮,高挺精致的侧脸上弥漫起绯红,轻声道:“先定个十年好了。”

    林宵脸色一变。

    十年?你是认真的嘛!

    但考虑到不朽骸骨的重要性,林宵还是收了下来,只是具体价位仍有待商议。

    “不如直接把我卖给你。”林宵随口提议:“还不用付利息。”

    “好啊。”高马尾少女脱口而出。

    视线触及在一起,红宝石眼眸中的柔情几乎要让林宵陷进去,但对方很快错开视线,侧脸明艳又高贵,嘴唇美如一瓣蔷薇。

    林宵呆了一瞬。

    四周仿佛万籁俱寂,忽地响起大福饿扁肚子的可怜叫声:“欧呜。”

    “海豹闭嘴!”林宵道。

    乔琳娜莞尔一笑,宛若冰雪消融,身子前倾双臂搭在桌上,视线定格在桌上花瓶中的玫瑰,随意地问:

    “刚才的话,能算数吗……”

    “哪句?”

    “卖身。”少女抬起眼眸,眼神锐利,言简意赅。

    “我……”林宵被圣域级别的强者直视,莫名的紧张:“我很贵的。”

    “我不介意。”乔琳娜脸颊有些发烫,故作冷静地说:“因为我可以陪你,寻找剩下的骸骨。”

    林宵微微一怔,再迟钝的他也觉察到一丝端倪,抬起视线看向高马尾少女。

    乔琳娜没有避开视线,仰着下颔,像只不肯服输的刺猬。

    “一言为定。”林宵露出微笑。

    乔琳娜发怔一瞬,呆呆地点了下头,后知后觉,红着脸说:“一、言为定。”

    窗外夜色笼罩,玻璃窗同框呈现出相对而坐的两人,林宵带着浅笑,乔琳娜安静地注视,视线柔和。

    视角再拉远,是城市的万家灯火。

    帝辛目光深邃,倒映出彭城的冲天火光。

    兵主发动总攻,首个目标,正是当年兵败之地,涿鹿!

    巨大如山的蚩尤屹立在涿鹿古战场上,背后巨臂高举起巨剑,骤然斩落!

    轰!!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